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交给贵妃奶奶定夺

这话属实扎心,风琴雪只觉得方才的恐慌一瞬间消散,她顿时裹上一层怒火,对着空气怼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再厉害你也得饿着~”

“你别太过分~我们可是绑定在一起的,不然你以为凭着煤气中毒你能活下来?”

风琴雪的脑袋卡了壳,她只记得前世还在做菜,转头就来到这个世界,还以为是做梦呢~

此刻听着白蠡的话,只觉得扎心不已:“你说我是煤气中毒?”

“对。”

“真的回不去了?”

“……呃,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给我金子吃,等我升级就可以带你回去了。”

风琴雪眼里迸发出强大的希翼,又想到现在身无分文,自身难保,心情瞬间降到谷底。

“得,没金子,不回去了,你也等着饿死吧!”

“唉,别这样啊”,白蠡似乎觉得自己这是在占便宜,不好意思道:“那个,我也不是只会吞金子,拿美食喂我也不是不可以……别把我饿着就行!”

风琴雪翻了一个白眼,“呵,我自己都没得吃,哪来的美食,等死吧!”

白蠡没想到对方如此消极,顿时慌了,“唉,别啊,没钱咱们想办法赚啊,要是让人知道吞金兽是被饿死了,我还要不要面子啦”

“要面子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风琴雪冷哼一声,捞起碗继续喝汤。

白蠡无奈答应帮忙赚钱,前提是不能让他饿肚子,风琴雪思考片刻,想通后瞬间斗志昂扬。

“好!我答应你把你养大,你叫什么?”

“我叫白蠡,嘘,有人来了,别说话。”

风琴雪念叨着对方的名字,听到这个提醒瞬间一愣。

她现在可是偷偷溜出来的,怎么可能凭着不说话就能解决问题?

下一刻,一大片阴影突然盖过头顶,一束束火把不断跳动。

“哼,就是这个毛贼,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御膳房行窃,还毁了贵妃娘娘为皇上精心准备的惊喜,来人把她给我拖到嘉乐宫去!”

一句话直接定了风琴雪的罪。

风琴雪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见那个略微熟悉小个子的婢女,指挥着身披铠甲的御林军朝自己动手。

她脸色煞白,满脑子不断出现两个大字:完了!完了!完了!

脑子一懵,关键时刻突然有记忆破土而出。

看着眼前的婢女,风琴雪面色一喜,立刻大声呼喊——

“沁儿,沁儿,我是太傅府里的三小姐,是你三小姐,我什么都没做……”

真是没想到眼前的婢女竟然是和自己一同进宫的二姐风秀乐的陪嫁丫鬟,方才她喊着贵妃娘娘,怕不是哪位新晋宠妃是她那好二姐?

风琴雪心里把原主骂了个半死,整天只知道想男人了,连贵妃娘娘是自己亲妹妹都不清楚,也难怪能留下个烂摊子给自己。

若是能有那位二姐帮助,自己今日应当是能够活下来。

走了一遭死里逃生的感觉,风琴雪面色欣喜,她抬起头,就见沁儿朝自己走来。

“沁儿,不用……”

“啪”的一巴掌,风琴雪的话尽数封在口中,一张右脸直接被打歪到左侧。

原主长得很漂亮,为了那位传说中长相绝美的皇上愣是保养着一身娇嫩的皮肤。

她几乎可以想象这张脸得有多红,肿的多厉害。

她猛地转过头,朝着沁儿看了过去。

却见沁儿却是勾起薄唇,眼神轻蔑:“贱婢,为了活命竟然能拿出这种借口,你也配和我们娘娘攀亲带故!”

对方冷笑着,慢条斯理地收回右手,背在身后,派头十足。

风琴雪直接被打蒙了,也是这一刻才反应过来,这儿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哪里有什么简单的人物。

一个能在深宫饿死的美人但凡得到一丁点儿的照顾,都不会落得饿死的下场。

她眼神中的亮光在这一刻彻底湮灭,空洞无神,原本激动的双手也平息下来,终是垂放在两侧。

“白蠡,你说我要是死了,能不能回到我的那个世界啊~”

“不能,那个世界的你也是死的,而且我没有办法把你带回去了。”白蠡的声音在脑子里响起。

它声音闷闷的,虽然心里也认为宿主很怂很笨,但毕竟是跟自己绑定的,它是打心底担忧着对方。

风琴雪:“……也就是说我要是死了就真的没了?”

“对。”

这个消息并不是什么好结果,风琴雪欲哭无泪,心中叫嚣,“红颜薄命啊,造孽啊~”

“来人,给我把她带到嘉乐宫,交由皇上和贵妃娘娘定夺!”

沁儿高傲地抬着下巴,遮掩住眼底幽暗的视线。

真是没有想到太傅府的三小姐竟然大半夜来到御膳房偷窃,真是把太傅府的面子丢尽了。

娘娘如今乃是尊贵之身,气势一个曾经风光的婢女就可以攀附的,正好,借着这次也好将她除了去!

御林军的副首领是燕青,平日和沁儿交好,自然愿意让手下听她指挥。

“沁儿姑姑,还望您替微臣在娘娘面前美言几句,也好让皇上记住微臣。”

沁儿掩唇微笑,接过燕青送来的孝敬钱,对着眼前人道:“副首领说的这是哪里话,您的身份是奴婢要仰视的存在,升职不过是弹指间的事情,娘娘开不开口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事情,奴婢就等您喜事了。”

燕青被一阵猛夸,嘴上谦虚,但那眉毛都能翘上天:“不敢当不敢当,姑姑才是娘娘的红人,微臣不过尔尔。”

“将军何须此言,不过咱们这些做下人的要先把主子吩咐的事情办好才对,你不知道方才这贱婢曾在娘娘宫中偷窃,娘娘不计较饶过她,没想到竟然敢破坏了今日的生辰宴,真是胆大。”

燕青瞬间秒懂,看着被众人压走的风琴雪舔了舔舌头:“姑姑且放心,一个贱婢罢了,不清不楚死在宫中不过是抬手间的事情。”

风琴雪很快被带进了嘉乐宫,丝竹弦音越来越清晰,浓重的檀香味儿有点呛人。

旷阔明亮的大殿出现在眼底,她刚要抬头突然有人用大力一把按住了她的脑袋,那力道,差点让人窒息。

“贱婢!竟然想直视皇上圣颜,来人,给咱家打!”老太监尖细刺耳的声音想起。

下一刻,风琴雪直接被架在了地上。

有木棍落下发出沉闷的声音,“砰砰”几下,差点没让她眼泪留下来。

“唔……”她捂着嘴,强忍着不让惨叫声发出,眼角的泪水不由自主落了下来。

今日的波折太多,几经惊吓好不容易填饱肚子,现在还要走这一遭,“苍天啊大地啊,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制裁我,而不是让我变成一个倒霉蛋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