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一团蘑菇云

十一个皇协军被扒光了衣服捆成一排,跪在地上,

一个小鬼子被勒着脖子挂在了赵庄炮楼上,

上头用樱花语歪歪扭扭的写着:“血债血偿!”

另一个小鬼子更是被剁成了肉泥,惨不忍睹,

十一个面黄肌瘦的炊事兵,围坐在小鬼子炮楼里的餐桌上,看着那满桌子的美味佳肴,抱着酒坛子嚎嚎大哭!

“一群熊兵,哭个屁,不就杀了个鬼子嘛,以后有的是机会……”

“这桌菜不吃也浪费了,这么好的饭愣是给汉奸和鬼子吃了,真他娘的糟蹋粮食,”

这是萧晨第一次杀鬼子,看到满地的鲜血和那一摊肉泥,那群小伙子吐了个稀里哗啦,自己作为他们的老大,愣是忍住了!

必须要做个表率才行,只有补充了足够的蛋白质和脂肪,才能有力气干小鬼子!

萧晨揪下一个鸡腿就啃,满嘴流油的说:“真他娘的好吃,都快点吃,一会鬼子来了,咱们不吃饱点可没有力气干架!”

萧晨的话刚说完,

二蛋擦了擦眼角的泪,“班长说得对,凭啥狗汉奸和小鬼子吃香的喝辣的,老子们挨饿受冻,老子要吃得饱饱的,回头再多杀几个鬼子给家人报仇!”

说话的同时二蛋扯下了另一个鸡腿,大口的咀嚼。

“二蛋你大爷的,鸡腿你吃了也就吃了,干嘛把整盘鸡也端走……”

萧晨不满的直嚷嚷,“你他娘的把烧鸡给老子留下……”

萧晨带着十一个炊事兵开始在鬼子的炮楼里大快朵颐!

吃饱喝足,

大家穿上了汉奸的棉衣。

“班长,这衣服真他娘的暖和,要不咱们再端几个鬼子的炮楼,把汉奸的衣服扒下来,送给没衣服穿的老乡吧?”

“瞧你这脑子,这不是给老乡找麻烦吗?快点把这些白面都搬走,你以为饿鬼能被训练成精兵嘛?”

萧晨一边骂二蛋,转过头一脚踹在了牛娃屁股上,“你他娘的顺什么白酒,把地上的那整扇排骨背走……”

就在这时,

萧晨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提示音

【叮签到赵庄炮楼成功,奖励炊事班德系特种装备全套……】

【叮,签到赵庄炮楼成功奖励mp-38冲锋枪子弹十万发……】

……

一连串的提示音让萧晨大吼,

“所有人听着,都他娘的把手上的垃圾三八大盖扔了,炮楼应该有地下室,咱们去拿好东西……”

说话的同时,萧晨撒腿就往地下室跑。

“二蛋,班长是不是傻了,这世上还有比三八大盖厉害的枪吗?”

“牛娃,我脑子也不太够用,不过我觉得班长再傻,也比咱们聪明不是?”

说话的同时,二蛋一把丢下身上的三八大盖,跟着萧晨就冲向了地下室。

满屋子的德系特种兵装备。

mp-38冲锋枪,九毫米子弹,132发载弹量!

7.92毫米5发弹仓的毛瑟98k。

7.92毫米stg44突击步枪

M-24木柄手榴弹

……

萧晨拿着那被誉为绿色魔鬼的特种作战服,严肃的对所有人说,“我不管这里的东西有多重,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在小鬼子的援兵过来之前,必须他娘的把它们全部搬走!”

“老子有恐火症,一辈子都不可能治好……”

……

“班长,门口有一辆鬼子的卡车,只不过兄弟们不会开!”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你们快点把这所有的东西都搬上卡车,二蛋,跟着老子给小鬼子做一顿好饭,来而不往非礼也,小鬼子给了咱们这么大一份礼,咱们说啥也得回礼不是?”

……

天边升起鱼肚白,

萧晨开着鬼子的卡车满载而归,

“来,班长,喝口酒润润喉咙!”

二蛋亲切的递过来一瓶打开的汾酒。

“哎我操,我可是五好公民,从来不酒驾!”

“啥?啥酒驾?”二蛋整个人都傻了,心想班长这是怎么了,整个人都奇奇怪怪的。

“嗨,你傻啊,老子的意思是,半瓶怎么够,给老子开一瓶新的!”萧晨马上反应过来,

单手开车,一手拿着汾酒,

烈酒入喉,心情顿时开朗,

想着从今以后可以痛痛快快的杀鬼子了,萧晨心潮澎湃,他忍不住放声高歌:“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腔正圆滑,歌声嘹亮,

直接唱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炊事班众人握紧了手中的钢刀,表情严肃,两行清泪从脸颊滑落,落在他们热爱的黄土地上,

为这里种上了一颗颗仇恨的种子并且在以极快的速度生根发芽……

这时候,二蛋转过头问萧晨:“班长,你不是说给小鬼子一份大礼吗?你说这小鬼子万一要不上当怎么办?”

萧晨一瞪眼:“小鬼子要有那智商?老子现在还活蹦乱跳?”

赵庄炮楼,一个小队的鬼子骑着摩托车过来了,看到门口被绑在一起,光溜溜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在地上跪成一排的伪军时,小队长脸色都变了,他走过去对着伪军就是一顿耳光:“死啦死啦滴!”

炮楼上挂着鬼子的尸体,

这还算仁至义尽的给他留了个全尸,只为了在肚皮上写上血债血偿几个樱花文,提醒剩下的鬼子,这个事没完!

下边还有一个被切成一坛肉泥的鬼子,

鬼子旁边摆着一个巨大的猪头,猪头底下压着一张白纸,白纸上更是用樱花文写到:“祝所有侵华小鬼子死于非命!”

“八嘎,八嘎呀路!”

鬼子小队长掏出菊花佩剑,对着猪头就挥了下去……

碰!巨大的声响过后,炮楼直接被炸药炸得四分五裂!

赵庄炮楼上空升起一团蘑菇云,

把跟来的十几个鬼子,直接送回了他们天照大神的怀抱!

“咋样?”萧晨开心的又喝了一大口酒,

这个时代的汾酒,味道美得很啊!

二蛋张开嘴巴,良久,说出了两个字:“服了”!

……

“石头,你他娘的剃猪肉的手艺够棒啊!”萧晨看着这一块块排骨被分割的非常整齐漂亮,满意的点点头。

“班长,俺家往上捯三辈儿都是杀猪宰羊的,就是闭着眼睛,俺都知道怎么卸!”石头在独立团好几年,都没机会露一手,今天面对整扇排骨,再一次拿出了祖传的手艺,本人非常自豪!

“嗯,不错,回头咱们有机会再抓个鬼子,就让你练练手,祖传的手艺不能丢,回头教一教大伙!”

萧晨的话刚说完,就看除了石头之外,剩下十个人都跑草坑吐去了……

“一群熊兵,不成气候,他奶奶的!”

萧晨走过去一人屁股上踹了一脚,“都他娘的滚远点,别在这气老子……”

所有人都穿上了“绿色魔鬼”的衣服,还别说,这德佬的衣服真他娘的暖和,牛皮靴里边都是羊羔绒,石头穿着它狠狠一脚踢在了真正的石头上,“嘿嘿,脚不疼!”

“石头,你他娘的快过来,回头有人问别说是老子的兵,真他娘的没出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