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这里,老子的便衣队说了算

从安边县城城门口进来,

萧晨的粪车队直接插进了不远处的胡同。

这臭气熏天的味道,直接就让无数行人避让,

哪怕是二狗子便衣队,看到这粪车队也是捂着鼻子叫嚣:“快点滚,臭气熏天的真他娘晦气,不知道老子一会儿还要去城西出席田老板的婚礼?”

萧晨一行直接就被赶去小路。

“兄弟们,计划有变,今天有个二鬼子结婚,这二鬼子是浮云酒楼的老板,他的好友是安边县城宪兵队队长,所以,这个田老板在安边县很混的开!”

“今天一定会有很多小鬼子和二鬼子去捧场,”

“咱们就去假扮便衣队,去给军火库的小鬼子订酒席,”

“二蛋,你和石头去买泻药,越多越好,最好吃死这群小鬼子!我带着兄弟们先去浮云酒楼,”

“咱们两个小时之后,鬼子军火库门口,外边500米处集合!”

“好嘞班长!”

“其他兄弟们赶快换装!”

萧晨说话的同时,兄弟们赶快从大粪桶底下的暗格子里拿出便衣队的衣服!

“兄弟们,快点换衣服!”

十分钟后,

由十个便衣队组成的二狗子天团就从那个非常隐蔽的胡同走了出来,

“班……”

啪,萧晨一脚丫子揣在石头屁股上,

“我允许你重新组织语言!”

“队长!”

“说!”

“没事,”

“没事你他娘的叫我干甚?”

萧晨把身上的黑色衣服敞开,露出腰间别着的王八盒子,

来到大街上,揪着一个卖菜小贩的衣领子就要问。

“长官,我是良民呐,我是良民!”

“良民你奶奶个球,老子问你啥你知道不?”

卖菜的小商贩摇摇头。

“老子要问,城西的浮云酒楼怎么走!”

“嗨,长官您要是问这个,那您可问对人了!”

“小子种的大白菜,有好多都送到那里了!”

“废话少说,你告诉老子怎么走……”

便衣队打扮的萧晨和另外九个炊事兵,一人拿着一串糖葫芦,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在大街上晃晃悠悠,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就是二狗子!

临街的小商贩们,纷纷躲避,

生怕一个不小心,惹得一身骚。

就这样,萧晨的队伍大摇大摆的来到浮云酒楼。

刚到门口,就看几个皇协军在那边站岗。

“站住,干什么去?”

萧晨脖子一歪,痞笑着看着对方:“老子他娘的干什么去,用得着告诉你吗?”

“也不看看爷是谁的人?”

自古鬼子的皇协军和便衣队的人就不对付,

虽然一个个都想把对方的人活活掐死,

可是见了面也都是客客气气,

美其名曰为大冬亚共荣添砖加瓦,

说白了这两波狗汉奸还不就是因为害怕小鬼子的淫威!

毕竟都是为小鬼子效力!

狐假虎威罢了!

萧晨早就他娘的看这群人不爽了,今天好容易逮到了机会cosplay了一把小鬼子便衣队,

自然不会给对面的皇协军一丁点儿面子,

老子就是看你不爽,你又能咋滴?

反正是给安边县城的鬼子便衣队上眼药,

至于以后安边县城的皇协军和鬼子便衣队关系好不好,关他萧晨什么鸟事?

看到萧晨这么嚣张的露出腰间的王八盒子,

他身后的便衣队员纷纷敞开衣襟,好嘛,每个人都是左右各垮两把王八盒子,

皇协军这边,不管是人数还是武器,一下子就落了下成。

本来想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让这群便衣队的杂碎看一看,这个安边县城,皇军以下究竟谁说了算,

可是突然发现,萧晨这边的人更多一些,

皇协军这边直接不说话了,

就让你今天叫的欢,等过几天老子这边人多了,非得让你们这群狗跪下来喊爷爷!

看到门口站岗的皇协军怂了,萧晨还狠嚣张的来到对方小头目旁边,大拇指向下竖了竖,“以后你们记住了,安边县城,皇军以下,我们便衣队说了算!”

然后就在两个皇协军仇恨的目光中,大摇大摆的进了浮云酒楼。

“掌柜的在哪里,赶快他娘的过来。”

萧晨一只脚蹬在大厅的一张长板凳上,王八盒子在桌子上一拍,非常嚣张。

“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难道不知道我们东家可是井上太君的好朋友?”

浮云酒楼的掌柜的四五十岁年纪,胖乎乎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个好脾气!

“哦?原来贵东家居然是井上太君的好朋友,失敬失敬!”

萧晨扮演的便衣队马上把脚从长椅上放了下去,使劲擦了擦长椅,然后双手抱拳,露出谄媚的笑容。

“哼,你们今天来,可是来参加我们东家的纳妾典礼的?”

“我们东家纳妾都是在晚上,你们来的有点早了吧?”

听到浮云酒楼老板的话之后,萧晨马上回应到

“在下甘李良,是渡边太君吩咐下来,来给田老板贺喜的!”

“渡边太君久仰田老板大名,总想结交一番,只不过太君现在带着一个小队镇守城西军火库!”

萧晨一番话说的是明明白白,虽然他纯粹就是瞎几把说,但是浮云酒楼的掌柜的听明白了啊!

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个渡边太君是何许人也,可是小鬼子有一个小队的人镇守城西军火库他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这年月汉奸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但凡涉及到太君的事情,那必须当做头等大事来对待。

“这位干……”

“甘李良!”

“甘兄弟的名字有点绕口啊,这位甘兄弟,渡边太君说想结识我们田老板,却因为军务在身不方便过来?”浮云酒楼掌柜的第一时间切中要害。

“对的,这是渡边太君的贺礼!”

萧晨一挥手,一个小箱子被端了上来,打开一看,里边满满的银元。

少说也有大洋上千,只不过这箱子的味道嘛,闻着有点让人觉得重口味些!

好似那臭豆腐的味道,兴许这是那个渡边太君的特殊癖好吧?

“渡边太君严重了,田老板也是对渡边太君仰慕已久,这样,渡边太君的贺礼我替老板收下了,虽然渡边太君不便前来,但是老板的酒席我们还是要送过去的!”

“来人,安排好十桌上好的席面,打包好,给渡边太君的城西军火库守军送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