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都给老子放下

鞑子那边最大一条鱼被曾秦手刃,张成也不负所望,一番大战之后,亲手把赦敏的头颅砍了下来。

战事结束,一行人回到河谷城,战利品差不多收集起来,一些士兵开始打扫战场。

原本这些事应该是左平他们做的,如今这活却被别人抢了,他们反而成了看客。

见到此种情况,曾秦顿时就怒了:“这怎么回事!”

见曾秦发怒,左平连忙跑过来:“将军,他们非要抢着干,我们也没办法!”

开始左平他们确实也动手了,可后来刘荣带人跑过来说了一句

“你们打仗辛苦了,先歇一歇,这些小事,就由我们代劳吧。”

一场大战过后,大家伙确实是很累,人手也有些不足,左平想着反正都是自己人,也就答应了。

左平当他们是自己人,曾秦可没有。

地上的战利品,下面的兄弟可以拿,至于那帮家伙,有什么资格动。

这事左平太欠考虑了,不过城外那么多人,现在也不好说他。

轻叹一声,曾秦一转马头,踱步走到那帮人面前,大刀往地上一插,厉声喝道:“这些东西,谁让你们拿的,都给老子放下!”

曾秦他们回来,那帮人也看到了,不过又不是自己的上头,看到又如何。

他刚一说完,立马就有个家伙冲了出来。

“你谁啊,凭什么让我们把东西放下!”

说这话之人,名叫刘齐,是刘府家将,现在跟着刘荣,曾秦上来就这么不给面子,他当然要给自己主子撑脸!

曾秦脾气本就不好,现在见一个无名小卒居然也敢跟自己叫板,他哪能忍。

目光一寒,曾秦眯着眼睛看了刘齐一眼:“不知道我是谁是吗,那今天本将军就好好让你们认识、认识!”

说罢,曾秦翻身下马,手中大刀一翻,就直冲那人而去。

刚大战一场,曾秦还满身是血,这身上煞气散发出来,就如同杀神降世一般,那些家伙见他过来,纷纷躲避,无一人敢靠近。

“你要干嘛!”

看曾秦对着自己冲来,刘齐也有些怕了,一边拿手指着曾秦,一边连连后退。

曾秦没与他多啰嗦,一个箭步冲上前,照着他的脑门,就是一刀!

刘齐退无可退,只能无奈接招!

连博尔齐如此勇猛之人都死在曾秦刀下,刘齐武力平平又怎是对手。

只一刀,就险些接不住,危急时刻,被他躲了一下,脑袋是没掉,可也没完全避开,曾秦一把大刀直接架在了他肩膀上。

双手紧紧握着流星锤,刘齐脸色涨得通红,被压得几欲喘不过气来。

居然还扛得两下,曾秦冷冷一笑,手上力道再加几分。

这下刘齐终于支撑不住,双膝一软,直接跪了下去!

刘齐这一跪,直把周围的人吓傻了!

“他就是曾秦吗,怎会如此厉害!”

“是啊,刘千总那么猛的人,在他手下居然一招都撑不住!”

…………

就在周围纷纷议论之时,外边突然传来一声暴喝。

“曾秦,你这是在干嘛!”

听到有人叫喊,曾秦扭头看了过去,只见人群众一年轻男子排众而出,接着朝这边大步走来。

来者正是刘荣,他比曾秦要年轻一些,才二十出头。

勋贵出身的他,长相自是出众,只是眼角稍微有些细长,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阴柔,少了一些男子气概。

这边闹出那么大动静,作为主将的他自然不会不知道。

见正主来了,曾秦没兴趣再跟一个小卒子为难,大刀一收,接着飞起一脚,直接把那碍眼的家伙踹飞了出去。

被曾秦大刀一直压着,刘齐本来就在强撑,这又挨了这一脚,他再也忍不住,直接一口血喷了出来。

看自己心腹手下受伤,刘荣顿时就怒了:“曾秦,你……”

不等他说完,曾秦直接打断,接了一句:“这小子不懂规矩,本将军替你教训了一下,刘将军就不必谢了!”

“好!好!好!曾秦,你有种!”

伤了自己手下就罢了,还说这种风凉话,刘荣双眼死死盯住曾秦,心中怒火更盛。

这就要发火,那他们这些人呢,该如何发泄,是不是得去刨他家祖坟!

五月十五鞑子镶蓝旗都统察尔汗亲率一万大军兵困河谷,城中只有三千将士,形势危如累卵!

面对鞑子一次又一次的疯狂冲击,河谷城三千将士,数千百姓,同心齐力,死死坚守,只盼援军能早点赶来。

可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仗都打完了,他们的“援军”才姗姗来迟,请问曾秦该拿什么样的态度对待这帮人。

直接无视他那想要吃人的眼神,曾秦撇了他一眼,突然质问出声:“你手里的刀从哪来了!”

刘荣手里拿了一把弯刀,弯刀很是华丽,刀鞘上面镶嵌了不少宝石。

不过看制式显然不是中原之物,多半是捡来的战利品。

曾秦语气很是不好,刘荣本不想搭理,不过最后还是生硬的回了一句:“这是我在鞑子身上捡的,怎么,你还想抢去不成!”

一听果然是战利品,曾秦脸色顿时就变了:“这东西,你觉得你有资格拿吗!”

被曾秦一再质问,刘荣终于没忍下去,脸色一沉,大声回了一句:“你什么意思!”

见他还有脸问,曾秦不由得嗤笑一声:“什么意思,打仗的时候不见人,现在鞑子跑了,却跑到我曾秦的地盘抢东西,你觉得你很有本事!”

被曾秦这么一说,刘荣顿时老脸一红,不过他脸皮厚,只是一会儿,脸上尴尬之色退去,接着就争辩道:“什么不见人,我这不是及时带兵赶来了吗,要不是我带着三千兵马赶到,鞑子能跑!”

“呵呵,被你们赶跑了,我问你,你们可曾对鞑子动过一刀一枪,地上躺着的那些,可有一人是你们所杀!”

“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没有你们,我曾秦照样能把河谷守住!”

这种人,曾秦不屑再跟他多说不等那家伙回话,他直接放话道:“都把手上的东西放下,滚出河谷,这里不需要你们!”

这话一出,等于是定了调,站在身后的张成等人立马跟着喊到。

“放下东西,滚出河谷!”

“放下东西,滚出河谷!”

“放下东西,滚出河谷!”

从开始的十数人,到后来,所有的河谷人都跟着一起喊,声音震天,响彻云霄。

这气势,这声威,刘荣就算身后有三千将士,也有些被吓到了。

刘荣脸色很难看,不过要让他就这么低头,显然是不可能的。

不低头,那就只能硬刚了,咬了咬牙,这家伙硬着脖子,回了一句:“我要是不放下呢!”

见这家伙还敢较劲,曾秦手上大刀突然一横。

“不放,那老子就宰了你!”

被曾秦这么大刀一指,刘荣竟然吓得连退了三步。

后退之间,脚步不稳,差点被绊一跤,直到看见后面站着许多兄弟,才重新恢复镇定。

恢复过来后,他竟又硬气起来,手里的马鞭往地上一甩,指着曾秦,大声说道:“曾秦,你敢!”

曾秦哪会怕他激,大刀往上一翻,冷笑一声:“我这刀上的血还是热的,敢不敢,你大可一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