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从容不迫

那是一个绣花荷包,那男子还将荷包打开,将里面的金锭子倒出来在手上看了看。

“姑娘放心,属下必不会辜负娘娘嘱托。”

那男子掂着手中的金子,脸上挂着止不住的笑意说,那眼中的贪婪都快要化作实物钻出来。

与他交易的那名女子十分嫌弃的撇了他一眼,不过并未让他察觉。

等到他们走了之后,风琴雪才走了出来。

看来莫娘的死没这么简单。

风琴雪和小茹也不再闲逛了,直接转身去找了御林军统领。

按理说这是副统领负责的,应该去找燕青才对,但风琴雪知道燕青跟风秀乐身边的丫鬟有勾结,就算她去说了,也不会改变什么,反而会暴露自己。

不过,她打听过了,这个御林军统领似乎是个公正的人,由皇上亲自任命的,还是某世家公子。

于是她们直接就找到了御林军休息的地方,找到了御林军统领。

“卑职不知风美人来访,有失远迎,不知有何贵干?”统领从房间中走出来,向风琴雪抱拳弯腰行礼,恭敬的说。

他没有因为风琴雪的位分不高,而在行礼上有丝毫的怠慢。

不过,风琴雪不懂这里的礼仪,她只是感觉到了此人与其他人不同,让她感觉到了尊重。

“也没什么,只是发现了一件御林军士兵收受贿赂的事情,话说御林军可以收贿赂吗?”

风琴雪故作轻松的说。

统领一听,板起了脸,将眉头狠狠皱起,满脸都是对这件事情的厌恶。

“不知美人说的是谁?若是卑职调查确凿,必不会轻饶了他。”

风琴雪回忆了一下,说:“我不知他叫什么,只是有一名宫女给了他一个绣花荷包,一看就是女子所用,里面有几颗金锭子。”

“多谢美人,卑职一定会严查。”

统领再次抱拳行礼。

风琴雪的小报告已经打完了,是时候该走了。

不过在走之前,她还是提醒了一句。

“大人,副统领最近在查莫娘的案子,可千万不要因这收受贿赂而冤枉了无辜的人啊。”

这个无辜的人自然就是说风琴雪自己。

“美人放心,卑职一定秉公执法。”

风琴雪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统领立刻让人去搜查,不论是谁的床铺,衣服还是身上,全部都搜。

燕青回来的时候,统领已经搜查了一多半了,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不过统领在看到他的时候,直接让他归队,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

燕青也只能乖乖听话,别看他是副统领,在这御林军中他不敢不听统领的。

站成小队的士兵中有一个人下意识的摸向了自己的腰间,统领自始至终都没说在搜查什么东西,可是他就是心虚。

统领一直站在一旁观察他们的反应。

这是燕青负责的小队,本来统领想着一个小队一个小队查太过繁琐,不过风琴雪的最后一句话让他有了想法,于是搜完自己带的队伍以后,直接就搜了燕青所带的队伍。

果不其然,让他有了发现。

他走到那名士兵面前,士兵垂着头,根本不敢抬头去看统领的眼睛。

“你可有拿什么不该拿的东西?”统领盯着他的发顶沉声问。

只是这一句话,让士兵心中咯噔一下。

燕青看到了,连忙来打圆场,笑嘻嘻的说。

“统领,他是最老实的了,怎么会去拿不该拿的呢?”

听到燕青的话,那名士兵忙不迭的点头,如小鸡啄米一般。

“燕副统领,本统领是在问他。”

统领颇有威胁性的声音说。

燕青顿时闭上嘴巴,不敢过多言语。

“既然你不想说,那就搜吧。”

统领直接后退几步。

有人直接上来按住了想要挣扎的那名士兵。

虽然他被按住了,可还是不断挣扎扭动着身体,想要为自己辩驳一些什么。

“统领,我真的没有拿什么东西…”

话音刚落,一个东西应声坠地。

一个绣花荷包。

统领看着那个荷包,脸色阴沉下来。

那名士兵慌了,直接下跪,他周围的人也不再按着他了。

“统领,我可以解释的…”

那名士兵只想着此刻活下来,于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燕青看到从他身上掉落的荷包皱紧了眉头,可并没有为他说什么好话。

自从这个统领上任以后,就定下了一个规矩,不许收受宫中贿赂,一旦发现,宫规处置。

燕青自己虽然也呈了贵妃的赏赐,不过他做得隐蔽,只有他这个小队的人知道,把统领瞒得很好,因为他自己就这样干,所以他小队里的人都不管。

可他没想到会出这样一个蠢货,居然会被统领发现。

统领捡起了地上的荷包,当着众人的面打开,将里面的金锭子倒了出来。

“本统领记得你在这宫中并没有任何亲戚吧,就算有,也不可能一下子给你这么多的金锭子,除非她是妃子,而且你也没有这么富的亲戚。”

统领每说一句,那名士兵的脸色就白上一分。

“你若是说实话的话,本统领倒是可以从轻发落。”

统领忽然改变了语气,诱导着他。

那士兵一听可以从轻发落,自然是不停的点头。

“这是谁给你的?”统领掂掂手中金锭子的份量说。

“是贵妃娘娘身边的宫女。”那名士兵慌忙说着。

燕青站在一旁听着,脸色沉重起来。

那名士兵自然是要在此刻保住自己,他帮贵妃害人,可贵妃可不会在这种的情况下来救他一命,所以他选择自救。

贵妃的位分再高,在御林军中也是说不上话的,毕竟御林军是直接听命于宇文渊的。

统领挥了挥手,让人将收荷包的士兵押了下去。

而后,统领看着手中的金锭子领着一小队人马出了门。

就算贿赂的人是贵妃身边的人,统领也绝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

这就是宇文渊安心将御林军交给他的原因。

而燕青看事情不对,赶紧抄小路跑去给风秀乐通风报信去了。

不过,他没有直接进去找贵妃,而是让风秀乐的宫女将话带给了沁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