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鞑子败退

骑兵速度快,不过动静太大,周文广带着剩下数百兄弟,走得虽慢,对方却很难发觉。

这黑灯瞎火的,周文广他们一路小心翼翼,不知不觉就杀到对方前面。

刚才被曾秦他们冲杀一番,这阵型就有些乱了,再被周文广他们一搅进来,东北一块,顿时乱成一团。

城下一乱,很快就影响到城头,断了后续支援,鞑子攻势不得不放缓。

趁此机会,左平带着弟兄们,奋力反击,又夺回了一些地盘。

熬勒当然不可能眼看着到手的胜利就这么溜走,他看了一眼场上局势,随后抽出腰间配刀,一扬马鞭,竟然亲自带兵冲了上去。

现在不上去不行了,总共就两千人马,除了他身边这点亲兵,已没人可派。

为了赢得这场胜利,鞑子这边,已经把所有人全部派上。

曾秦他们更是,从一开打,就压上了全部,包括一些伤员,青壮上了战场。

双方都拼上了所有,开始的时候鞑子优势还很明显。

不过现在嘛,被曾秦他们一搅和,现在除了人数上稍多了一些,气势上面已完全落入下风。

熬勒能把这两千人马拉来,再打一次河谷,很大一个原因,战术计划定的是夜间偷袭。

夜间偷袭,不比于正面交战,主要打得是一个措手不及。

以有心算无心,如果运气好,是很可能一战而下的。

想着这仗会打的轻松,上面给的好处又多,下边的人抗拒心理自然没那么大。

可如今打着打着,又陷入了苦战之中,这鞑子上下没有埋怨,那肯定是假的。

再加上双方主将表现上的差距,这怨气就更深了。

一方人数占优,一方气势上完全压制,双方一时势均力敌,打得是难解难分。

这仗打成这样,双方都很着急。

僵持之中,还是河谷这边先做出改变。

战斗到现在曾秦也有些累了,费了一番手脚,才把前面两个碍事的家伙给砍了,就在这时张成突然靠了过来。

“将军,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要不我偷偷摸过去,看看有没有机会把熬勒那家伙给宰了!”

去杀熬勒吗!听他这么一说,曾秦眼睛顿时一亮。

张成跟他一样也是一阶进化者,相对于曾秦接连不断地做战,休息了将近一个月的他,战力且不说,这状态肯定要强上不少。

实力有了,张成又不比他,人人都认识,就算出现在熬勒附近,可能也不会有太多人关注,如果能找到机会,还真可能把那家伙给宰了。

想了想,曾秦觉得确实可行,于是小声回了他一句:“行,你去试试看吧,不过得小心点,熬勒这人不一般,别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张成点点头:“将军放心吧,张成省的!”

说完,张成一扬马鞭,带了几个兄弟,挥刀直奔熬勒而去。

熬勒已来到战场之中,离曾秦他们并不是很远。

张成等人一路小心翼翼,边打边往那边靠。

几人实力不弱,目标又小,没多少人把注意放在他们身上。

不一会儿,张成几人就杀到了熬勒附近。

目标就在眼前,张成一边与周围的鞑子厮杀,一边寻找合适的机会。

又等了一会儿,机会仍没有出现,就在这时,忽闻战场中有人大喊出声。

“你们鞑子没人了吗,都是些软脚虾,熬勒在哪,敢不敢过来跟本将军过两招!”

叫阵的正是曾秦,喊完他突然爆起,大刀如风卷残云,横扫四方,一时之间竟无人敢近身。

如此凶猛之举,立时引得众人争相张望,张成知道这是曾秦在给他创造机会。

“熬勒,你个缩头乌龟,贪生怕死,不敢接战的怂货!”

曾秦越骂越难听,气得熬勒是不行,脸色都有些发青了,下面的人看他这样,终于忍不下去。

“这曾秦太嚣张了,副都统,待苏纳前去,会他一会!”

看出来的是苏纳,熬勒首先是眉毛一皱。

苏纳是神箭手,过去肯定不能和曾秦正面交战,只可能秦是偷袭。

别人向你邀战,你却派人偷袭,这就有点那个了……

不过战场上,哪有那么多讲究,仗打赢了才是王道,想了想,熬勒回了一句:“行,你去吧!”

熬勒一点头,苏纳立刻就带着一队人马离去。

苏纳是熬勒身边之人,他带着一帮人离开,旁边顿时空出一大块。

机会就在眼前,张成哪能不抓住,手中大刀一紧,就欲冲杀上去结果了那家伙。

就在张成准备动手时,西北方向突然传来阵阵马蹄声。

突然听到这么大的动静,直把交战双方吓了一跳,因为他们都不知道来者是谁!

就在他们在猜疑时,紧接着那边又传来一声大喊。

“曾将军莫怕,刘荣来也!”

一听是刘荣,曾秦眉毛一挑,啐了一口:“靠,这家伙从哪里钻出来的!”

不管刘荣那货品性怎么样,来的终归是“援军”,河谷这边士气一振!

“援军来了,援军来了,咱们的援军终于到了!”

反观鞑子这边,那直接就被吓懵了!

围攻河谷一个多月,大大小小交战无数次,从来没见过大明的援军。

这最后一次偷袭,还是大半夜的,他们怎么突然就来了,这帮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过现在是深究这个,已没任何意义!

河谷这边援军既将杀到,大势已去,鞑子要拿下眼前这座城池,再无可能!

听着远处的马蹄声越来越近,鞑子终于慌乱起来。

“副都统,大明援军来了,事不可为,咱们撤吧!”

撤!又是撤!难道这河谷真的就拿不下,望着远处那小小的城池,熬勒太不甘,太不甘了!

见熬勒还在犹豫,下边的人是急得不行。

“副都统,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被旁边的人一再呼喊着,熬勒终于回过神来,最后看了一眼河谷方向,他转过头,一扬马鞭,很是无力的喊道:“撤军!”

本来就无心恋战,这主将撤军命令一下,下面的人顿时把手上的武器一扔,一个个扭头就跑,生怕落在后头。

鞑子溃败,大好的追击机会,曾秦肯定不会错过。

“兄弟们,给我追,杀光这帮狗鞑子!”

“追啊,杀光他们!”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