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没钱就滚

第1章 没钱就滚

天江市中心医院,805号病房。

庄凡拿着一张医疗费用单子在手里,眉头紧锁,痛苦完全写在了脸上。

费用单子上还要支付三千多块,可自己的银行卡上只剩几块了。

就在庄凡发愁时,他耳边响起邓主任冰冷的声音:

“恶性脑肿瘤,病情恶化,正向癌症晚期发展,没几个月的人间时刻了,带病人去吃点好的吧。”

“另外,接下来的治疗费用需要十万块,把钱交齐可以马上交钱进行化疗,如果没有钱,就回家等死吧。”

轰!

声音像是爆炸,听着化验结果的庄凡脑袋都要裂开了,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

向来坚强的庄凡眼眶一红,大粒大粒的泪珠落下。

从小庄凡和母亲相濡以沫。

自己那缺德的父亲在哪?

他一无所知。

庄凡回到神位后,上前紧紧抓住邓主任的胳膊,哀求道:“邓主任求求你,还有什么能救我妈妈的?

“干嘛?呸,这么脏,拿开你的脏手。”

邓主任是个女医生,肿瘤界的执牛耳者,人品却不怎么样。

她连忙挣脱开庄凡的手,白了一眼,刻薄道:“你当我是神仙啊?癌症怎么可能还有救,活在梦里。”

庄凡生怕被邓主任嫌弃,后退两步,又一次开口了:“邓主任,我手里现在没钱了,这医药费……”’

邓主任撇撇嘴,直接打了断庄凡,冷笑道:“没钱就赶紧收拾东西滚,回家等死!”

庄凡呆在原地愣神,感到心寒,这救死扶伤的医院如今也这般势利?

可是,一想到母亲病倒了,庄凡顾不得什么自尊,噗通一声跪倒在邓主任的面前,“邓主任,我还年轻,年事已高,只要以后我拼命挣钱,一定可以把这十万块钱给还上的,请您相信我,我能把你的学生证和毕业证全给我压下去,我就是我。”

“闭嘴!”

邓主任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她冷冷地看着庄凡,不屑的嗤之以鼻,转过身,一阵风一般的离开了病房。

庄凡心头暗恼,双拳紧攥。

生活如婊,她只会欺负穷人。

卧床不起的母亲睁开昏昏欲睡的双眼,心疼的说:“小庄,别担心妈妈,妈妈没事。”

庄凡挤出来一抹笑容,道:“妈,我会凑齐药费的。”

正午,庄凡下楼去食堂打饭,五块钱只够买两碗白粥和两个烧饼,回到病房805号,庄凡只喝了一碗粥就下楼了。

夏天炎热,街道嘈杂,让本来心乱如麻的庄凡更加烦闷。

“叮!”

手机响了。

庄凡拿起手机,本以为是哪个朋友主动打款给自己,打开短信看了一眼,庄凡嘴角泛起一抹自讽。

“尊敬的客户,您尾号6559银行卡支付支出5元,余额0.19元。”

握着手中的老人机,庄凡想起自己女朋友张婕。

半月前,母亲没生病时,庄凡靠打零工捡废品挣来的七千块左右,打给了张婕五千多块。

张婕一直想换部苹果手机。

庄凡只留下一千多块当做生活费。

他也理解,女孩子天性爱美,只要张婕开心,自己再苦再累都值得。

庄凡打开通讯簿,按下了备注“宝贝老婆”的手机号。

同时,他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心头甜蜜道:“张婕是我女朋友,我这辈子最亲的人,她一定会帮我的吧!”

五秒后,电话接通了,那头却传来一个男子声音:

“喂!”

听到粗犷男子声音,庄凡没多想,反而问道:“请问你是谁?这是张婕的手机,她去哪了?”

粗犷男子淡漠道:“她在洗澡!”

“洗澡?”

庄凡心头一紧,安慰自己张婕不是那种人,绝对不是。

这时,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女人声音:“老公,谁打来的电话?”

粗犷男子出声道:“一个男的,是你同学或者是你的追求者?”

女子声音发嗲充满骚气,并且由远及近:“盛夺,人家这辈子都只做你的女人了啦……”

庄凡听着那头嬉笑打闹声不绝于耳,足足持续了十几秒。

虽然声音发嗲,但庄凡听得出来那女人就是张婕。

他强忍着心头愤怒,喝道:“张婕!你给我接电话!”

“你谁呀?”

那头声音戛然而止,女人拿起电话不耐道。

庄凡冷笑,“你说我是谁?”

“庄……庄凡。”

张婕声音发颤,她有些措手不及。

电话两头沉默,持续半分钟。

庄凡感觉五雷轰顶,脑袋要裂开,神情抓狂。

张婕率先开口,冷淡道:“庄凡,我们分手吧!”

庄凡歇斯底里怒吼道:“为什么你要背叛我?难道我对你不好吗?”

电话那头张婕高冷道:

“庄凡,我已经二十多岁了,到了该结婚的年龄,我可不能一辈子跟你一起吃街边摊,挤公交地铁,甚至从地摊上买的高跟鞋都崴脚,这不是我张婕想要的生活,我要的生活你给不了。”

“可我们以前也这样过来了啊?”

庄凡拳头攥的紧紧的,指甲陷入掌心,滴滴鲜血渗出。

张婕傲娇且不屑道: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庄凡,我告诉你,连盛夺是大我们一届的学长,从大二就开始追求我,大三我们真正在一起,已经快两年了,连盛夺父亲是大公司董事长,而你呢?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这辈子注定是个悲哀。”

“呵,连盛夺给我买的包包是普拉达的,三万多呢!”

“那我半月前给你打的五千块钱,你还给我,我有急用。”

庄凡身躯在发颤,自己养了三年的女朋友,最后为了钱爬到了别人床上。

这三年的感情……就这么不堪一击吗?

“给女朋友花钱不是理所应当的吗?你有什么脸要回去,告诉你,那点钱都不够我买化妆品的,早花光了……”

“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庄凡刚想开口说话,电话内传出嘟嘟声,提示对方已挂断。

正在这时,庄凡电话又响起,是张婕打来的。

庄凡接通后,听到张婕高冷笑道:

“庄凡,半个月后我与连盛夺在昌隆药业公司举行婚礼,到时候我将送上一份喜帖,希望您能来见证我们的幸福。”

“嘟嘟……”

张婕说完便挂断电话。

愤怒的庄凡再也忍不住,他怒吼一声:“张婕,老子草你祖宗!”

当庄凡再打回去准备要钱时,却听到电话内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庄凡知道,自己被加入了黑名单。

炎炎夏日,庄凡忘却了炎热,昏昏沉沉的来到大伯家。

“大伯,大娘,我妈病了,你们能不能把以前欠我家的九千块钱还给我?”

“我们什么时候欠你家钱?”

“你妈生病我们已经给了五百块,你还想怎么样?”

“我看你小子就是个白眼狼,滚出我们家。”

“什么东西……”

庄凡的大娘大伯出言指责,最后庄凡大娘推搡着他走出大门。

庄凡离开大伯家,又来到大舅家。

“舅母,我妈生病了,我”

庄凡大舅母打断庄凡的话,笑笑道:“庄凡,今天我们家临时有事,不方便待客,你改日再来,呵呵……”

嘭!

大舅家大门被关上。

庄凡还没进门就被拒之门外。

路上,庄凡给好几个同学朋友打电话救急,等来的确是:通话掉线,“我也在贷款呢”,“那谁有钱,你去找他借”,真没钱。

甚至有的干脆直接挂断。

庄凡摇摇晃晃,他中暑了,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突然间,他感到后脑勺被重重的撞了一下,身子一倒,额头重重的磕在垃圾桶的一角上,鲜血瞬间涌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