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敌袭!敌袭!(求收藏,求推荐)

鞑子撤军,河谷城重归平静,城墙上的守卫将士也因此轻松不少!

是夜,月明星稀,趁着无事,两名老兵正依靠在墙跺上说着闲话!

“仗打完了,不知道咱什么时候可以回家看看!”

“怎么,小三子想媳妇了!”

叫小三子的小兵,被同伴一打趣,脸色一红:“难道邹大哥就不想!”

看他这样,年长的老兵大笑起来:“哈哈,怎么不想,我都三年没回去了,我那婆娘也不知道找野男人没有!”

“嫂嫂定然不是那样的人!”

“哈哈,自然不是!”

说着说着,小三子突然看到远处有火光闪了一下,作为老兵,看到这情况,他立马就警觉起来:“皱大哥,你看那是什么!”

邹姓大哥闻言,立刻眺目望去,这一看可把他吓一跳。

“不好,是敌人,快示警!!”

“敌袭!”

“敌袭!”

“鞑子来了!”

“大家速来东城支援!”

寅时三刻,月亮偏西,光华已退,正是夜深人静之时。

突然传来这叫声,瞬间把整座河谷城给惊醒。

“怎么回事,是鞑子打来了吗!”

“不知道,听着好像是。”

“不是说撤兵了吗,怎么又打回来了!”

“这打仗的事,咱们怎么搞得清楚!”

“搞不清楚,那就快去看看啊,万一要真是鞑子杀进来了,咱们也好早做打算。”

“好,我这就去!”

首先做出反应的是东城百姓,接着北城,南城,西城也陆续被惊动。

相比于其他人,作为主将的曾秦,对这种事尤为敏感,被惊醒后,连衣服都顾不上穿,他直接就冲到院中:“外面怎么回事!”

曾秦住的地方离东城有段距离,听不太清那边喊的什么,不过动静那么大,肯定是出了大事。

没一会儿,刘壮从外头跑了进来:“将军,不好了,鞑子又杀回来了!”

一听是鞑子,曾秦脸色顿时一沉:“快去把我武器拿来!”

现在不是追究为什么鞑子会再次攻打河谷,既然对方已经杀过来,那肯定是退敌要紧!

找出武器,穿好盔甲,曾秦不再耽搁,立马朝东城跑去。

这个时候,已不少兄弟收到鞑子突袭的消息,大家伙整齐装备后,都在往东城赶。

一个多月都在打仗,遇到这种事,大家都知道该做什么,并没有太过慌乱。

可惜这终究是一场夜袭,鞑子下午撤的兵,原以为这仗已经打完,谁知道他们凌晨居然会杀个回马枪,当真是狡诈!

突然来了这么一出,河谷这边可没是没有防备,等发现时,对方已快要杀到城下。

没有充足的准备,这反应再快,有些东西还是弥补不了的。

鞑子也不是吃素的,你有漏洞,它肯定会抓住,只坚持了一会儿,局势就慢慢失去控制。

等曾秦他们赶到时,鞑子早已杀上城头。

看到此种情况,大家都很焦急。

“将军,怎么办!”

现在对于曾秦他们来说,局势很是不妙,此时鞑子在城头慢慢站稳脚跟,且不说能不能夺回来,就算侥幸把他们赶下去,这代价也绝对不小。

这可不是之前那样,有城墙靠着,就算人少一点,也能打。

如今对方大批人马上来,大家都在城头,攻城战变成白刃战,谁也占不到便宜,拼的是真刀真枪。

城墙不比城门,城门只有那么点大,只要把口子顶住,让敌人冲不进来,局势还可挽回。

城墙那么大一片,一旦失控,敌人从哪都可以上,这让曾秦也有些难办了:“敌人有多少!”

“大概两千左右!”

夜间瞧不太清,不过有火把照着,大致还是看出来的。

一听只有两千,曾秦顿时就有些怒了:“只有两千人马,也敢来打我河谷,真当我曾秦好欺负!”

沉吟片刻,曾秦突然大声叫道,“谢闻兵!”

“属下在!”

“廖成浩!”

“属下在!”

“付超!”

“在!”

…………

“俞斌!”

“属下在!”

“于鹏飞!”

“将军,在呢!”

兄弟们都在,这心中底气就走有了,曾秦高举大刀,振臂一呼:“鞑子屡屡来犯,当是欺我河谷无人,兄弟们随我出城,杀他个片甲不留!”

几句话,瞬时就把士气提了起来,众人精神一振,跟着喊道。

“杀他个片甲不留!”

“杀他个片甲不留!”

“杀他个片甲不留!”

高喊数声,大家伙在曾秦的带领下,直奔北城门而去。

行至半途,突然听得后面传来喊叫声。

“将军,杀鞑子可不能少了我老周!”

“还有我张成!”

“俺陈冲也来了!”

曾秦回头一看,后面上来一队人马,正是周文广等人。

周文广,张成,陈冲,还有数十兄弟。

听到鞑子来袭,他们顾不得身上有伤,抄起武器,跟着就追了过来。

若是平日,周文广他们这样,曾秦难免会斥责一番。

如今情况危急至此,就算出城一战,也是胜负难料。

多些人,可能会多两分胜算,可就怕他们坚持不住。

伤员毕竟是伤员,出城一战,必是艰难无比,他们之中若是有人坚持不住,半途而逃,影响大局,那还不如不去。

想了想,曾秦转过身,上前迎了几步,看着周文广等人,开口说道:“此战关乎河谷存亡,容不得半点差池。你们若一定要去,我也不拦着,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既要同去,那就谁都不能给我掉链子,否则别怪本将军秋后算账。”

曾秦话音刚落,周文广立马回应道:“将军放心,此去我等定当奋力杀敌,不胜不归!”

其他人也知道事情的轻重,周文广一说完,大家就纷纷跟着喊道。

“奋力杀敌,不胜不归!”

“奋力杀敌,不胜不归!”

看大家有如此斗志,曾秦也很欣慰,微微点了点头:“好,有你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说着,他转身回到队伍前头,大喊一声:“拿好武器,咱们出发!”

从东城到北城有一段距离,之所以舍近求远,曾秦自有他的打算。

若是从东城门冲出,那必当直接撞上鞑子。

鞑子大队人马就在那,能杀出去还好,可就他们这点人手,很大可能会冲不出去,而陷在里面。

一旦如此,那非但解不了城头之局,还会让局势更加糟糕。

从北城出去就完全不同了,北城没有敌军,可以直接出去。

只要出到城外,那就可以攻击敌军侧翼。

侧翼肯定没有正面那么难打,他们突然杀出,必定会把对方的部署打乱,进而牵扯到城头的战局。

就算万一最后打不过,只要没完全陷进去,也还有撤回去的可能。

到了北城,早已有人把战马准备好。

河谷城战马不多,总共两百来匹,现在全在这了。

大家伙陆续翻身上马,曾秦看了看一旁的周文广,交代道:“老周,等下我们先冲过去,你带着剩下的兄弟跟在后面,伺机而动!”

战马只有两百来匹,而他们有将近六百人,肯定不能一起,得分成两波。

周文广想跟着曾秦一起,可自己伤没好,也只能接受这样的安排对:“是,属下领命!”

曾秦点点头,一扬马鞭,高喊一声,“全军出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