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孕子,扫地出门

月色醺然,越过镂花窗格的间隙,有几缕细碎的月光散落到地面之上。

在这样模糊的黑暗里,只听得见身上男人炙热的喘气声。

朦朦胧胧之间,她伸手想要推开他,却是被男人禁锢住了双手,以绝对强势的姿势压在了她的头顶,另一只手则是顺着她精致的锁骨下移,解开了她的衣襟。

她迷迷糊糊地皱眉,却是感觉到双腿被缓缓分开。

“放松些。”

随即,撕裂般的痛苦袭来,她痛苦地拥紧了压住她的男人,细白的指尖如同雨打花瓣一般,随着男人的动作而簌簌颤动。

“疼……”

龙岁岁骤然睁开了眼!

是梦。

却又不完全是梦。

确切来说,那是属于这具身体五年前的回忆。

五年前的龙岁岁,本是京城礼部尚书府内高高在上的嫡女,皇帝下旨将她赐给太子做正妃,却是在婚前被继妹龙华楚设计,丢给了一个乞丐侮辱。

“龙岁岁,你这个贱人,你根本就不配嫁给太子殿下!乖乖和乞丐过日子去吧!”

然后,就发生了她之前在梦里的那一幕。

事发之后,龙华楚还大肆宣扬龙岁岁被乞丐侮辱的事情,在她的添油加醋之下,整个尚书府都以龙岁岁为耻,对她动辄打骂,甚至要将她浸猪笼。

在即将被浸猪笼的当晚,原身悲愤自尽而死!

而她,二十一世纪的国际超级医学天才,一觉醒来之时,穿越到了这样的一个异世,继承了龙岁岁的记忆,成为了龙岁岁。

但是,就在她准备返程回尚书府算账之时,龙岁岁发现了一件悲催的事情。

她怀孕了!

斟酌之下,龙岁岁只好从长计议,暂时从京城离开,开始了长达五年的养娃生活。

就在龙岁岁沉浸五年前的回忆之时,突然,脸上一个软软的触感顿时唤醒了她。

“吧唧!”

她一低头,恰好是看到了龙八月软嘟嘟的小嘴正亲着她的脸蛋,将手里新摘的栀子花递给她:“娘亲,太阳晒屁屁啦,快起床,八月给你摘了花花。”

当时她怀的是双胞胎,因缘巧合之下,又收养了六个宝宝,龙岁岁取名向来潇洒,索性从一月排到了八月。

对这八个宝宝,龙岁岁从来都是一视同仁,甚至除了她自己之外,再没有告诉任何人,哪两个才是她的亲生儿子。

龙岁岁揉揉八月的小脑袋将栀子花接过,在他粉嫩嫩的小脸上回亲了一口,“谢谢八月,八月真乖。”

就在俩人腻歪的时候,又一个男宝从外面走了进来,明明也才四五岁的样子,但是看起来莫名给人一种稳重的感觉。

龙七月端着漱口茶过来,小大人般地将漱口茶递过去:“娘亲,洗漱一下吧。”

习惯性地接过,龙岁岁同样亲了龙七月一口后,开始洗漱。

“对了娘亲,刚刚京城那边传来消息,大哥他中了会元。”龙七月笑着说道。

会元是京城中科举考试的第一名,也就是贡士的第一甲第一名,这在整个烨国之中,每三年也只此一个名额!

一月从小就有很高的文学天赋,诗词歌赋一应俱来,他也是八个宝宝里年龄最大的一个,如今已经七岁了。

“哦~考得不错呀。”龙岁岁赞了一声,不过显然没有太意外,对自家大宝的实力,她是再了解不过的。

但这话若是让别人听到,估计要给气死了!

考得不错?什么叫考得不错?!

这可是整个烨国的学子们挤破脑袋也没有抢到的位置,而今,会元竟然是一个七岁半的小屁孩!

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整个烨国都炸了!

而最淡定的,竟然是会元郎的娘。

龙岁岁漱口完,随口问着,“你们其他的哥哥呢,他们……”

“轰!”

话还没有说完,声音就被隔壁一声极大的爆炸声给打断!

这一炸,几乎是把房顶给炸了个对穿!那爆炸威力极大,连着整个屋子和极寒谷似乎都给剧烈地晃动了几下!

龙岁岁脸色一变,当即光着脚跑了出去。

一出去,她就看到龙二月顶着一个爆炸头气喘呼呼地从隔壁房间跑了出来!

龙二月昔日那一张软萌可爱的小脸蛋,此时灰黑一片,他愤慨地嘟着嘴,眼里喷火:“怎么会炸?!明明配方都是对的啊!”

“是哪个不要脸的坑小爷!”

龙二月骂骂咧咧地转身,目光快速和龙岁岁的对上。

两道视线在空中交汇,祖安龙二月瞬间就露出了一个软萌到爆的小脸:“啊呀,娘亲亲,你怎么出来了哇?”

看到龙二月没事,龙岁岁松了一口气,却是被这个小祖宗给气着了:“你说呢?”

龙二月缩了缩脖子,顿时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拉住了龙岁岁的手:“娘亲亲,二月被炸得好痛啊,手手好疼,要娘亲呼呼~”

说着,龙二月眼底还蒙上了一层可疑的水雾。

他这可怜巴巴的模样,龙岁岁倒是不忍责骂了,她声音软了下来,“有没有受伤?”

龙二月含泪摇头:“没有,就是手手有点疼。”

看着此时的二月,身上全是烟尘,简直像从煤坑里爬出来的煤球。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正想着带二月去洗澡,就在此时,侍女青霜走了过来。

“主上,烨国三皇子前来求医,说是想请您到皇城为瑜贵妃诊治。”青霜恭敬地禀告。

龙岁岁悠悠道:“不医,轰出去。”

“可是主上,属下调查到,此次一并和三皇子来求医的女子,正是主上以前家族中的庶妹,三小姐龙婉蓉。

这龙婉蓉与三皇子有了婚约,这一次来求医,也是想要讨好一番三皇子的生母瑜贵妃。”

提到了龙婉蓉,龙岁岁倒是有了几分兴致。

根据原身的记忆,这个龙婉蓉之前在家族中不少欺辱过原身,甚至可以说,龙婉蓉和那瑜贵妃都是当初逼死原身的罪魁祸首之一。

还没有去找他们算账,这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龙岁岁想到这里,嘴角勾起了一抹兴味:“我现在没空,让他们先等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