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刘荣的动作(求收藏,求推荐)

鞑子确实是退兵了,其实撤军行动前两天已经开始了,今天只是动作大了一些,整个大营都动了起来。

早上开始起营拔寨,中午之前第一批就撤出,亲兵来报时,第二批都已撤完。

这仗打到现在不撤军也没办法,镶蓝旗总共才多少人,在这河谷城连番大败,伤亡已近七千之多。

这伤亡,对他们镶蓝旗绝对是伤筋动骨了,没个三五年,休想缓过来。

除了兵力损失过大,还有其它损耗也不小,光箭矢就消耗近十万支,几乎把他们库存全耗空。

这再加上将士全无斗志,士气低迷得不能再低迷,这正面战,根本打不了,不撤军,还能怎么办。

撤军的命令是从察尔汗那里直接通传下来的,并没有跟下边的人仔细商讨。

打了一个多月,什么都没得到,就这么撤军,不甘的人肯定有很多,敖勒为此还特意去找了察尔汗。

当时听到此事,敖勒很是着急,冲进营帐对着察尔汗,直接就质问到:“都统,为何要撤军!”

对于敖勒的无礼,察尔汗并没有动怒,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不撤军又能如何,如今什么情况,你自己清楚,这仗还能打下去吗!”

“怎么不能打,咱们还有这么多人,完全还可以再战几场。”

营中什么情况,敖勒怎会不知,只是不愿意去接受罢了。

看他还在自欺欺人,察尔汗无奈的摇了摇头:“人是还不少,可现在有几个还敢到河谷城下去。”

“这连城下都不敢去,你告诉我,这仗该怎么打。”

被察尔汗直接说破,敖勒脸色顿时一暗,头也微微低了下去:“都统,请再给敖勒一次机会!”

看他那样,察尔汗也不好受,轻叹一声,“我给你的机会还少吗!”

敖勒仍不愿放弃,苦苦求到:“最后一次,就最后一次,请都统,再最后给一次机会!”

其实察尔汗也不想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敖勒的执着,让他略微有些动摇:“我再想想吧……”

最后有没有再给敖勒一次机会,没人知道,只不过表面上还是撤军了,而且撤得很彻底。

从上午第一波士兵离开营地,此后陆陆续续有人走出营地,到傍晚时分,整个营地就已经完全空了。

…………

鞑子撤兵,对于河谷来说肯定是好消息。

一个多月了,萦绕在头顶的“乌云”,终于散去,全城上下无不欢呼雀跃。

收到消息,左平等人也一个个的跑到曾秦这里来。

“将军,鞑子终于走了!”

“赢了,赢了,我们终于把河谷城守下来了。”

“将军真是了不起,连鞑子都能打跑。”

鞑子在占据辽东大半领土,凶名远扬,大明面对他们,完全处于守势,而且还是败多胜少。

河谷城守卫战,这一个多月来,曾秦他们几乎每战必胜,而且还使敌军伤亡惨重。

如此胜利,很是难得,周文广他们怎能不“得意”,这怎么自夸也不为过。

能亲手把鞑子打败,曾秦也是由衷高兴:“这次打败鞑子,大家都有功劳,今天来不及了。明日,等明日杀几头羊,咱们大家伙好好庆祝一番!”

一听要庆祝,大家都兴奋起来:“将军,可有酒!”

曾秦哈哈一笑:“有,酒管够!”

军中好酒的不少,尤其是周文广为:“将军可说好了,明日,咱定要喝个痛快!”

………………

相比于河谷城的热热闹闹,杨家坳却是另外一片景象。

杨家坳离河谷有将近三十里,刘荣收到消息时,已是入夜时分。

“撤军?鞑子怎么就撤军了!”鞑子撤兵,刘荣没有半点高兴,反而有些不很乐意。

刘荣这家伙有这样的反应很正常,这次过来增援河谷,他是抱着捞功劳来的。

前几日一战,在那种情况下河谷居然还能打赢,在惊叹之余,他已暗下决心,等下次再打,一定要去看看,绝不能让机会再次错过。

如今鞑子一撤,短时间肯定不会再打仗,这就意味着他们白跑了一趟。

这样一来,那别说功劳,回去说不定还要吃挂落,他怎能不懊恼。

传信兵不知道刘荣脑袋里那许多想法,见他脸色不喜,头一低,老老实实的回了一句,“将军,鞑子为什么会撤军属下也不知,不过他们确实是从营地中撤离了!”

撤军既已成事实,追究原因已经没有意义,那多半是和前几日那一战有关。

不过刘荣肯定是不能接受鞑子就这么离开的。

打发传信兵出去,他捂着额头在营帐中转来转去,开始想办法。

转了半天,这家伙突然一拍脑门,别说还真让他想到一个。

这办法不是多高明,既然鞑子撤兵无法阻止,那干脆就送它一程。

追上去,跟对方打个照面,再远远的射上几箭。

鞑子既然做出撤军的决定,那肯定是没有再战的念头,多半会“配合”。

一个真跑,一个假追,演上一场戏,功劳不就有了吗!

有如此“战绩”在手,这跟上面怎么说,他刘荣有的是办法。

越想越觉得可行,刘荣突然鬼魅一笑,接着大声喊道:“通知下去,让兄弟们即刻拔营,追击鞑子!”

门外站着都是刘荣亲信,对于他的命令,自然不会有任何异议。

不过通传下去后,下面却炸开了锅。

要知道这个时候已是亥时,差不多晚上十点。

这个时候拔寨起营,等出发最少都得凌晨了,这大晚上的,搞这么一出,这不是折腾人吗。

将士们意见很大,吴年更是直接找到刘荣这里来了。

“将军,为何这个时候拔营!”

见又是这家伙来挑事,刘荣目光一凝,看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不是说了要去追击鞑子吗。”

追击鞑子,早干什么去了,打起来的时候不去,如今鞑子撤兵,却要跑去追,吴年不知道他犯的是什么病。

不过敢追出去总归是好事,想了想,他转而说道:“如今天色已晚,就不能明天早上再去吗!”

吴年的退让,刘荣没怎么领情,依旧是那个态度:“明天再去,黄花菜都凉了!”

明天不是不能去,关键是鞑子已走了大半天,明天再去的话,那就不知道要追到什么地方去了。

河谷城北面大都是鞑子的地盘,追得远了,变数太多,刘荣可不想冒这个风险。

提前到今天晚上,那就不一样了,运气好的话,明天中午就能赶上。

刘荣的想法只考虑他自己的利益,吴年肯定是猜不到:“不会吧,鞑子才刚走,跑不了多远,明天怎就追不上。”

真是啰嗦个没完,刘荣眉毛一皱,没心思再跟他扯下去,直接打发道:“好了,我主意已定,你别再说了,下去准备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