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女人真麻烦

坐在门口的井上真猪一看情况不对,

悄悄的跪在地上,像狗一样企图爬着离开,

去他妈的武士道精神,活着才是硬道理,

现在又有大汉奸田老板吸引火力,

井上真猪觉得那两个穿着像德锅佬特种作战服的男人,一定是他惹不起的,

他才不相信这里隔音效果好这样的屁话,

浮云酒楼一楼和二楼是对外营业,三楼属于私人空间,

敌人救人都明目张胆的看到三楼,

井上真猪就是用屁股想都知道,

一楼和二楼的人完了,

不会有人来救他们。

想自救,只能偷偷爬出去,

然而,他想多了,

当他像狗一样趴到窗户上,准备站起来,爬窗户跑出去的时候,

推开窗户一看。

一个穿着“绿色魔鬼”特种作战服的男人出现在他面前。

“小鬼子,欢迎来到地狱!”

二蛋摘掉头上的防毒面具,

露出一张普众脸,

看起来人畜无害,

一副老实人模样,

然而,对方却双眼血红,脸色狰狞,

当那句话“欢迎来到地狱”说出来的时候,

井上真猪就知道,

他完了。

所以,他必须用最后的手段来保命了。

井上真猪直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我滴,可以给你钱,”

“我滴,有很多很多钱!”

“那你说,钱在哪里?”二蛋一听到钱,狰狞的角色好了很多。

“就在安边县城宪兵队司令部,办公室里有个地下室,里边……”

井上真猪的话还没说完,

二蛋的军刺已经插进他胸膛。

小鬼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什么,为什么告诉了对方他藏钱的地址,对方依然要杀了他。

“你,你不讲武德!”井上真猪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的胸口不停的流血,他越来越冷,越来越冷!

“我从来没说过,你说出了地址,我不杀你!”

二蛋说着再一次翻了下手里的军刺,

小鬼子的内脏,彻底被弄得稀巴烂。

直到死亡,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要杀了他,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难道不香吗?

殊不知,以二蛋的身手,小鬼子只需要告知地址,就够了!

特种作战队员,在拉锯战中和陆军打起来可能占不到一丁点儿便宜,

但凡把他们变成一个小分队,

或者单纯的一个人,两个人,

那他们所产生的破坏力,将超乎想象。

而此时此刻,大华战场上,小鬼子还没有应对特种作战的专业人才。

“你,你,你……”田老板看到在他心目中,保他平安的安边县城宪兵队队长井上真猪,居然连跪在地上祈求都没有获得活命的机会,

这两个人可是来他这里救人的,

田老板觉得自己这一次踢到了铁板上,

“没错,我也是来杀你的……”

萧晨的声音响起,

那熟悉的痞声,不正是林清婉苦苦等待多时的嘛?

这一刻,小丫头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害怕,三个丫头,靠在一起,嚎嚎大哭。

“女人真麻烦,”这是萧晨的第一个想法,

“这个狗汉奸居然敢欺负老子的女人,简直不可饶恕!”

“你,刚刚欺负她了?”

萧晨摘掉头上的防毒面具,露出痞帅的脸庞。

“小兄弟,不,好汉,你看我向能欺负她的人吗?这个小丫头,不这个姑奶奶直接把我耳朵咬下来了,我,我什么都没有啊!”田老板直接跪在了地上,

“好汉,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妻儿老小,你就把我放个屁给放了,绕了我吧!”

田老板此时此刻全然不顾尊严,他跪在地上使劲的磕头,

Duang,Duang,Duang,声音非常大,

看出来他在虔诚的忏悔!

“你哪只手打她了?”

萧晨看下林清婉白嫩的脸蛋上有一个红色的大手印,肿的老高,

面部表情变得非常不悦。

“左,左边的手,不过,我可以赔偿……”

“哦?赔多少?”萧晨脸色变得柔和了些。

“100银元……”

“你的命就值100块大洋?”萧晨已经举起了手上的三菱军刺。

“不不不,好汉息怒,好汉息怒,就在这个房间,有一个保险柜。钥匙在……”

“很好,你自己打开!”

“不不不,好汉只要保证我的人身安全,我,啊……”

狗汉奸的左手掌上瞬间就被军刺刺穿……

“再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你一定要抓住。”

“好的好的,我去开,我去开……”

汉奸们虽然欺负老百姓有一套,但是在八路军面前,那简直比孙子还软弱。

田老板忍受着左手掌的疼痛,打开保险柜,

萧晨给了二蛋一个眼神,示意让开一段距离,并且随时准备出手……

就看田老板缓缓打开保险箱,

然后突然一转身,

“啪,啊……”

田老板右手上也被插上了一把飞刀,

他从保险柜里拿出来的枪,应声而落……

“这是给你上的另一课,无论是鬼子还是汉奸,不要留给他们机会,很多人,都死在话多!”

二蛋的飞刀插在了田老板的右手上,

萧晨的飞刀,正中眉心!

安边县城的大汉奸,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苏怡,你没事吧!”二蛋赶快走过去,一下子割断苏怡手上的绳子!

“二蛋哥,人家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苏怡整个人一头扎在二蛋的怀里,哇哇大哭。

萧晨微笑着摇了摇头,心说二蛋这个傻屌,趁着机会不占点便宜吗?

跟哥好好学学,先给你打个样,

萧晨努力摆了一个自以为非常帅气的pose,

然后用更快的手法割断了绑在林清婉身上的绳子,

萧晨张开手臂,就等着小丫头如乳燕一样入怀,

谁曾想

“啪……”

“???你干嘛打我?”

“你,无耻,”

“???”

“萧晨,人家是看错你了,”林清婉好看的大眼睛里噙满泪水,她声音颤颤的说到:“你居然为了钱,放过了欺负我的汉奸……”

“????”

“我,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了……”

林清婉用手背抹着眼泪,站起身,扭着小腰肢就跑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