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担忧的眼神

“怎么样?怎么样?”风琴雪眨巴着闪亮的眼睛期待的问。

虽然她对自己的厨艺很有信心,不过若是夏知夸赞的话,她想她一定会更加高兴的。

果然,夏知看着她,很认真的点头说:“很好吃,比我在任何地方吃过的都好吃。”

风琴雪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多吃一点。”

风琴雪的心中充满了幸福感,被帅哥夸奖的感觉真不错。

之后,风琴雪和夏知渐渐熟悉,两人便成了朋友。

几日后,梨贵妃设赏花宴,邀请了宫中不少妃嫔去。

风琴雪拿到请帖的时候,还诧异了许久。

这个梨贵妃不就是那日在夜宴上要杀她的二姐嘛,怎么突然会给她送请帖来呢?

“主子,这…”小茹看着手中的请帖,宛如是烫手山药。

不光是风琴雪没有忘记,就连小茹也忘不了那天她们差点就被贵妃给害死了。

风琴雪接过请帖细细一看,摔在了桌子上。

既然她这个二姐相邀了,她若是不去的话,岂不是又给了她一个发难的时机。

“要不…我们还是不去了吧,总觉得没什么好事。”小茹后怕的说。

“怎么能不去,她既然发了这个请帖,就料定我们不敢不去。”风琴雪皱着眉看着桌子上的帖子说。

好歹她宫斗剧也看了不少,既然第一集的时候她都没有下线,那么她之后也不可能下线。

既然风琴雪决定了要参加,小茹也一定卯足了劲要给她妆扮一番。

不过被她给拒绝了,风琴雪觉得还是朴素些好,毕竟不是她的主场,若是艳丽了,抢了风头,她这位“好姐姐”恐怕不会轻易放过她。

还是低调些好。

小茹听她的话,只给她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插了一根白玉簪子,略施粉黛,着一身月白色宫裙,要多朴素,有多朴素。

风琴雪想着这样总不会再有人注意到她了吧。

只是,她没有想到,她的容颜本就是引人注意的。

踏进赏花宴的那一刻,不少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了。

像明星一样被曝光在聚光灯下的注视令风琴雪不安了一瞬,然后迅速恢复正常。

小茹扶着她缓缓在最外侧坐下。

这赏花宴也是按照妃位高低来坐的,不同的妃位都有来的,像风琴雪这三年来还在美人位置上的,自然遭受了不少人的嘲笑。

不仅是妃嫔来了不少,就连大臣以及臣妻也有被邀请来的。

风琴雪粗略的扫了一眼,就连夏知也在其中。

夏知在风琴雪进来以后,视线就一直都在她的身上。

风琴雪看过来的时候,他朝她笑了一下示意打招呼,而后才转过头,好似刚才一直盯着人想让她注意过来的人不是他一般。

风琴雪在这里看见了一个熟人,心放了一半,之前虽说是有豪言壮语,但对方是贵妃,她们阶品就差了不少,若是真的发难,她相信在场的人绝不会帮她。

她在那次夜宴上就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

“皇上驾到。”

就在风琴雪神游的时候,一声高亢的公鸭嗓将她的神识唤了回来。

众人慌忙下跪。

“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

风琴雪跪在地上想,这几日她听小茹说了许多关于皇上和贵妃的事,说皇上最宠爱贵妃,如今看来,所言非虚。

“平身吧。”

“谢皇上。”

众人起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风琴雪谨记那日在夜宴上吃的亏,自然是不敢直视皇上容颜的,万一被发现在打一顿,她的屁屁可承受不了。

所以还是不看了吧。

风琴雪认真的低着头。

坐在主位上的梨贵妃看着宇文渊笑了一下,说:“感谢诸位来参加本宫的赏花宴,本宫想着皇上送臣妾的牡丹花开了,这株牡丹被誉为花中之最,臣妾若是独独一人观赏未免太过无聊,倒不如众乐乐,让大家一同欣赏。”

“谢贵妃娘娘,谢皇上。”

贵妃说完,众人紧接着道谢。

梨贵妃笑意盈盈,满是温和。

不过不知为何风琴雪从中听出来一丝炫耀之意。

宇文渊慵懒的坐在椅子上,听着贵妃说话,没有吭声。

眼睛却扫视过底下的每一个人。

这些人里有不少都是与贵妃交好的,宇文渊将他们一一记在心中。

忽然,他看见了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

这不是那个宫女吗?她怎么这副打扮?坐的还是妃嫔位,难不成她是自己的某位妃子?为何自己从来没有印象。

宇文渊头一次怀疑起自己的记忆力来。

风秀乐看到宇文渊的注意力在底下某个人身上时,手不自觉的攥成了拳头,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掌心中。

不过,她面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说:“既然是赏花宴,大家便不必拘束,随意一些。”

众人道谢称是,不过谁也没敢随意,毕竟皇上在这里。

夏知不停的瞄向风琴雪,而她的注意力被上来的花型甜点所吸引。

因为是赏花宴,所以上的甜点不少都是与花有关的。

风琴雪觉得这不是赏花宴,倒像是吃花宴。

她捻起一个尝了尝,叹了口气。

太甜了,还不如自己做的好吃。

风琴雪趁人不注意,偷偷给小茹塞了一个。

夏知看到了,无奈的笑了笑,眼神里满是对风琴雪的宠溺。

风琴雪心虚的朝四周看了看,正好与夏知的视线对视,一看他的笑就明白刚才都被他看到了,于是不好意思的笑笑。

风秀乐和宇文渊自然是注意到了这边的眉来眼去。

风秀乐想这不就是一个好时机嘛。

“咳咳,看来今日这宴上似乎是有夏太医中意的人啊。”风秀乐意有所指的说。

夏知听到自己被点名,便站了起来说:“贵妃娘娘说笑了,今日宴会上有不少有夫之妇,又怎么会有臣的中意之人呢?”

宇文渊看着站起来的夏知,而后又看到了风琴雪那充满担忧的眼神,顿时心中有些不爽,若是自己的妃子的话,又怎么可以去看别的男人呢。

风秀乐看向风琴雪的方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