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皇上被御膳房的宫女勾了魂

要问风琴雪什么不可以辜负,大概唯美食与美人了!

两辈子加在一起,竟然能看到如此好看的人。

肩宽腰窄,身材修长,一米八的大长腿,高挺的鼻梁,上调的凤眼,夹杂着风情万种,一举一动皆是完美。

“帅哥…”风琴雪注释着眼前的宇文渊,眼睛一眨不眨,不一小会便觉得口水分泌的厉害。

“喂,你要不先吃饭?”宇文渊蹙着眉头,只觉得眼前的一幕不禁有些出乎意料,更是搞笑的厉害。

他面上毫无波澜,只是平铺直叙。

风琴雪很快察觉自己的失态,当即满脸爆红:“我不是故意的,相必你也饿了吧,我把我刚烤好的茄子给你吃。”

风琴雪伸手把手里的烤串递了过去,刷过一层油的茄块泛着透亮的光泽。

风琴雪还发现这个世界的人并不是太会使用调料,又切碎小米椒做了一碗辣酱。

此刻,手里的烤串即便看着不是多么美观,但那散发出的诱人香味还是让宇文渊喉结一滚。

下一刻,他眉峰蹙起,看着风琴雪的眼神危险起来。

这细作果然厉害,竟然耍的这般手段!

风琴雪哪里管宇文渊如何做想,她的肚子早就等不及了,毫不犹豫张嘴咬了下去。

小米椒夹杂着蒜香,火舌舔舐过后散发的香味瞬间在口中横冲直撞,不断刺激着味蕾。

风琴雪只觉得更饿了,吃东西的速度都变快些许。

有人试毒,宇文渊这才眯着眼,从风琴雪手中抽出一根放在嘴里。

辣味与蒜香冲击着口腔,那一刻,好像脑海里有烟火绽放。

宇文渊眼底亮光一闪而过,手上动作优雅,慢条斯理将烤茄子吃下,细看之下,能看出动作比平日快了些许。

门外观望的小路子瞧着这一幕只觉得心里一沉,没有想到皇上竟然被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勾住了心神,还这般沉迷于这般劣质的食物。

这对于一个君王来说可不是个好现象,他心头惊起波澜,最终不动声色隐匿于暗处。

宇文渊捏了捏手中的竹签,眼神眯了眯,掰断扔到地上,他看着陶罐上烤着的几串熟肉,不动声色避开眼。

风琴雪这边察觉到动静,转过头来:“你怎么不吃了?要吃就自己拿别客气啊,不够还有,我可不是小气的人!”

她抹了把嘴,对手中的熟肉满心赞叹。

不愧是古代的东西,没有未来那些瘦肉精催熟剂的味道,纯天然无公害。

宇文渊脸色瞬间一沉,看着风琴雪不怒反笑:“你是蛔虫?你怎么知道朕……我想吃不想吃?”

风琴雪沉浸在美食中,根本就没听到宇文渊说了什么话。

“你叽里咕噜说什么呢?”她嘴里塞了不少东西,嘴巴不停嚼动,像个仓鼠一样。

这般无视态度宇文渊真不知道是气还是笑了。

*

嘉乐宫中,丝竹悦耳,歌舞升平。

今日是梨贵妃的生辰,皇上下令在嘉乐宫大办,也因此文武百官携带妻女前来,六宫庆贺。

当今殊宠,这世间唯有风秀乐了。

一众嫔妃十分羡慕,看着端坐高台上光鲜亮丽的梨贵妃心里酸涩的厉害,但还是要陪着笑脸道一声恭喜。

风秀乐看着旁边的空位最终是没沉住气,招手将贴身婢女叫了过来。

“你快去瞧瞧皇上出恭,怎么还不回来?”她精致的眉头不断耸立,白皙的脸庞上满是焦躁。

沁儿知道眼前的主子有多难伺候,立刻福了福身子朝外走跑去。

迎面看到走来的小路子当即脸上一喜:“路公公,皇上呢~”

小路子眉心一瘪,竟是伤心起来:“哎,皇上怕是被御膳房遇到的宫女勾走了魂,不要咱家了~”

他抛下个重磅炸弹,捏着帕子哼哼唧唧地离开。

沁儿一张脸顿时煞白,娘娘之所以能够独冠六宫,就是因为当今圣上的独宠。

若是真的传出皇上在娘娘生辰当日宠幸宫婢,娘娘就真的沦为笑柄了。

她慌乱往回走,借着嘉乐宫一众丝竹歌舞的遮掩很快将这件事汇报给风秀乐。

“你说什么?”风秀乐差点气的头冠都歪了,一张脸上怒火中烧。

一直将她带到大的陪嫁嬷嬷立刻出来,跪在她身前,接着帮她打理衣衫的动作挡住了众人的窥探:“娘娘,大臣们看着呢,莫要失了方寸,不过一个女婢,处死便是。”

她说的轻飘飘的,风秀乐瞬间笑靥如花,伸手将老嬷嬷扶起,她回握着对方的手道:“还是慧奶娘懂我心意,既然如此还望慧奶娘支个招吧。”

两个人耳语几声,风秀乐很快恢复自然,她笑着撤下奏乐的伶人,对着一众大臣笑的和蔼可亲:“感谢诸位大臣的捧场,参加妾身的生辰,一会儿还要仰仗诸位给妾身捧个场……”

*

方才蹭吃蹭喝的男人已经走了,风琴雪也不在意,“美人不在,只有唯美食不可辜负了!”

在锅里煮了点番茄蛋花汤,刚喝了一口,就听到略显稚气的抱怨声,抑扬顿挫,还带着点撒娇委屈。

“我好饿啊~为什么你吃饱了却不喂我~我好伤心~好难过~”

眼前空无一物,却凭空出现声音,风琴雪陷入了莫大的恐慌。

吓得手里的碗就一哆嗦掉进了锅里,“……”纯纯手误。

声音哭的更凶了:“我好饿~我好饿~你还不理我……”

风琴雪终是没沉住气,张嘴差点没哭出来,强装镇定。

“我又不是你,我怎么知道你饿啊~你到底是何方妖孽,还不快快现身!”

那个声音愣了一瞬,有了片刻安静,下一刻,巨大的哭声差点把她脑袋吵炸。

“哇……你个坏女人,又怂又笨,明明你吃饭之前还在梦里看到我。”

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风琴雪浑身僵硬,之前梦里不就是那条通体雪白的大虫吗?

想到那只虫子的体格,她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神情,心里有两行清泪划过:“我求求你,别吃我~”

白蠡冷哼一声:“我可是伟大的吞金系统,你又不是金子,看不上看不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