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心照不宣

他在这宫里这么多年,这种事情看得也不少。

他看着风琴雪那艳丽的容貌,想必那嬷嬷是因为嫉妒她所以才故意这样的。

“你们想吃什么?我可以给你们做,虽然我会的并不多。”小厨师问。

风琴雪诧异的看着小厨师,这是想放过她们了?

小茹赶紧将风琴雪拉到小厨师面前说:“她可厉害了,会做好多菜呢。”

小厨师顿时眼睛亮亮的看着风琴雪。

风琴雪被他眼睛里期待的光芒给闪到了,连忙看向小茹,谁知她的眼睛里也散发着这种光芒。

风琴雪无奈,只好摊摊手说:“好吧,今天做叫花鸡。”

“叫花鸡?这不是叫花子才做的吗?”小茹疑惑的说,在她还没有入宫的时候,就听过这叫花鸡,是乞丐为了能尽快吃到熟鸡,所以将整只鸡包在泥土里放进火堆中烤出来的。

而小厨师显然还不知道什么是叫花鸡,正露出一副疑惑的神情。

“它不是只有叫花子才做的,我做的跟叫花子的可不一样,只不过叫一个名字而已。”风琴雪敲了敲小茹的额头解释。

“哦。”小茹委屈的捂住自己的额头。

“快做吧。”小厨师期待的说。

做叫花鸡需要一只鸡,还有各种辅料,小菜,荷叶和黄泥巴。

除了黄泥巴,小厨师都能在御膳房里找出来。

于是,风琴雪决定先让小厨师帮忙把鸡腌上,然后把小菜装进鸡的肚子里,自己出去找点黄泥。

“好。”小厨师兴奋的答应了。

风琴雪拉着小茹就出去找黄泥去了,生怕小厨师反应过来。

等小厨师将鸡准备好,这叫花鸡也就完成一半多了,最后只要她收尾就可以了。

风琴雪跟小茹转了一圈都没发现哪里有什么黄泥,眼看着小厨师就快要弄好了。

风琴雪不想突然更换菜品,说要做叫花鸡,今天就必须将这个叫花鸡做了。

她走到御膳房的后墙根处,喊了声白蠡。

白蠡沉寂了好几日后,被风琴雪呼喊,才缓缓扭动着白色的身体出现在她的神识里。

“怎么了?”白蠡扭动着身子问。

“我需要做叫花鸡的黄泥巴,变一点出来。”风琴雪急切的说。

“哦。”

白蠡回答一声后,身子又扭动一下,风琴雪面前就出现了一堆黄土,白蠡也再次消失在她神识里。

风琴雪赶紧用拿着的陶罐将黄土装进去。

进去后,小厨师果然已经将鸡都准备好了。

风琴雪赶紧将黄土加水拌成黄泥,然后先用荷叶将鸡包住,再用泥巴糊上去。

火早就已经烧好了,将这鸡扔进去烧就可以了。

“这也不简单啊。”小茹看着火光中的泥巴说。

“咱们吃的当然不是叫花子那一种了,他们是肚子饿,为了赶紧填饱肚子而已。”风琴雪解释。

三人在闲聊中,得知这个小厨师是自小就进了宫的,一直都在御膳房里学工,前几年练习刀工,这几年才慢慢有了一个自己的小灶台。

也是不易啊。

叫花鸡好了,风琴雪连忙将火灭了,然后用棍子将叫花鸡扒拉出来,敲碎外面的这一层泥巴,顿时,一股夹杂着荷叶香气的香味扑面而来。

“好香啊。”小茹动了动鼻子使劲闻了闻说。

风琴雪闻着这香味,口水都差点留出来。

本来就饿的肚子,此时被完全勾起了馋虫,正“咕咕”作响呢。

风琴雪迫不及待的打开,顾不得热,先掰下一个鸡腿递给小厨师,感谢他不告发她们,反而还让她们做东西吃。

小厨师也不客气,直接就接过来了,本来不饿的他,闻到这股香味以后,顿时胃口大开。

第二个鸡腿在小茹眼巴巴看着的情况下到了她的面前。

小茹本想推辞,可实在拒绝不了眼前的鸡腿,在风琴雪威胁的眼神下,她终于接过了鸡腿。

风琴雪这才给自己掰下一个鸡翅来仔细品尝。

真是太棒了,腌制入味的鸡,还有肚子里的小菜都给这鸡赋予了独特的味道。

小厨师也是吃了以后,眼睛一亮。

小茹也是丝毫不顾及形象吃了起来。

“谢谢你,你厨艺真好。”小厨师真诚的说。

风琴雪还没说话,小茹就憨憨一笑说:“没关系,她做饭可好吃了,下次再给你做,”

小厨师重重点头。

三人的情谊就这样种下了。

之后,由于风琴雪她们经常过来找小厨师,顺便做些吃食,三人的关系就越来越好。

有时候,小厨师还会心照不宣的给她们留一些吃食,还有食材。

禁足总有结束的一天,这天早上,风琴雪被小茹早早的叫醒。

风琴雪揉着惺忪的眼睛,不满的说:“这么早,叫我起来干嘛呀。”

小茹忙活着给她净面,擦脸,然后上妆。

一边弄还一边说:“你忘记太后罚你什么了,不就是因为你请安不及时,太后才罚的你吗?这刚解禁,你不得去太后面前表现表现吗?”

风琴雪一想,也是,虽然禁足的日子里有小茹和那个小厨师陪着还挺舒服,但并不能长久。

于是,她顺从小茹的安排,着装好之后,由小茹拉着往太后的寝宫去。

这次她可是赶了一个大早,其他宫的宫妃们还没来呢。

太后也将将收拾好了自己,然后就听宫女来报。

“太后娘娘,紫菱苑的那位来向您请安。”

“呦,今日倒是挺早的。”太后嗤笑了一声后走出去。

风琴雪和小茹等在大殿上,见太后娘娘被身边宫女搀扶着走出来。

她们便连面都不敢看,直接跪下行礼。

“臣妾给太后娘娘请安,祝太后娘娘千岁金安。”风琴雪垂着头恭敬的说。

她在那个皇帝那里可是吃到苦头了,所以这次再好奇也不敢直接抬头看太后。

“起来吧,既然请了安就下去吧。”太后娘娘淡淡的说。

风琴雪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太后娘娘将她留下来,万幸的是不用。

于是她们再次行礼之后,方才退下。

她们走了之后,风秀乐就带着人来请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