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团长你别怕,汾酒有的事

由萧晨倡导的,赵庄第一届军民联谊大会开始了,

不为别的,就为庆祝今天赵庄人民站起来了,他们勇于和八路军联合作战,

军民携手用饭里放巴豆水的方法,让这群鬼子和伪军第一时间成了软脚虾,

再加上投诚过来的前伪军兄弟的帮忙,

八路军几乎没有受到什么伤亡,就把赵庄炮楼的鬼子和伪军一锅端了。

之后的审判大会,萧晨又为老百姓做主,冒着被上峰责怪的危险,宣布了这群小鬼子和狗汉奸死刑。

大仇得报,

一时间就点燃了赵庄人民踊跃参军的激情。

看着报名处拿着排队中的好汉,

李云龙拍着巴掌说:“你们都是好样的,只要敢参军,敢和小鬼子真刀真枪的干,你他娘的就不是孬种!”

“老子早就说过,晋西北的汉子,他娘的那就没一个孬种,哈哈哈哈哈!”

“和尚,你去独立团的驻地通知赵刚政委,让他去妇女主任秀琴那支会一句,就说独立团一个不小心在赵庄招了半个营的新兵,让她把库存的所有小红花都带过来,让老百姓也知道知道,什么叫参军光荣!”

前边的一切都是萧晨整出来的,

这后边收编部队的活居然成了李云龙的独立团,

楚云飞和他的警卫连长孙铭上尉都看傻了,

这李云龙真他娘的不吃亏啊,连他的结拜兄弟都坑,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出自萧晨的手笔,

可最后招的兵,居然直接划到李云龙的独立团,

尤其是还有十几个投诚过来的伪军,一看就是当兵好多年的老兵油子,他楚云飞看了都眼红的兵啊!

就看这个萧晨怎么办吧,

又是一起从大别山走出来的老乡,又是独立团的老团长,现在改成了他的结拜大哥。

谁想到萧晨就和没事人一样,早就忘记了这边招兵的事情,

而是去了那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儿身边来回晃悠。

“你,你干嘛这样看着人家!”林清婉本来想凶一下这个无法无天的八路军炊事班班长,

尤其是对方看着她的目光极具侵略性。

就好像,京城里的小痞子,二流子的目光一样,让人觉得非常膈应!

“你是燕京大学的大学生?”

林清婉点了点头。

“那你一个大学生不好好在学校学习,跑晋西北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干嘛来?”

萧晨的一句话让林清婉内心里对他的好感,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的父亲是燕京大学的教授,母亲也是出生于官宦世家。

书香门第的林清婉,从小就喜欢父亲那样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男性,

而这个萧晨,虽然长了个书生的样子,一说话却痞里痞气,完全就像是,就像是哪个胡同里出来的小混混。

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能直接不搭理!

林清婉自从在一二九运动中接受到了先进的思想之后,

从此以后就秘密加入了我党,成为了一个为祖国,为人民,为革命事业不住奋斗的军人。

“我怀揣着崇高的理想,读书只能使人明理,却不能救天下,只有投身革命,才能解救天下间亿万百姓于苦难!”

小丫头说话间,不经意的挺起胸膛,傲娇的小脸蛋上,一双好看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晶晶亮的光芒。

本以为会得到萧晨的夸奖,

可是对方却一句话也没说,

林清婉转头看向萧晨,不看还好,一看肺都快气炸了,

这个混球,眼睛居然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的胸脯。

小丫头气的胸膛一阵剧烈起伏,生气地说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表达的嘛?”

萧晨听到之后咽了口唾沫,说了一句:他娘的,真大啊!

“你,你,不可理喻!”

痞里痞气的小混混,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林清婉转过身就往外走,

“哎,你干嘛去?”

“去延安……”

林清婉头也不回的走了,

“哎,我找人保护你去啊!”

“我们有组织,已经联系上了,不劳大驾!”

看着小丫头离去的北影,

萧晨盯着对方那纤细的腰肢,一动不动的说:“丫头,你以为我傻嘛?”

“如果不是想多杀几个小鬼子,老子非得把你追到手,然后让你他娘的给老子生一堆娃娃!”

楚云飞悄悄的来到萧晨面前,“萧老弟,如此佳人,为何不主动进攻,抱得美人归啊?”

“云飞兄,非是不愿,实乃无能为力,好男儿志在四方,如今全国人民正在饱受小RB帝国主义的侵略,天下万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我,怎可为了儿女私情,耽误了抗战的大业?”

“他奶奶的,老子失恋了,郁闷的紧,云飞兄,能饮酒嘛?”

楚云飞听到之后哈哈大笑:“碰到萧老弟这样的性情中人,又是肯和小鬼子拼命的好汉,楚某要是再矫情,那就真的不把老弟当兄弟了,走,咱们今天不醉不归!”

李云龙听到了萧晨和楚云飞的对话之后,哈哈大笑:“云飞兄,萧老弟,喝酒怎么能少的了我!”

“和尚,你他娘的快把卡车上那箱汾酒卸下来,再拿来三个大海碗,老子今天要舍命陪君子,他娘的大醉一场!”

“好嘞!”

魏和尚真的发挥出了少林寺武僧的速度,

就看到他矫健的身影在人群兄穿梭,

没多会儿功夫,就看到这个花和尚直接抱过来两大箱汾酒还有五个大海碗。

一个个大海碗直接摆满了桌子,

李云龙一看,眼睛都瞪圆了,他直接训斥道:“和尚,老子早就知道你他娘的不会数数,但你也不能笨成这样啊,咱们一桌只有三个人,你他娘的拿五个碗干嘛?”

魏和尚直接把五个大海碗都倒满了,然后谁也没顾,端起一碗吨吨吨顿顿就给喝了个精光,

然后他擦了擦嘴角说道:“团长,这不是还有俺和友军的兄弟没喝呢嘛?俺寻思着今天是军民联谊大会,”

“俺也是兵,这个兄弟也是兵,索性,大家都一起喝酒算了,”

“没事,团长,你别怕,汾酒有的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