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不醉不归

李云龙一听魏和尚的话,眼珠子瞪得更圆了,“滚滚滚滚滚,我们三个兄弟在这喝酒,哪有你说话的份,去去去,滚一边去,老子看到你就烦!”

听了李云龙的话之后,魏和尚笑着说,“好嘞,团长,俺这就滚,滚的远远的,保证让你看不到俺!”

魏和尚说完,拿着自己的大海碗就往外走,只不过,这小子在回头的过程中,直接顺走了一瓶汾酒……

“萧老弟,女人还不是有的事,咱们喝酒,一喝酒,就开心了!”李云龙说着端起大海碗,就要和萧晨拼酒。

“老李,你他娘的也不害臊,还女人有的事,你丫三十多的人了,从大别山走出来那天,老子就没看到你说,那有的事的女人在哪里!”

萧晨直接出言讥讽,

好兄弟嘛,在酒桌上就应该相互揭短才对。

李云龙到也光棍,一点也不害臊,他一撇嘴说道:“你别看俺老李现在是光棍一条,从大别山走出来之前,咱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俊后生。”

“要不是家里穷,俺会找不到媳妇儿?”

李云龙非常不屑萧晨的言论,吹牛逼谁不会啊,更何况又是在酒桌上。

“来,郁闷的话咱们也不说了,咱哥仨志趣相投,打起小鬼子来谁也不含糊。”

“就是不知道,你俩喝酒咋样?会不会是一沾酒就醉的怂包?”

李云龙喜欢引战,废话,不引战怎么喝酒,

他李云龙实际上更喜欢喝酒,

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那才是真男人本色,

“楚某的酒量大小暂且不说,单说喝酒这方面,楚某人就从没皱过眉头!”

“哈哈哈哈,老子早就知道云龙兄是条真好汉,来,咱们先干了这一碗热热身!”

说完这句话之后,李云龙就端起自己身前的大海碗,一饮而尽!

“云龙兄,敞亮,楚某人,也干了!”楚云飞的话说完,也是端起大海碗,一饮而尽。

萧晨在旁边巴不得看热闹,可是另外两个人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难道让他当那个草包?

“不就是喝酒吗,谁怕谁!”

萧晨也是端起来,吨吨吨顿顿,

“哎我操,这酒,太特么有劲儿了吧!”

一大海碗的汾酒下去,萧晨觉得自己,还是当怂包比较好,

几乎瞬间就头昏脑胀了,他奶奶的,这年代的人都海量嘛?

萧晨觉得,这一碗下去,他舌头都他娘的直了!

“咦?萧老弟,我们这他娘的刚热身,你丫怎么就熊了?”李云龙舌头也有点歪了,他看到萧晨眼皮发沉,开始在那边看笑话。

“你还说我,你舌头不也快不会打弯了?”

萧晨白了李云龙一眼,然后使劲的摇了摇头,草,这酒后劲儿可真大啊,

不成他还有话要对李云龙说,

按照他今天私自下令杀了投降的小鬼子和汉奸这件事,

相信用不了多久,他的处分就得下来,

枪毙的话应该不至于,毕竟他萧晨也算顺应民心了,

还顺势把赵庄解放了,并且自己在这边还招了半个营的兵,

等过几天,处分真的下来,他萧晨最起码也得一撸到底,万一要把他搭配到哪个山沟沟里呢?

所以走之前,一定要把事儿先给办了。

“老李啊,有个事儿我得提前和你说一声。”

萧晨的话刚刚说完,

李云龙和楚云飞全部提起了兴趣,向萧晨看了过来。

“我毕竟私自下令杀了小鬼子的俘虏,处分是肯定的,早早晚晚的事儿,我提前就和你说了吧。”

“现在是1937年,国际形势非常严峻,别看小鬼子现在闹的欢,实际上大华太大了,他们根本吃不下,”

“蒋光头……”

“咳咳,!”作为晋绥军的楚云飞直接咳嗽了两声,

可是萧晨就当做没看到一样,他接着说:“蒋光头的政策很清楚明白,用空间换时间。”

“用不了多久,小鬼子就会因为兵力不足,而停止大举进攻,从而全国进入相持阶段!”

“那时候,严厉的封锁就来了!”

“老李,加上你今天新招的半个营,我可以让你带走一个营的新兵,当然了,武器弹药我都给你配齐了,今后,他们是熊还是嗷嗷叫着跟小鬼子拼命,都看你的本事了!”

“云飞兄,咱们虽然各为其主,但是我知道你是个爱国将领,是晋绥军里响当当的好汉,我可能会被调走,晋西北这个地方的安宁,就靠你和老李了!”

说话的同时萧晨从怀里掏出两把手枪,

这是德锅佬做出来的最新技术,毛瑟98k,

萧晨特意送给两个哥哥,做个纪念吧!

楚云飞看着萧晨,郑重其事的说到:“萧老弟,楚某不会看错人,你这个兄弟我交了,别的地方不敢说,在楚某的防区,小鬼子要想过来,楚某人就是全军覆没也能给他崩下来颗牙!”

李云龙看向萧晨的目光一愣,

他内心里实际上早早的已经掀起惊涛骇浪,

“他把炊事班交给萧晨只有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炊事班取得什么样的成就先不说,这一个营的兵力和武器装备嘛,要是让他李云龙去办这件事,那他李云龙肯定得骂娘,”

“这他娘的是人能完成的任务吗?”

谁知道,他萧晨偏偏就完成了!

老李直接一拍胸脯说道:“萧老弟,别的俺老李不敢说,就练兵这方面,只要给老李半年,不,给俺老李半个月的时间,这就是一群嗷嗷叫的兵!”

这时候,上饭菜了,萧晨看着一盘子豆子被端上来,

楚云飞说道:“萧老弟莫非又有什么感想?”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云飞兄,我不怕和小鬼子拼命,因为,小鬼子肯定会被咱们打败,”

“我唯独怕的就是,咱们各为其主,恐怕以后会,兵戎相见!”

“到时候……”

萧晨是真的喝多了,这一次说了很多话,

李云龙和楚云飞也是一阵沉默,

“来,今朝有酒今朝醉,能有幸认识两位兄长,是萧晨的荣幸,咱们今天,不醉不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