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没有力气

正当风琴雪绝望之际,台上突然才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朕还没问罪,你倒是挺迅速啊~”

那声音过后,她只觉得被禁锢的身体突然一松,因为殴打导致紧绷的肉放松下来。

泪水已经将视线模糊,她挣扎着想要起身只是完全没有力气,终是无可奈何垂下了手。

那几个动手的太监唰地一下全跪了下来,尤其那位趾高气昂的老太监惶恐求饶:“皇上,

老奴只是尊重皇上,不想此等贱婢污了皇上的视线,并无逾越之意啊~”

台上的声音冷笑了一声,小路子在一旁瞧着宇文渊的神情最终站了出来:“咱家从未见过如此愚蠢的玩意儿,竟然在圣上面前搬弄是非,来人,把人拖下去!”

皇上的心思众人一向都猜不透,但众所周知,自皇上即位后,只有路公公一直长久的呆在皇上身边。

这回准备动手的侍卫留了个心眼,特意去看宇文渊一眼。

不只是他们,风秀乐瞧着宇文渊身体放松往龙椅上倚靠,直接闭上了眼。

那姿势说不出的慵懒贵气,懒洋洋的,更没有不长眼的大臣上来对着他的举止发出阻止。

风秀乐的指甲差点把肉捏穿,她看着底下的风琴雪眼底阴郁之色更加浓郁。

三年时间都没有把风琴雪弄死在这深宫之中,如今竟然在这儿相遇。

她勾起唇角,伸手接过慧奶娘递过来的茶水,两个人眼神交换一下,最终相视一笑。

“好了~皇上,今日是妾身的生辰,莫要让这些事情扰了你我的兴致嘛~”风秀乐勾着手指,逐渐缠上宇文渊的手臂。

男人伸手一把握住,瞬间睁开眼,那双凤眸里幽光一闪而过,半晌轻笑一声,他转过脸与风秀乐深情对视。

“爱妃所言甚是,之前给爱妃的礼物还未准备,不知爱妃想要什么?”

风秀乐很快借着宇文渊的手臂,很快攀到对方的脖子,宇文渊也十分配合,伸手拦着对方的腰。

却见风秀乐笑靥如花,摩擦着宇文渊的胸口,娇气道:“皇上,先且不着急呢,这大殿之下还有人没处理呢~”

她说着转过头将一众大臣敢怒不敢言的神色收入眼底,随后落在风琴雪身上。

风琴雪兰花指一勾,一脸娇笑,她窝在宇文渊的怀里,与底下底下狼狈的风琴雪形成鲜明对比。

“皇上,您看看她呀,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

宇文渊顺着她的视线眼底神色变得玩味起来:“爱妃不如问问?”

“沁儿,还不快如实交代。”

沁儿正了正身子,清嗓过后大声道:“奴婢奉娘娘之命去御膳房取走您为皇上准备的惊喜,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宫女竟然在那儿偷吃,娘娘让奴婢取的东西,也不见踪影……”

她说完大殿里的人议论纷纷。

风琴雪根本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她眼前视线模糊的厉害,但影影绰绰是能够看到有对男女在高台之上搂搂抱抱。

不用想也知道这个屋子里有多少人,顿时嘲讽一笑:“伤风败俗。”

她没有多少力气,说话更是声如蚊讷。

穿越当日就要面临被处死的命运,恐怕找不出比她更惨的了。

对于现场那些光鲜亮丽的看客,自己就像一个小丑,被人尽数围观指点。

正当她闭眼准备眼不见心不烦之时,就听到身侧传来动静。

太傅风惊临突然走了出来,对着高台上的二人恭敬一拜:“皇上,其他人不知,但老臣清楚,臣的女儿为了给您准备这个吃食及早让微臣派人南下寻找配方,只是没想到竟然被恶奴毁了,臣以为,此等贱婢,当杖毙处置!”

风琴雪惊得直接瞪大双眼,她转过头,隔着发丝之间的缝隙看清了那人的嘴脸。

熟悉的面容熟悉的眉眼,与小时候疼爱她的那个父亲并无差别。

不过三年未见,不仅没有认出自己的女儿,竟然第一个站出来要杀自己。

风琴雪凄凉一笑,半晌调整好情绪,再睁眼,眼底一片清明。

她不是原主,这亲情要与不要都无关紧要。

风惊临的话让一众大臣跟着附和。

“方才皇上不在,娘娘还让我等捧个场,说是为皇上准备了惊喜……。”

“可怜娘娘一片苦心,竟被一个婢子糟蹋了心血,臣附议——当斩!”

“今日乃是贵妃娘娘的生辰,若是见血,怕是不好吧……”

有附议声自然也有反对声,右相瞧着这一幕,最终从站了出来。

“皇上,如今南方水患,西方涝灾,北方又有胡人骚扰,老臣以为,当以家国社稷为先,其余次之。”

他这话差点没直接指着宇文渊昏庸无道,为了个儿女情长弄出这么多事端。

风惊临在一旁唱反调:“臣不认为,正所谓远水解决不了近火,右相说的事情皇上都有安排,如今眼前事才是最应该解决的,这个婢子不守规矩,竟然偷吃了爱女对皇上的一番苦心,臣认为当斩!”

在这寂静之下,风琴雪终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站了起来。

她目光转向高台上,虽然看不清脸,但仍旧不卑不亢道:“斩个屁,我冤枉阿!”

她声音还有些小,不过却让风惊临和右相听到。

两个人均是皱了眉头,风惊临刚要开口,右相却是抢先一步:“皇上,此婢子喊冤,臣认为应当查清事实,再下定论。”

那一瞬间,风琴雪神色似笑似讽,亲生父亲站在身前,帮她说话的却是和父亲作对的人。

一众人都抬头,等着宇文渊做决定,风秀乐瞧着这一幕得意极了。

她趴在宇文渊的胸口,小声道:“皇上,妾身想听您安排。”

宇文渊轻笑一声:“冤?可有人证?”

这一声,终是让风琴雪看清了高台之人,她眦目欲裂,盯着宇文渊数十秒,半晌突然一笑:“自然是有人的,你们还都认识,是他!”

风琴雪的手指,指向了小路子。

那一瞬间,满座大臣皆是惊叹,议论纷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