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鞑子撤军

河谷城西南有一座和尚庙,原本是有几个和尚的,这些年辽东局势越发危急,为了躲避兵祸,仅有的几个和尚也在去年全部走光。

没了和尚,这小庙就空置了下来,曾秦没那么多讲究,反正那空着也是空着,于是直接就征用了。

那地方较偏僻,火器营建在那正好不过,毕竟这东西还是有些危险性的,不宜建在人多之处!

虽然火器营初创班子已经搭建起来了,曾秦没事还是会往那跑跑!

手榴弹还好,开花弹可没那么容易弄,就那弹壳,如果每一个都要他用电焊来焊的话,那以后什么也不用干了。

最好的方法当然是做一些模具,浇注翻砂,这样更省事,速度也会快不少!

“这里不用搞那么麻烦,直接开个孔,装个螺丝,方便多了!”

“将军,何为螺丝!”

“额,这个到时候一时说不清楚,到时候拿给你们看就知道了!”

做模具,他们还是用老方法,不加以改进的话,废品率会很高,效率还提不起来!

好在曾秦以前是干机械加工这行的,多少懂一些,有了他的指点,进展快许多,不过就是太操心了!

在火器营待了一上午,出了一身汗。

回到府中,冲了个凉,曾秦又去库房里看了看。

在《末日小镇》混了那么久,收获还是不少的,以前准备的那个私人小库房基本堆满了。

东西那么多,也是时候出手了,就在曾秦考虑着要找谁时,刘壮突然敲门走了进来:“将军,胡氏米铺胡昌盛在外边求见!”

听到胡昌盛的名字,曾秦眉头微微一皱:“他来干嘛!”

“不知道。”看曾秦好像有些不喜,刘壮接着又说了一句:“将军,要不要我把他打发走!”

曾秦还真不想见那家伙,想了想,最终还是没让刘壮赶人,或许真有什么事呢!

“算了,让他进来吧!”

…………

被收拾了一次,胡昌盛这段时间安分许多,见到曾秦姿态也放得很低,一进来就先问侯一声:“曾将军,安好!”

曾秦轻点了下头,没跟他多客套,直说道:“胡老板,等下我还有事要忙,有何贵干,你就直说吧!”

“额,是这样的,我有个“小舅子”前段时间被你们抓了,我想请曾将军帮个忙,抬抬手,看看能不能把他给放了!”

胡昌盛本来是不想来的,今天实在是被那小妾磨得没办法,不得已,只好上门走这一遭。

求人,空口白话肯定不行,身后的小跟班很识趣,见他说完,立马把手里的银盒递了上来。

“这是三百两白银,不成敬意,还请将军收下!”

曾秦看了一下桌上的银子,有点莫名其妙,自己什么时候把他小舅子抓了。

“刘壮,这是怎么回事!”

刘壮倒是知道,见曾秦问起,立马凑到他耳边,小声的说了起来。

人是廖成浩抓的,胡昌盛那小舅子,就是当初在南门带头起哄闹事的那家伙。

其实当时胡昌盛也在场,当初闹着要出城的,就是他们一帮人,只不过这种事,他自己肯定不会出头,那家伙抢着要表现,脑袋一热冲在了最前面,结果被当成奸细抓了!

本来这事是要提一句的,不过这几天看曾秦忙个不停,刘壮也就暂时没跟他说。

听刘壮说完,曾秦脸色一沉,高声说道:“一个鞑子的奸细,你让我把他放了,胡老板,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见曾秦把人往奸细的罪名上安,胡昌盛急忙解释起来:“他是我小舅子,怎么可能是奸细呢,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呵呵!”曾秦轻笑一声,冷冷说道:“就算不是奸细,带头闹事,冲击城门,那也是大罪,胡老板,你觉得这人能放?”

见曾秦就是不松口,胡昌盛语气也渐渐强硬起来:“曾将军,这种话就没必要在我面前说了吧,放不放,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如果觉得银子不够,我还可以再加!”

听他说出这种话,曾秦脸色一变:“什么叫我一句话的事,你把我曾秦当什么人了!”

话讲到这,基本也没得谈了,胡昌盛没再装下去,寒着脸最后问了一句:“曾秦,你当真是要与我为难!”

为难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没有那个资格!

曾秦懒得跟他再多说,茶壶一端:“刘壮,送客!”

被如此轻视,胡昌盛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好!好!好!曾秦,今日之事我胡昌盛记住了,告辞!”

记住又如何,看那家伙气呼呼的摔门而去,曾秦不屑的笑了笑。

胡昌盛一来,倒是让他想起一人,谷氏米铺——谷兴荣。

想了想,反正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不如就先让他试试!

“刘壮,去把谷兴荣叫来见我!”

“是,将军!”

…………

自从上次特意登门拜访,谷兴荣等这个召唤已经很久了,刘壮刚一说来意,他就立马放下手里的活,急忙赶了过来。

擦了擦额头的细汗,谷兴荣在门口整理了一下仪容,随后轻脚跨过门槛。

“将军,您找我!”

曾秦抬头看了他一眼:“谷老板,坐!”

“谢将军!”道了句谢,谷兴荣在曾秦下首挪了一张椅子,小心的坐了下来。

待刘壮把茶水奉上,曾秦开口随意问道:“不知道谷老板除了米粮,还没做其它生意!”

谷兴荣正了正身子,小声回道:“除了米粮,茶叶也稍有涉猎!”

“哦!”曾秦点点头,接着又问:“药材呢!”

谷兴荣轻轻摇了摇头:“药材倒是没做!”

药材只是随口一问,既然他没做,那就再找别人吧!

闲聊了几句,该进入正题,曾秦从一小盒子里掏出一物,放到桌上,轻轻推到谷兴荣面前:“这东西呢,谷老板!”

谷兴荣凑过来仔细瞧了瞧,一看是块精铁,顿时吓了一跳:“将军,这东西咱可没卖过!”

“没说你卖过!”这家伙胆子还是有些小啊,曾秦看了他一眼,直接说道:“我手里有一批精铁,想要出手,不知道谷老板有没有兴趣!”

谷兴荣没想到第一次会面就谈这个,冷汗都流出来了:“将军,卖这个是要杀头的!”

看他那紧张的样,曾秦笑了笑:“放心不是甲胄刀兵,只是普通精铁!”

“这也……”就算是精铁也不是谁都能碰的,谷兴荣还在犹豫!

“如今这乱世,卖这个多了去了,也没见几个杀头的。谷老板若是害怕,找个人合伙就是,你只管运出河谷,其它交给别人,在这河谷城,我包管没人敢动你!”

看他还是在考虑,曾秦最后又补了一句:“这生意谷老板若是接了,每月我都会在你那进两千石粮,现银交结!”

盐铁本来就是利润极大,再加上每月这两千石粮,一个月,可能就能抵他两三年的了,说不动心,那肯定是假的!

能赚大钱,不过风险也大,思虑良久,谷兴荣还是没敢当场应下来:“将军可否容我考虑几天!”

考虑就考虑吧,这么大的事,也不是三两句话就能定下的,曾秦点了点头:“我等你三天,你要是不接,那本将军就找别人了!”

“嗯,好的!”

事谈完,谷兴荣没多逗留,说了两句客套话,接着起身告辞!

送走谷兴荣,没一会儿,外边突然有一亲兵冲进院子。

“将军,鞑子撤军了!”

“什么,鞑子撤军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