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战后

丢下一地的尸体,鞑子大败溃逃,大战也随之落下帷幕!

一场大战,从早晨,战至黄昏日落。

“恭喜宿主大败敌军,奖励五千积分!”

听到这个声音响起,曾秦再也支撑不住,身子一歪,倒了下去。

见曾秦突然倒地,所有人都围了上来。

“将军!”

“将军!”

“将军!你怎么了!”

曾秦没多大事,就是太累了,看他只是昏倒,大家伙都松了口气,一齐把他抬了回去。

等曾秦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

醒了自然不能在躺在床上,曾秦撑起身子打算下床,却发现居然没起得来,全身哪都痛。

昨天战斗那么激烈,曾秦又一直抗在前面,不受伤是不可能的。

当时不觉得,现在一觉醒来,伤口带来的刺痛,手脚的酸痛,全都来了,这滋味可不好受。

听到曾秦在屋内“哼”了两声,刘壮立刻开门走了进来:“将军,您醒了!”

看到有人进来,曾秦连忙喊了声:“刘壮,快扶我起来!”

现在起来,那可不成,刘壮摇了下头:“将军,您身上有伤,先别动,我去叫军医。”

曾秦身上的伤口,昨晚只简单处理了一下,还没仔细上药,刘壮肯定不敢冒然让他下床。

不顾曾秦在后面的大声呼喊,刘壮说完就跑了出去。

军医院子中就有一位,昨日一战很是惨烈,河谷这边虽是赢了,伤亡也不小。

不说全军,就曾秦手下那几十亲兵,陈冲,俞斌,于鹏飞等人都多多少少受了点伤。

伤员太多,分散开来不方便救治,像陈冲他们几个受了轻伤的,都安排到曾秦这里来了。

负责这边的是一名林姓军医,昨天晚上就过来了,一直忙到现在。

都在一个大院中,只几步路,刘壮出去没一会儿,林军医就跟着进来了。

客套了两句,林军医把药箱放下,细声问道,“将军,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的!”

战场上刀枪无眼,磕磕碰碰的,不止是外伤,内伤有时也不少,这些外面看不出来,要问才知道。

曾秦确实也有内伤,林大夫一问,他立马就回道:“其它地方还好,就是背上,还有腋下感觉很是疼痛。”

林大夫一听伤到了腋下,皱了皱眉:“先把衣物脱了,我帮你看看!”

如今正值六月,身上就一件单衣,倒也方便。

在受伤的地方轻轻按了按,又细细问了几句,结果不是很好,不过也不特别严重。

“背上还好,有几处淤青,上点药,过几天应该就会好,这腋下就有点麻烦,怕是肋骨断了!”

肋骨断了,曾秦自己多少能感觉得到,对此不很意外:“能接好吗!”

林大夫微微点了点头:“接是能接,就是会有点痛!”

不接好,以后更麻烦,曾秦一咬牙:“没事,接吧!”

接骨可不是件容易的活,要准备的东西不少。

直到半个时辰后,接骨才开始,林大夫手法不错,可真动手那一会儿,曾秦还是没能忍住,疼得大声喊了出来。

好在就那一下,接好之后,没一会儿就缓了过来。

拿开嘴里的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曾秦说了句:“谢谢了!”

“将军,这是属下应该做的,不当谢!”

包扎好后,林军医开始处理其它伤口。

伤口处理完,突然听到院外传来说话声,却是左平到了。

不一会儿,左平进屋,先关心的问了一句:“将军,您的伤不要紧吧!”

“都是小伤,没多大事!”

只是断了一根肋骨,对曾秦这个进化者来说,也确实只是小伤。

见曾秦没什么事,左平也放下心来:“那就好!”

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靠着,曾秦开口问道:“伤亡统计出来了吗!”

左平:“暂时只统计了大概!”

曾秦:“说说看!”

左平:“昨日一战,我河谷大获全胜,灭敌两千有余,缴获无数!”

“鞑子伤亡有那么多!”

“伤的较多,真正被咱们斩杀当场的,也就六百余人吧!”

开花弹,手榴弹,都是土制的,用的是黑火药,威力不算特别大,很多都是被炸伤,直接死在当场只占少数。

不过以大明这个时代的医术技术,就算被他们抬回去,也会有很多活不下来,就算侥幸活下来,也差不多告别战场了,毕竟炸伤,跟刀剑伤,区别还是很大的。

刚来五千新军,就没了两千,看你鞑子镶蓝旗还有多少人头来送!

点了点头,曾秦继续问道:“那咱们呢!”

说到自己,左平脸色就有些沉重了:“我军阵亡两百余人,伤者大概四百左右!”

这伤亡不算小,不过也可以接受,毕竟昨日鞑子可是下了大本钱,光弓箭手就派了一千多,箭矢射无数。

“抚恤银再加三十两,不要亏待了那些死去的兄弟!”

“再加的话,咱们营中就没多少银子了”

“加吧!”

“是,将军!”

又问了几个问题,了解完伤亡情况,曾秦看了左平一眼,突然提道:“那些火器的威力,左副将你也见识到了,你说咱们建个火器营怎么样!”

黑火药威力还是差了些,要靠它们就把鞑子灭了,远远不够,第二代开花弹必须尽早搞出来!

莫名提起这个,左平可是被吓了一跳:“将军,你莫不是开玩笑吧,那可是火器营啊,咱们哪有资格自己建一个,我看还是把方子献上去,让那些人去弄吧!”

偷偷搞搞就算了,真要摆到明面上,花大工夫在这上面去折腾,那可是要出大事的!

火器研究,大明朝廷一向管控很严。

火器的威力,大家都清楚,可威力越大,对皇位的威胁也就越大,若放开下边去研究,碰到有异心之人怎么办!

每个时代都不乏心怀野心之人,皇帝轮流做,今天到我家,正是他们想看到的,可坐在皇位上的那人不想啊!

古代火炮发展缓慢,不是古人都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上边压着。

大明还算好的,到后面的清朝,几百年时间,火炮这一块,可以说几乎是毫无寸进。

这左平还是太谨慎,曾秦轻轻摇了摇头:“呵呵,你又不是不知道上面那帮人是什么嘴脸,若真献上去,等他们搞出来,再落到咱们手里,那得何年何月了去。”

“鞑子此次虽然被咱们击退,来日必定还会卷土重来,没有那几样大杀器,左副将,你告诉我咱们怎么守!”

“这……”

“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唯有靠那些火器,才能把哪些鞑子永远挡在城外。”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碰那东西,终究是冒大风险之事,思虑良久,左平轻叹一声:“就算要建,可钱呢,钱从何二来!”

建火器营,可不是建什么陷阵营,前锋营,拉些人手就可以搭建起来。

火器本来就是银子堆出来的,这种集研发和制造一体的,就更加了,一旦搞起来,必定耗费无算,就算小打小闹,也不是他们一支小小的河谷军能支撑得起的。

松口了就好,至于钱,作为穿越者,有可能缺那东西吗,曾秦淡淡一笑:“钱的事,左副将无需操心,营中没有,我有!”

见曾秦越说越胆大,左平真被吓到了:“将军,可不能那样干啊,私钱养兵,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私造火器就算了,还自己出钱,这是想干嘛,造反吗!

曾秦抬头看了他一眼,眯着眼睛说道:“怎么,左副将怕了!”

“我……”

看他那紧张样,曾秦不由大笑起来:“哈哈,放心吧,本将军只是暂时先垫着,之后会跟上头报备的!”

听到曾秦说会报备,左平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终于松出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这种话题再聊下去,心脏指定受不了,左平不敢再待,事一谈完就急忙起身:“将军,没什么事,属下就先告退了!”

“嗯!”

听着左平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曾秦抬头看了看头顶的蚊帐,若有所思!

刚才只是试探一下,真报备,怎么可能,研究一下开花弹算什么,以后他还要自己造火炮呢,要什么事都跟那帮家伙扯皮,那还玩个屁!

先搞了再说,至于以后会有什么麻烦,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实在不行,反了它就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