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大师姐的解决办法

  • 双子秘灵
  • 湖城空晚
  • 2017字
  • 2021-10-29 09:03:20

陈有梦到了圹埌台,刚站到阴玄宗宗主大弟子璇珏身后,便觉得身体一轻,人已飞入空中。

人真的能飞?

还能带人飞?

飞的比四眼猫头鹰还快?

带着满脑门的问号,瞬间两人便落到一个小镇别院。

落地留声,璇珏人已渺然,独剩陈有梦。

“屋里桌子上有师父留给你的密扎。”

璇珏消失,陈有梦深懂。陌生的男女同门,不投缘便尴尬。

修行吗,必须要学会和寂寞相处。

院子不大,植立庭中,水石相映,游廊环绕,却也有移步换景之妙。陈有梦顾不得仔细端详,急不可待的冲进正中屋子。

获得修炼秘诀,延长寿命,方是终极目标,别的都是虚的。

屋子靠墙有一张黑檀方桌,横纹若高山,竖纹若流水,散发着端庄、凝重感。其上正中央摆放着一截三寸长拇指宽的长条玄玉,亮里透光,深邃藏机。

旁边有一大一小两个玉盒,分别写着冲元丹和清源丹,大玉盒里是冲元丹,数量众多,小玉盒里清源丹只有一粒。

知道玄玉就是阴玄宗宗主留给自己的修炼密扎,丹药估计是代替食物和帮助修炼的。

陈有梦在黑檀桌前三尺的地方,跪下诚心敬意叩拜了九次。

这种古礼虽然早已废了,可礼便是规矩,守的是自己的内心。避礼不拜,放任内心,祸患便会不远。

礼毕,把玄玉取到手中,刚想怎么读取,一段信息自动出现在脑海中。

陈有梦面色古怪,心中大失所望。

他得到的不是修炼秘籍,而是一个人的修炼日记,每一篇的字数都不多,总计十三篇。

这十三篇日记,不算是修炼心得,反而猜想和遐想居多。

头一篇讲的是秘灵属性。

按照现在阴阳门的功法,把人修练出的秘灵属性分为无属性,阴属性,阳属性和阴阳混合属性,其中,纯阴属性和纯阳属性最为上乘,其次为普通的阴属性和普通的阳属性,再次为无属性,最次的是阴阳混合属性秘灵。

写这日记的人打破了这个秘灵属性固有分类,认为很有可能在最次的阴阳混合属性的人身上会出现同时具备独立的阴属性和阳属性的秘灵。

写日记的人也知道,这个想法很疯狂,自阴阳门创宗立派以来,就没发现过这种人才。

第二篇日记是讲双修的。

阴阳门弟子秘灵转灵成功便可以拥有战灵,秘灵属性分阴阳,自然战灵也分阴阳。虽然纯阴属性和纯阳属性的秘灵,威力最大,可是,修炼的时候,却身体极易承受不住庞大秘灵力量因而走火入魔转灵失败,这就需要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来中和稳定。

为解决这个问题,目前阴阳门的修炼秘法,都是同宗弟子男女双修,因为女弟子秘灵秘灵为阴属性,男弟子秘灵为阳属性,正好互补。

可写日记的人认为,女弟子修练出的秘灵也可能会为阳属性,男弟子修练出的秘灵,也可能为阴属性,一旦判断失误双修,危险翻倍,无可挽救。

总之,十三篇日记,全都是奇思妙想,触角不同,想人所不能想,拍案惊奇,发人深省。

全部看完,并一字不漏全部记住。

陈有梦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感觉很重要,却没有抓住。

然后玄玉破碎,一片功法口诀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功法名称和阴玄宗宗名相合,叫做《阴玄灵决》,为阴属性秘灵修炼者专属功法,最适合纯阴属性秘灵修炼。功法从一转斗灵可以修炼到九转斗灵,难点要点精髓奥义全都标注明白。

陈有梦大喜过望。

这个功法和他太契合了。

他的战灵天狼便是最适合阴属性的秘灵修炼。

刚开始,修炼进度极快,不到一个月,陈有梦便觉得一转斗灵突破有望。

然而,就下来,不论如何努力修炼,总差那么一点突破不了,战灵天狼也没任何变化。

三个月后,依然如此。

陈有梦没办法,他知道再往后修炼也是枉然,斗灵肯定还是晋级不了。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宗主札记》就是某个狂人的日记,可为无路可走的至强者提供另外的修炼方向和启迪,他这种菜鸟还指望不上。《阴玄灵决》是阴玄宗经过千锤百炼修正过的基础功法,悟到了,很容易修炼,悟不到,便不能修炼。

陈有梦能修炼,绝没问题。

陈有梦又突然想起来,《宗主札记》关于秘灵属性的分类。

难道修炼斗灵不能突破,战灵天狼不能成长,是秘灵属性不符吗?

难道自己的秘灵属性最差的阴阳混合属性?

可也说不通,如果自己的秘灵属性最差,为什么阴玄宗会选自己为嫡传弟子。要能测试秘灵属性就好了。

“陈师弟在吗?”

陈师弟?

对啊,如今咱是有组织的人,有困难找组织呀。

大师姐也是,在院子外边明明都能看见自己,却不进屋来,是嫌弃这个屋子还是嫌弃我这个人。

心里虽然悱恻着,陈有梦最快速度的走了出去。

院子里,俏生生站立的正是大师姐璇珏。

见到陈有梦,璇珏脸色突然大变,娇喝一声,人就凭空消失了。

“我明天再来。”

陈有梦刚开始还有点懵,接着闻到一股臭味。

该死,光顾着修炼了,三个月没洗澡。

第二天一大早,陈有梦再次沐浴更衣,在院子里熏香以待。

下午,璇珏才皱着眉头走了进来,隔着老远,扔给陈有梦一个巴掌大精美小锦袋,转身便走。

陈有梦赶忙伸手接住,看璇珏要走,大急直追。

“等,等,大师姐,我有问题要问。”

“站住,说。”

“三个月了,我没日没夜的修炼,为啥没效果?”

“就这个问题,还有问题吗?”

“没了。”

“那就接着没日没夜的修炼。”

说完,璇珏就消失了。

这不废话吗。

陈有梦跺脚想骂娘。

忍着。

骂娘有用话,要大师姐干什么。

求人不如求己,找不到症结所在,接着修炼,等于盲人夜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