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御寇
  • 骑砍三国之御寇
  • 吃瓜子的犀牛
  • 3500字
  • 2022-03-19 15:02:05

公元192年,初平三年,这一年发生了两件大事。

五月春中,董卓为其亲信吕布所杀,因王允反间计故,威逼百官欺凌幼帝的权臣终究落了个身死族灭弃尸于市的惨烈下场;

十二月严冬,曹操大破三十万黄巾军,俘虏收编为“青州军”,因而声势大振。

对当时的东汉王朝而言,第一件事极为重要;

但对于王政而言,第二件事却是性命攸关的最大事。

穿越一个月,在自身仅存的人性与理智都将彻底崩塌之际,曹操打败了青州黄巾贼寇,收编为青州军。

同时,也将将在疯魔面前拯救了他。

对于王政这样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现代宅男,东汉末年已经是一个令人绝望的游戏副本了。而更令人绝望的,便是在这样的地狱模式中,出生身份...

竟是一个黄巾贼寇!

他愤怒绝望至极。却无法发出一星半点的谩骂,来宣泄怨尤。

因为睁开眼的第一刻,最为强烈的感受,不是眼前世界的陌生,也不是魂穿带来的撕裂...

而是原主身体无声的哀鸣!

那是深入骨髓的饥饿!

对饥饿,王政并不陌生,作为一个宅男,沉浸游戏的时候两三天不吃饭本是寻常,以前在网上看到易子而食的典故时,王政曾感觉荒谬。

他难以置信:区区饿肚子,至于这样吗?

原来,是至于的。

原来饿到极致的时候,那种渴望填饱肚皮的本能,是会令人发疯的!

当王政终于对不疯魔不成活这六个字感同身受的时候。

他已在这个世界停留了很多天,也饿了很多天。

在饥饿的驱使下,他迅速地融入了东汉,与原主融为一体,学会了在战场上寻找掩体,躲避箭雨;无师自通了打滚,假死,逃跑等诸多技能。

也开始和其他人一样,用漠然面对眼前不断发生的烧杀劫掠。

甚至,参与...

东汉动乱一月,于他而言,影响远胜三十年天朝安逸人生,牢牢扎根在了灵魂中最深一隅。

......

“来了来了!”

急促的声音打断了王政的思绪,抬眼望去,便见一个少年从山林间步伐慌乱的跑了出来,脸上却挂着迫切的贪婪。

“吴胜你慌个什么?”

“就是,有大哥在你怕什么。”

一群口音不同的咋呼声在王政身边响起,却是几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手持木叉在他身边,状似严阵以待,脸上却挂着轻松的笑容,更有闲情对那个吴胜的少年出声调笑。

王政伸手一摆刚欲说话,却见一声“嗷呜”的吼叫,一只彪悍的野猪猛地从山林中窜出,正对着吴胜的屁股紧追不舍。

眼见便要被追上,吴胜一个懒驴打滚险险避开,顺势扬起一阵雪花使野猪视野受阻。只是片刻的停顿,野猪刚欲再度扑上撞死那个扰猪清梦的人类时。

却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斜次里冲将过来,正好拦住了它的去路。

旋即一拳挥出。

这一拳迅猛力沉,虎虎生风,只听“砰”的一声,那野猪顿时被击地倒退,兽躯直直撞到一棵松树上,震的树叶雪花“唰唰”直落,形如雨下。

“好!”

“大哥威武!”

叫好声此起彼伏。

王政却恍如未闻,毫不耽搁,整个人化如利箭一般纵出,瞬息之间便再次扑到野猪身前。

野猪此时刚刚爬起,晃动着猪头嘴里发出呜呜痛鸣,显然王政那一拳让它很是难受,看到仇人立刻浑身鬓毛竖起,兽目凶芒大涨,想也不想便是獠牙伸出猛刺过去。

长长的獠牙在月色下映射出森冷的寒光,众人忍不住发出惊呼。

王政却避也不避,只是双手化拳为掌,由上至下斜掠而出,随着一声闷响,已是紧紧地握住獠牙。

又是一声愤怒地嗷呜,野猪一双兽目顿时尽赤,狂性打发,使足全力,誓要掀翻这可憎人类!

王政却也同时一声暴喝,猛然发力!

只见他先是一拽,后是一拉,在旁观者又一次集体惊呼中,竟然将野猪整个举到半空,更是显得轻松随意,仿佛那百斤的重量不存在般。

下一刻,王政将它猛地用力一摔。

巨大的冲撞力掀起雪花四溅,野猪也被震的头脑昏沉,四蹄朝天。

柔软的腹部登时暴露人前。

王政眼中狠厉之色一闪而过。

随即猛力一踩!

一声凄厉的震天惨叫响起。

这货真价实的杀猪叫直震的众人耳膜发疼,再回过神时,这头畜生已是肠穿肚烂,倒在雪地上不断翻滚。

好一会儿才僵死过去。

望着尸体旁愈发显得高大的身影,众人目瞪口呆相顾无言。

即便类似的场景这段时间已上演多次,但是每一次的出现,还是对众人心灵造成足够的震撼。

王政神情自若,一边在雪地里蹭净鞋上污血,一边向着众人眨了眨眼,笑道:

“喂,还愣着干什么,别想偷懒啊,难道还要我把这尸体收拾干净,将肉喂到你们嘴里吗?”

少年们哄然大笑,顿时喜气洋洋地忙活起来。

一群人跑去拾柴捡枝准备生火,另外一群人则跑到野猪尸体旁一顿忙碌,王政环顾四周,看了看选了块大石头走了过去,袍袖一拂扫净堆雪,便坐在上面,仰头看天怔怔出神,不知在想什么。

这时那叫吴胜的少年也走了过来,坐到王政的边上。

瞅了瞅远处的兽尸,又转头看了眼王政,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幕,只觉嗓子有些发干,敬服之余,更多却是疑惑:

“阿政,你这力..这神力到底是怎么得来的?”

吴胜确实甚为不解。

不同于其他人,他与王政在吴家村一同长大算是总角之交,对王政自然知根知底。

王政从小长的就比同龄人高大,也有几分气力,但绝对没有这段时日表现的夸张,说是神力,既是对这不似凡人该有力量的赞美,更是因为其来源蹊跷神秘莫测。

从仅自己可见的半透明面框中收回视线,王政回头望了眼吴胜。

他无法对这个东汉人解释什么是系统,就如同无法告诉这个少年,此王政非彼王政。这个王政其实来自于两千年后。

何况,这是最大底牌,他不欲人知,更是不想解释。

所以他只是微笑着伸出手指,指向夜空:“你都说是神力了,那你说是怎么得来的?”

吴胜的视线顺着他的手指望向高远的夜空,挠了挠头,带着一脸的不解,陷入了苦思冥想。

王政不再管他,视线再次回到了半透明方框。

这是他非常熟悉的界面,魂穿之前最喜欢的单机游戏《骑马与砍杀》,如今随着他一同无厘头地来到了这东汉末年。

王政:平民

等级: 6

生命值:63/70

经验值:105

升级所需经验:595

力:「20」

敏:「15」

智:「5」

魅:「5」

技能:铁骨「3」跑动「4」恢复「1」

一头野猪的经验竟然只比一个普通人高20,这不合理啊。王政脑海中飘过一句吐槽。

做黄巾贼时杀掠同类,如今成了青州军又屠宰异类,几个月下来的杀戮,贡献出的经验值让他升了五级,升级的属性点和技能点全加到了更能增加生存的方面。

只是为了活下去。

他默默地念叨了一句,像是在解释什么。

这不是矫情地自责,只是...对心中时常暗涌的莫明情绪做出回应。

“大哥,我知道了!”

这时,吴胜似乎终于想通了,明白王政刚才手指夜空的意味,只见他兴奋地对着王政大喊道:

“是黄天所赐!是黄天所赐!对不对!”

王政还未回话,却见其他少年这时也被吴胜的喊叫惊动,纷纷走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道。

“什么黄天所赐?”

“你是说野猪吗?这分明是大哥所赐,哈哈。”

“吴呆子又发傻了,都大晚上了,你好好瞅瞅,还黄天?黑天还差不多。”

“你们懂什么!”

吴胜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众人纷乱,口中嘟囔:

“我说的是大哥的神力,神力啊!你们也看到了啊,大哥这神力多厉害,这是他以前没有的!这是黄天最近赐予的!“说着,还高举握紧的拳头,比划着道。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噤声,望向王政的眼神也变的犹疑不定。

这段时日,对王政的武勇,他们早已心服口服。怎一个猛字了得!

这群少年大多不是出身山民,就是猎户之后,对猛兽本不似寻常百姓般惧怕,但力毙猛虎手撕巨熊这等不是人为的事,王政却轮番操作了几次...

如今外出打猎,不管什么猛兽,众人只要跟在王政后面,什么家传的陷阱埋伏早都不用。

哪需要那么麻烦?

你没见王政大哥武器都不用拿的?

相识尚短,他们本以为这是王政生来具有,这样的猛人虽然是生平第一次见,但如今乱世英雄辈出,什么万人敌的猛将层出不穷,如那威震九州吕奉先的一些事迹,传在他们的耳中,也觉战神降世一般不可置信;

所以对王政的武勇,众人虽心生敬佩,却也没往“天降神力”这等虚无之事去联想。

如今听吴胜之言,王政这神力,却是以前没有,凭空出现的?

难道大贤良师虽然仙去了,黄天却还没有抛弃我们?

想到这里,其中几个少年望向王政的眼神已经变得火热,他们满含期待,王政能亲口说出他们想听到的答案。

这是好感度瞬间从友好刷到崇拜了吗。

王政暗自感慨此时人的迷信,却没正面作答,只是缓缓的环视四周,迎上那些充满希冀的眼神,眼中迟疑一闪而过,最后只剩下了坚定。

他再一次伸出右手,戟指向天,一字一顿道:“苍天已死!“

这刻骨铭心的四个字一出,众人顿时陷入了一片静默,如死水微澜,唯有远处火堆嘶嘶的燃烧声,成了此时流动的存在。

皎洁的月光为雪地披上了一层银色的轻纱,时间缓缓流逝。

良久。

少年们仿佛形成默契般的同时开口,异口同声地喊出了下一句,那是七年前曾发出的呐喊。

正是这一声呐喊,震惊天下,传遍八州,让东汉从此被烈火焚烧,王朝的余晖变成了铁与血的颜色。

“黄天当立!”

终于不是光杆司令了。

看着透明面框上连续闪现的入队信息,王政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眼中发出异样神采。

他望着这群少年,又想到自己穿越的身份,心中若有所思。

东汉时代的人,似乎都是有字的,既然穿越成了贼寇...

那我,就字御寇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