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师爷归来
  • 德云小师爷
  • 红色水牛
  • 2347字
  • 2021-12-06 13:33:11

2010年。

庚寅虎。

五行属金。

主:仁义,富贵,热情。

好年头!

元旦。

四季分明的燕京城,正在四九寒冬中匍匐前行。

人们抵御严寒的方式五花八门,各不相同。

老人们首选棉衣棉裤,广场舞,还有……舞伴。

年轻人可借相亲,热恋,或是……加班。

中年人……中年人只剩一地鸡毛裹身。

但毕竟身傍六朝皇事,“京油子”们自然有与别处不同的底蕴。

皇事不论,只说市井江湖。

听书、听戏的氛围,便自古有之。

一壶高碎,两把瓜子,三声叫好,四方引朋。

很热闹,很快活。

什样杂耍,听玩意儿嘛!

老燕京都知道,听玩意儿上天桥,买东西上大栅(shi)栏。

大栅栏的繁华百年不断,始终如一。

天桥的热闹却一度中断,沉寂了几十年之久。

好在,从04、05年起,得益于一家叫“德芸社”的班子,又重聚了不少人气。

德芸社不是戏班,也不是书馆,而是一个相声班子。

一个历经十五年风雨,如今终于红透京、津两地的相声班子。

超高的人气,可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平日的剧院前,从晨曦初升,到日落西山,买票的,售票的,贩票的,不大的场地上至少都有数十人流连。

今日恰逢元旦假期,那人来人往的,自然更加热闹。

不过,今天的热闹不在天桥园子,而在北展剧场。

因为德芸社一年一度的“元旦相声专场”,今晚将在这里举行。

两千七百张门票早早的销售一空,没抢到票的人也不在少数。

所以此刻傍晚未到,正门广场已然化成了热闹的海洋。

“姑娘,今儿个的票给我来一张,谢谢您嘞。”

“大哥,对不住啊,没啦,明儿小园子的票有,您要不?”

“嘿,这可搓火儿,多咱明儿得上班呢。”

“哥们,票子我这儿有呀,刚好剩最后一张,我看您也投缘,兜底价拿走得了?”

“……”

正门前热闹不已,而作为演员专用通道的侧门,则一如继往的安静。

不过,此刻门前除了把守的保安,还多了两位中年汉子,正一站一坐在旁边。

站立之人,身材矮胖略黑,头顶桃心,正是德芸社班主郭德刚。

一屁股坐在台阶上的,则身宽体胖,一头碎卷,慈祥的活像个老太太。

不用猜,他正是目前相声界最火的捧哏,于慊。

于慊性子洒脱,丝毫没有身为大蔓儿的顾虑,不但席地而坐,食指和中指之间,也少不了一根燃着的香烟。

当然,他抽烟也不会太正经。

嘬上一口后,两瓣厚厚的嘴唇一嘟,努力的想将自己的烟雾吐成圆圈。

奈何技术含量太高,总也不成型,不过半点不影响他玩得开心。

郭德刚则毫无玩性,目光始终望向路口,还不时的抬手看表。

寒风清冷,加上俩人的动作,显然是在等人。

不时,再一次没吐好的于慊问道:“德刚,咱都出来三回了,怎么到这会儿还不见小师叔的人影?”

“应该快了吧?”郭德刚回答得很不自信。

中午就说下了火车,现在眼瞅着都快傍晚了,还不见人。

有这工夫,从燕京到津城都够跑个来回的。

更无奈的是,手机现在也打不通,估计是没电了。

长辈到访,不得不迎。

没招儿,只能在这儿干等着。

眨眼间,于慊又重新续了一根烟:“德刚,你说小师叔拜老侯爷那会儿,顶多也才三四岁吧,当初老侯爷为什么会收一个这么小的弟子?”

“不知道,听我师父说,师爷收徒时就没声张,具体原因,更没有对人提过半个字,只在临终前把小师叔托付给他照顾。有一回聊天,他也交待我得着机会多照应照应。至于其他的,我师父走得太急了,唉。”

郭德刚随口的一句话,倒把自己的思绪勾出去老远。

是呀,师父的交待。

可师父现在都没了。

唉!

郭德刚抬眼望天,连续眨巴了好几下眼睛。

于慊认真抽烟,就着八卦,有滋有味的又狠嘬了一口……少半根。

终于。

映着天边的阴沉,一位年轻后生出现在路的尽头。

他叫胡炎。

1.799米的身高,勉强赶趟,但身形却稍显清瘦。

寸板头修整的很利索,浓眉大眼的也很有神,面庞谈不上有多帅,但耐看,而且很舒服。

再加上一套裁剪得体的中山装,更让他平添了几分成熟和英气。

年少老成,大概说的就是这种人。

倘若瞧得更仔细,还能发现胡炎脸上带着几丝难掩的风尘。

手上提着的一个黑色老式皮箱,更加说明了他是远道而来。

确实,胡炎来自江湖,也来自未来。

前世热爱相声等传统曲艺,却在追求新潮、创意的综艺策划行当中混迹半生。

人活一世,最难的事,无非是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不巧,梦想和现实根本不是敌人,而是恋人。

搂搂抱抱,再吱吱呀呀,最后分分合合,无非就是这样子。

可谁都没有料到,无趣的前世意外闭眼,却在现世的千禧年睁眼。

人变年轻不说,嗓音资质还极佳,尤其是他今生的身份,在相声门中更是特殊中的特殊。

一切都很莫名其妙,一切也都是最好的安排。

孑然一身的他直接遁入江湖,四处求艺。

走马穴,跑码头,一路风雨,转眼已过十年。

去时雏凤未清鸣,归来铮铮老江湖。

啧啧啧。

二十二岁的老江湖,也算得上奇葩。

“慊儿哥,小师叔来了。”郭德刚提醒一声,率先迎了上去。

他们三人并非初见。

三年前,在侯三爷的追悼会上,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胡炎,难得的露了一回面,双方也借此相识。

一回生,二回熟,此刻再见,倒也算熟人。

来客疾步,主家相迎,片刻便凑到了一起。

胡炎没有拿大,几步开外便挥手笑道:“郭老师辛苦,于老师辛苦,让二位久等了!”

江湖就是人情世故,他不会不明白。

私底下平辈相交,更是早在三年前就表过态的。

然而,郭德刚和于慊还是对着胡炎,恭恭敬敬的拱手见礼。

“师叔辛苦!”

“师叔辛苦!”

江湖有门道,行当有规矩。

长辈礼下,那是他的谦逊,但小辈该有的恭敬,却不能丢失。

上回也是如此,胡炎没有多说什么。

来回扫视几眼,便打趣道:“郭老师您更圆了,于老师您也更卷了,哈哈!”

于慊的性子,毕竟跟郭德刚还是不同的。

敬归敬,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自然无妨,他连自己师父和侯三爷的玩笑都敢开。

于慊当即嘿嘿笑道:“师叔,您从火车站到北展,这愣是跑了一下午,不会是迷路了吧?”

“呃,不是堵五环上了么。”胡炎老脸一红,讪笑道。

郭德刚也笑道:“五环是堵,您要是同意芸平开车去接站,指定早就到了。”

说起这个胡炎就无语,派谁不好,偏偏是栾芸平?

他抬眼看着郭德刚,认真的问道:“您确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