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拿下加油站

对于外面发生的一切,曾秦是一点也不知道,此时他还在专心对付丧尸。

半个小时后,随着最后一个丧尸倒下,他终于进入了加油站。

奋战了一天,午饭都没回去吃,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到了加油站,汽油应该也有了着落,努力这么久也算是不亏。

不过想要把油取出来,估计还得费点工夫。

这是末世,电力系统早已瘫痪,没电,现在油枪里肯定是出不来油。

不过加油站里一般配有小型的内燃发电机,以防万一。

找到发电机,通上电,这油自然就有了。

发电机是不常用的东西,多半是放在后面的地下室,或是配电房里。

围着加油站找了一圈,曾秦最后在一间杂屋里找到了配电房。

找是找到了,不过有个不好的消息,他进来之前,地下室的门是开着的。

门开着,就意味着有人进去过。

进这里面,不用说,也是为了汽油。

看着那台明显被人摆弄过的发电机,曾秦有些无语,搞了半天,不会是白忙活一场吧!

如果白忙一场,那就亏大了,抓了抓头上的长发,曾秦转念一想,又觉得不会。

加油站里面的油可不是十升,八升,就算那些幸存者要用,也不可能把它搞光。

不管怎样,来都来了,还是把发电机鼓捣起来,试试再说。

地下室里光线有点暗,鼓捣了好一会儿,曾秦才把那东西发动。

发动好后,把所有的电闸扶上,曾秦把门关上,出了地下室。

发电机启动,动静不小,引来几只丧尸没什么,把大野狗弄过来,那麻烦就大了。

有了电,只是把最大的问题解决了,要弄出油来,还得费些工夫才行。

就他一个人,又不懂加油站的运作流程,来来回回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把汽油给整了出来。

这其中还用了不少暴力手段,不然还得更久。

汽油是出来了,不过今天是取不成,天色已暗,这晚上的丧尸可不好对付。

放下油管,曾秦到后面把发电机关了,随后开始沿原路返回。

一路有惊无险,回到来时的那段公路上,曾秦开启穿梭门,回到了大明那边。

曾秦一天都没出现,把外面的张成是急得不行,看到他从里屋出来,赶忙迎了上去:“将军!”

干了一天的仗,曾秦现在是谁都不想理,看了他一眼,疲惫的说了一句:“回去再说!”

回到住处,曾秦什么都没干,先把肚子给填饱了,这实在是太饿了。

吃完饭,曾秦摸了摸圆鼓鼓的肚子,靠在藤椅上,歇了一会儿神。

这歇着歇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

睡得沉,还做了个梦,梦里曾秦看到了他许久不见的女朋友。

淡淡的妆容,卡其色的上衣,配上米白色的连衣裙,“今天”的她格外好看。

对面的她也看着曾秦,两人凝视良久,曾秦微微一笑,从背后拿出一束花来,单膝跪地:“谭柳,嫁给我好吗!”

女友抿了抿嘴,正当要开口答应,耳边突然有人喊到:“将军,将军!”

声音不大,可也足够把曾秦惊醒。

迷迷糊糊睁开眼,“梦中情人”渐渐地变成了张成那张老脸。

曾秦吓得一激灵:“靠,我操你大爷!”

张成不明白曾秦怎么那么大反应,退了小半步,歉声说道:“对不起,将军!把您给吵醒了!”

吵醒倒是小事,关键这家伙把自己一个好梦给搅和了,曾秦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直着嗓子问道:“这么晚了,什么事!”

“将军,左副将在外面求见!”

左平其实白天就来找过,曾秦不在,张成只能拿话挡了。

这晚上曾秦回来了,张成总不好再打发别人,毕竟人家是来谈正事的。

张成把左平推了出来,曾秦立即端正了神态:“让他进来吧!”

“是,将军!”张成应了一声,随后走到门口把房门打了开来。

外面的左平已是急得不行,门一开,他就直接闯了进来。

“将军,你知道了吗,鞑子的大军到了!!!”

鞑子大军兵临城下,河谷城岌岌可危,左平已经顾不得什么礼数了,还没等曾秦开口,他就自顾着说了起来。

事急从权,这没什么好怪的,曾秦点了点头:“这个我已经知道了!”

回来的路上,张成跟他提过,不过到底什么情况还不怎么清楚。

“不知将军可有应对之法!”

知不知道都没什么,左平关心的是对此事的解决办法。

如今援军未到,曾秦是一军之主,也唯有指望他。

这能有应敌之策最好,没有也应该站出来,给将士们提提士气,怎么也不能像今天这样一天不见人,这也太让人忧心了。

左平的疑虑,曾秦从他眼神中也看到了,人家会这样很正常,换自己可能也会。

以后一段时间去《末日小镇》恐怕会更频繁,未免引起更多的担心,曾秦决定先给他吃颗定心丸。

“其实我这几日也没闲着,几乎每天都在推演。”

“研究那么久,已小有心得,应对之策差不多也快有了。”

曾秦口中的应对之策,不用说肯定跟汽油有关。如今汽油已经有了着落,而它在战场上作用无疑是非常大的,虽未必能逆转乾坤,可多撑几天还是没问题的。

“是何应对之策,将军可否说出来听听!”

敌我双方实力相差巨大,这谋略不是说有就能有的,左平有些好奇,也有一些些不放心。

“那东西估计明天才能搞好,现在说出来也没什么用!”

《末日小镇》的事,暂时来说,曾秦还不想让他们知道,所以涉及到里面的种种,能不说就不说。

曾秦不说,左平也没好意思硬追着问,转而言到:“明天!将军的意思是,明天您也可能不在!”

明天要搞汽油,肯定没时间管这边的事,曾秦只能歉意的点了点头:“嗯,明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搞完,这边如果有战事,就只能拜托你了!”

如果只是一天,应该没什么问题,左平咬了咬牙:“好吧!”

明天的事安排好,两人又对各自掌握的军情做了一下交流,各种情报,杂七杂八,细致研究一个时辰后,左平才走。

夜已深,曾秦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色,不由得有些感慨:“这穿越的生活也是不容易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