第15章 生命如铁砧

  • 双子秘灵
  • 湖城空晚
  • 2052字
  • 2021-11-01 09:01:07

师傅的决定莫测高深。

不知道是为了陈师弟好,还是不好。

璇珏要开革他,是出于公心。

陈师弟年龄大,修炼菜鸟不说,主要是资质太差,境界突破太难,战灵天狼不错,却注定成长不了。

修炼资质是木水桶最低的那块挡板,没有足够的根基承载修炼所得,多勤奋的修炼,都如竹篮打水。

送他走是为了他好,也为了阴玄宗好。

这也是璇珏开革陈有梦没心理负担的原因。

可是,师傅一席话,把她点醒了。

输了宗门大比又如何,比得上失去一位师弟吗?因而懊悔和自责。

便冒着顶撞师傅的危险说了想收回开革陈有梦的那句话。

陈有梦梦游回自己的小院。

看见一座和原来一样的院子重新出现在眼前,心里委屈的想哭。他也不想当着其他师姐的面,扫大师姐璇珏的面子。

可让自己吹牛说六个月后宗门大比必胜,真说不出口。

院子里一切都没变,连生生不息辛勤搬运食物的蚂蚁,都还是原来那一伙。

接着努力修炼吧,说不行是因为留给自己资源和时间不够多,才没底气。要想说硬话,只有没日没夜的修炼。积累够了,量变引起质变,虽然慢,小狼终会成长。

进入屋里,盘膝坐于地上,开始修炼起来。

陈有梦又进入自己的节奏。

有一天陈有梦正在修炼,桌子上的身份名牌突然震动发光。

取过一看,是大师姐璇珏发的信息:“领福利了。”便回了个“谢谢!大师姐。”

这个可不会忘。本来就是盼望已久的事,璇珏不提醒他也记得去领。

又感觉哪不对。

汗颜。

“大师姐,我不知道在哪领。”

“66号”

同样是个小院,高翘廊檐下,挂有一个牌子“仓廪”,门楣下左侧不起眼的地方,有66字号。大门是关闭的。

“噹噹”

陈有梦拍了拍门环,感觉门很厚重。

“报名。”

“陈有梦。”

“拿来。”

本想说我是来领福利,来拿秘灵币的。

突然反应过来,里边的执事是要那个小锦袋装秘灵。可是,至于吗,每月福利不就一块秘灵币吗。

果然,陈有梦刚把小锦袋拿出来,便不翼而飞。还愣神没反应过来时,小锦袋便又飞回手里。

在小锦袋刚一入手,里边的身份铭牌震动起来。

陈有梦就势连带领到的秘灵币,一起倒了出来。

眼花了,“噗噗”,不是一块秘灵,是一堆。手里没拿下,大多数掉到了地上。

怪不得要小锦袋,真的好多。

蹲地上认真数了数,整整一百块。

第一反应就是里边的人弄错了,想起身赶忙去还给人家。但是身份牌还在震动和闪光,他便决定先看大师姐璇珏发的信息。

“宗门决定让你进入‘虞渊三天’历练,为期五个月。特提前对你发放五个月的福利,多发的,算我借你的。”

“谢谢大师姐,我会尽快还你。‘虞渊三天’是什么地方,我什么时候进入‘虞渊三天’?”

“明天你来治事殿,我送你去。”

然后再无信息。

陈有梦不知道,璇珏借给他秘灵币,就没打算让他还。

在师傅决定让陈有梦进入“虞渊三天”那一刻,璇珏就认定他有去无回了。借给他秘灵币,只是多了一份可笑无用的幻想,她觉得必须为陈有梦做点啥,就顺着心意这么做了。

她还私自做主,给陈有梦预支宗门福利并且让他延迟大半个月进入“虞渊三天”。

为的便是送别陈师弟时心里的难受轻点。

虞渊三天是什么地方?进去是送命的地方,能出来,是成神的地方。

第二天,陈有梦早早去了治事殿。

璇珏像是更早,冷着脸站在院子里。陈有梦见礼,只是点了点头。

“站稳了。”

然后一股大力,包裹起两人进入混沌空间。

出来时,却是一座大殿里边,正东方位蒲团上打坐着一位身穿蓝色水纹长袍的中年女人,慈眉善目,眸光温润清亮。

璇珏毕恭毕敬,躬腰见礼。陈有梦赶忙跟随。

“晚辈璇珏携师弟陈有梦,拜见金师叔。”

“起来吧,你们谁要进‘虞渊三天’?”

“禀告金师叔,是陈师弟,这是我师父令牌,请堪验。”

璇珏双手奉上一块玄玉牌递了过去。

金师叔接过去,在手上顿了一下,然后才还给璇珏。

“你师傅太胡闹了,他进去就是送死。陈师侄,你想好了。现在如果不想进‘虞渊三天’,反悔还来得及,我可以不让你进去。”

“金师叔,晚辈愿意进入‘虞渊三天’。”

尽管听到一个“死”字,说明有生命死亡危险,陈有梦还是毫不犹豫回答愿意。

璇珏目泛异彩。

“唉,炫音收的弟子,都一样。那就告诫你一声。进去后,别贪造化,只要能坚持五个月平安出来就行。璇珏,你回去吧。”

“金师叔万安!陈师弟保重!”

在一个灵气浓郁的湖畔边,有个五官堆在一起显的猥琐且丑的胖子,双手对着湖泊成窝抱状,湖水冲天而起,化作一个一丈高巨大水人,对着百丈远处的山峰一拳击出,结果拳锋到了山岩边力尽散化作流水。

还是不行,又失败了。

心烦意燥。

一切都是从听到陈有梦进入“虞渊三天”开始。

没有比丁世仁更清楚“虞渊三天”的,他的亲哥哥,三年前进去就没出来。不明白为啥阴玄宗要让陈有梦进去,进去就是送死啊。

另一个地方,有一个寒潭小湖,四周环山,湖面平静无比,却是真有一个三米高的玉白冰人,在水中央沐浴梳入水长发。

冰人通体玉白,唯独执于手中的梳子,发着丝丝金光。

小湖的一侧,一条青色蜿蜒巨孽,盘落在一个山头上,似在睡眠。另一侧山坡上,一头硕大人身鱼头怪物,两条触须微微抖动,眼睛阴狠的盯着冰人。

小湖的所有权本来属于大蛇和鱼头怪,几天前被冰人霸占。

突然,冰人手中的黄金梳子发出一道金光,向大蛇盘踞的山头激射而去。

大蛇很生气。它是打不过冰人,但不代表就怕了冰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