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输的,没饭吃,

那几个人听到之后不屑的笑了笑,

“切,你们的队长是个人,他并不是神,”

“大家伙好歹都是百战老兵,那杀小鬼子和狗汉奸的功绩,可不是你们一两句话就能抹杀的。”

“他们几个人在昨天相遇之后,也是相互切磋了一下,个人格斗水平都非常的高,”

“全都是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强者,”

“全国的部队里挑选出来的尖子,个顶个的身怀绝技,”

“大家联合起来居然被别人认为打不过一个人?”

这简直就是对大家的耻辱。

几个人对望了一下眼神,

徐兵第一个就冲了过去,

十多年的少林功夫,让他在和小鬼子拼刺刀的时候非常自信,

看到徐兵冲了过来,萧晨大吼一声,来得好,

然后他提起铁拳,

对着徐兵的拳头就冲了过去,

硬碰硬,

碰,

徐兵甩了甩发麻的拳头,

这时候王大胖欺身上来,“既然你想对拳,那就让你看看硬气功的威力。”

王大胖的一拳打来,

萧晨再一次提起铁拳,

硬碰硬,

碰,

王大胖脸色一变,整个手臂都麻了。

剩下的庞博和廖忘一看,暗道一声不好,

那两个精通武术的人,加起来都没占了便宜,

更何况他们两个,一个人会轻功,一个人用枪,

这……

他们的近战功夫,

就在两个人还在愣神的瞬间,

就看到萧晨一个健步对着两个人冲了过去,

一拳,一脚,

一拳打在庞博的肚子上,后者顿时就捂着肚子,脸色惨白,冷汗直接就流了下来,

一脚直接揣在廖忘的脖子上,

廖忘整个人像断了线的风筝直接倒在地上,

萧晨得势之后不饶人,上去一个肘击,打在徐兵鼻子上,鲜血直流……

一个膝撞让王大胖直接捂着裤裆,

“哎呦我操,班长,你这是想让我断子绝孙啊……”

一个照面,短短几秒钟,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四个人,

都直接被萧晨打的丧失了战斗力。

“服了没?”

“服了服了,一辈子都服了!”

“刚才让你们出来,你们不出来,这回午饭没了,赶紧滚,晚上之前能到了2号地点,就留下,否则,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谢谢班长,我们这就走,哈哈哈哈!”

四个熊兵相互搀扶着走了,

他们很开心,

虽然被萧晨胖揍一顿,

这也让他们知道了和独立团炊事班特种作战大队真正的差距。

更可况,

教官没有提出他们抗命的问题,仅仅是让他们赶快滚蛋,

特种作战大队的运兵车已经给他们带到了三分之二的路程,

之后的路他们就是爬,也比后边的人有无穷无尽的优势。

想通了这里之后,

几个人脸上眉飞色舞,完全就不觉得饿,嘻嘻哈哈的相互搀扶着走了……

“出来吧?难道让我们去请吗?”

萧晨再一次说道。

“啥?里边还有人?”

“不是啊,已经出来两波人了,不能再有了吧!”

就在大家疑问的时候,

一辆车里走出来两个女孩儿。

林清婉揉了揉发酸的双腿,

苏怡则是赶快招呼二蛋给她找个隐蔽点的地方,

女孩子当兵果然有很多不便,尤其是想方便的时候。

“嘿嘿,苏怡,你尝尝这个罐头,这个鱼罐头特别好吃!”

二蛋化身终极舔狗,一直陪伴在苏怡旁边,

萧晨笑嘻嘻的掏出一把巧克力。

“巧克力?”小丫头撅着的嘴唇直接就露出笑容,

“你居然认识巧克力?”

“怎么,你瞧不起人?”小丫头一把把巧克力抢了过去,

笑呵呵的跑到一边。

“甜吗?”

“嗯嗯!”

林清婉非常满意,小丫头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好看的大眼睛里波光流转,眼瞳里全是萧晨的影子!

恋爱之后,果然不一样,

尤其是男朋友还是萧晨这样战斗力爆棚,安全感满满的特战队员!

终于不说他萧晨像个小痞子了,

看着萧晨吃着缓慢的吃着压缩饼干,林清婉贴心的递过来一杯温水。

“还真有那么一丢丢贤妻良母的样子了,好好表现,你嫁入萧家成为萧家大妇指日可待。”

林清婉听到萧晨的前半句话的时候,精致的鹅蛋脸上布满红晕,

本来还小小的害羞了一下子,当她听到萧晨后边句话的时候,整个人就好像炸了毛的母狮子,

“你说什么?你居然还想娶小老婆?你,你死了这个心吧!”

“人家,人家才不会嫁给你这种用情不专的男人!”

然后小丫头生气的钻进车子,

萧晨笑呵呵的从后边也跟了进去……

一路上大家伙有说有笑,

因为独立团炊事班特种部队目前只有十二名成员,

所以无论是谁,都必须坐在司机的位置上。

而和其他人不同的是,

萧晨的副驾驶做了林清婉,

二蛋的副驾驶做了苏怡。

剩下的十个熊兵面面相斥,

纷纷羡慕起二蛋来。

惹得萧晨一些不悦,

“怎么?老子的媳妇难道拿不出手吗?你们一个个都什么眼神?”

当萧晨拉着林清婉白嫩的小手上了车之后,

大家伙才嘀嘀咕咕地说道:“还是二蛋的媳妇好啊,身体圆润,身板结实,一看就能扛能挑,二蛋说她出生在农村,一般农村这样的姑娘,家务活一把抓,挑水洗衣做饭无所不通,”

“这样的姑娘,一定不嫌弃家里穷,爷们不在家的时候独当一面更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瞧瞧班长找的那个城里丫头?”

“看起来瘦了吧唧的,一会撅着嘴,一会使个小性子,臭毛病是真多,人是真的娇气,”

“城里长大的丫头就是不一样,听说父亲还是大学教授,从小出生在书香门第,估计除了读书有一手之外,其他的都不行吧?”

“她,会做饭啊?会洗衣服嘛?会下地干活吗?老爷们不在家的时候,能把一个家打理好嘛?”

这一切的一切,萧晨肯定是不知道的,

这群熊兵才不会冒着被踹的风险把这些话说给萧晨听。

不过却挡不住萧晨对这小丫头的热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