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熬勒前来受死

假意撤军,再突然杀个回马枪,这就是熬勒口中所说的最后一次机会。

费心费力,多番妥协,甚至不惜连夜行军,如今看来,这计划总算是成功了。

看着城头被攻占的地方不断扩大,熬勒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

“照着么下去,要不了半个时辰,这河谷城就要落入咱们手中了!”

“也别太大意,曾秦那家伙还是有些本事的!”

熬勒话音刚落,忽闻北城方向传来阵阵马蹄声。

这种关键时刻,最怕出什么变故,打得好好的,这北城突然冲出一队人马,直把熬勒一惊:“怎么回事,那是谁的人马!”

“属下这就去看看!”

不多时,亲兵回来:“报,副都统,是曾秦带人杀过来了!”

一听是曾秦,熬勒目光一凝:“曾秦这家伙居然敢出城,找死吗!”

“额克其!”

听到呼喊,额克其立马从后面走出:“属下在!”

熬勒看了他一眼,随即直接下令:“曾秦带人过来了,现命你速速带人前去拦截,不得有误!”

额克其双手一抱拳:“是,属下领命!”

曾秦他们来得很突然,容不得额克其多做准备,只匆匆点了些人马,就不得不迎了上去。

…………

曾秦他们这边,冲出城外,他就立刻变换了队形。

由他居中领头,张成在左,谢闻兵在右,其他兄弟跟在后头,队伍呈一个小三角阵型,朝鞑子侧翼直冲了过去。

张成现在已经进化完,虽然脚上的伤还没完全好利索,可骑在马上,这战力还是没多少影响的。

谢闻兵实力也是不俗,他们三人顶在前头,这冲击力可不弱。

“驾!驾!驾!”

在马鞭的不断挥打下,战马的速度不断加快。

策马奔驰,凉风不断呼面而过,前面敌军也越来越近。

“都把武器拿出来,准备战斗!”

“是,将军!”

正当他们准备从鞑子侧翼直穿而入时,敌军阵中突然杀出一队人马,来者正是额克其。

“将军,有鞑子骑兵冲上来了!”

鞑子骑兵出现,曾秦也看到了,一瞧只有百余人,他不由冷笑一声:“想挡住我曾秦,做梦,跟我杀过去!”

双方都是骑兵,速度极快,没一会,就冲撞在一起。

鞑子骑兵是很强,那也要看什么局势,如此仓促应战,而且人数又不占优,想打赢那就难了,更何况曾秦可不是一般人。

刚一接触,立时就有几崽子被斩于马下,曾秦是越杀越勇,鞑子阵中之中几无一合之敌。

见曾秦居然如此勇猛,额克其哪还敢坐视,立刻带领手下十数亲随,拍马迎了上去。

看到这家伙出现,曾秦不忧反喜,那天让你小崽子跑了,今天可没那么好运。

“小子,接我一招!”

曾秦出招速度很快,说话间大刀就砍了过来,额克其现在没有退路,不得不举起手中武器挡了上去。

刀斧交接,发出砰的一声脆响。

曾秦这一下可是用了全力,额克其匆忙间硬接一招,很是不好受,手腕一颤,双斧几欲脱手。

没想到曾秦比前几日还要勇猛,额克其不免暗暗有些后悔,不该就这么直接冲上来。

可惜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大刀一番,接着第二招又杀了过来,然后第三招又至。

面对曾秦接连不断地攻势,额克其渐渐有些招架不住。

那日,他为攻,曾秦守,倒还可以从容以对,如今角色互换,他成守的一方,主动变被动,再想那么自如,那就难了。

又接了几招,额克其是越打越吃力。

不过这家伙也是硬气,明知不敌,还死死撑着。

二十招一过,额克其败像越加明显。

曾秦又是一招“旗开得胜”使来,额克其应接不及,肩膀挨了一刀。

二十六招,“横扫千军”,这家伙肚子又挨了一下。

又攻了几招,看眼前这家伙已无力接架,曾秦不再留力,大喝一声。

“小子,给我死!”

挨了那么多下,额克其已是强弩之末,哪接得住如此猛烈一击,见大刀劈来,他提起手中双斧,想欲抵挡,可惜慢了一拍,最终被曾秦一刀斩于马下。

人头落地,跟着系统声音也适时响起。

“恭喜宿主斩杀敌将一名,奖励一千积分!”

听到又有积分进账,曾秦不由大笑出声:“哈哈,又一个,还有谁前来送死!”

额克其那么厉害都被杀,谁还敢上前,看他如同疯魔一般,周围几个鞑子,吓得纷纷后退。

大将战死,失去指挥,鞑子大受打击,是越打越乱,撑了没一会儿,阵型就被曾秦他们彻底冲破。

冲过去后,一群人再次朝对方侧翼杀去,趁着士气高涨,曾秦振臂长啸,大喊道:“熬勒在哪,曾秦在此,还不速速前来受死!”

曾秦这一声大喊,传彻四方,整个战场都被震动。

河谷一方,士气大一振,无不跟着大喊。

“熬勒,速速前来受死!”

“熬勒,速速前来受死!”

…………

同为主将,曾秦主动邀战,瞬时所有人都看向熬勒。

曾秦这么大声,熬勒自然听到了。

听到是听到,可他哪敢接战,连镶蓝旗最厉害的两人,都先后死于曾秦刀下,他去那还不是死的更快。

不敢接战,再被大家这么看着,熬勒纵然经历过不少大场面,也不免老脸一红。

见自己主将陷入尴尬,一旁的赦敏及时站了出来:“曾秦不过一莽夫,何必劳烦副都统,杀他,有我赦敏就足够!”

赦敏这一举动,顿时让熬勒不再那么难堪。

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熬勒笑着说道:“行,那曾秦就交给你了!”

赦敏点点头,没说什么,点齐人马,跟着就冲出阵营。

相比于额克其,赦敏这次准备更加充分,骑兵也多一些,足有两百人。

…………

曾秦他们不知道鞑子又有一队骑兵找了上来,此时他们正杀得兴起!

骑兵杀入步兵营阵,那就如同虎入羊群,没一会儿,数十鞑子就被斩杀于马下。

又杀了一会儿,旁边的张成突然提醒到。

“将军,又有鞑子骑兵杀过来了!”

曾秦还以为是熬勒终于舍得露头了,心头一热:“走,去会会那家伙!”

两百来人的队伍,变阵很快,命令一下,一帮兄弟就迎着敌军骑兵冲杀上去。

冲上去一看,发现领头的居然不是熬勒,这让曾秦不免有些失望。

他那一嗓子,就是为了激熬勒出战。

擒贼先擒王,杀了他,鞑子必定大乱,如此一来,这场仗也差不多赢了一半。

能来是最好,不过不来也没什么,主将龟缩不敢接战,至少对方士气受到了一些打击。

骑兵威胁很大,曾秦也不敢放任他们不管。

忍着再次冲杀敌军步卒的诱惑,曾秦带着兄弟们,又一次跟对方骑兵厮杀在一起。

这赦敏比额克其要聪明得多,交战后,并未直接找上曾秦,而是派十数好手过去跟他纠缠。

曾秦是猛,一般三五个人,根本不够他杀,可一下对付十几个,就有些吃力了。

鞑子骑兵本就不弱,这人海战术一使出,不但曾秦,张成等人也相继被困住,战局一时僵在那。

看到曾秦等人被拦住,熬勒不由松了一口气,可没等他高兴太久,突然东北方向,再次传来了震天喊杀声。

“这又是谁杀过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