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鞑子大溃败

鞑子这边久攻不下,敖勒渐渐失去耐心,声音也越喊越大。

“谁第一个杀上城头,赏银三千两!”

这不是他第一次许下重赏了,从最开始的一千两,到现在的三千两,已前后加了三次。

赏银是很诱人,不过却不是那么容易能到手的。

若是以前,杀上城头,只要敢拼命,还是能上得去的。

如今河谷这边,远有开花弹,近有手榴弹。

这些家伙可不比大石头,别说杀上城头,连云梯都很难搭上去,要想登城,一个字“难”。

不过毕竟是三千两白银,一般人几辈子都赚不了那么多,况且除了了这个,入城后还可以随意劫掠。

如今城门被破,这可不比以前,城门被毁,城等于攻破了一半,还是值得去拼一拼的。

为了那富贵,城外鞑子再一次对东城发起了冲击。

看着远处的鞑子再次上前,左平等人脸色不免有些凝重,因为弹药不多了。

为了抵御鞑子前两次冲击,这消耗可不是一般的大。

开花弹用去大半,现在剩下不到四十颗。

手榴弹虽然陈松年后来又运了一些过来,可这东西扔的人多,消耗是开花弹的数倍不止。

十个大箱子已经空了六个,剩下加在一起,也就五六十颗。

弹药只剩下几十颗,多肯定是不多,不过用来击退一次鞑子,可能勉强也够了。

可问题是,没存货,就这么点,一旦用光,被对方瞧出了虚实,以后怎么办。

有第三次,可能就有第四次,况且还有明天,这可不能只想着眼前,得为以后考虑考虑。

弹药的问题,不少人都发现,大家一起看向左平,曾秦不在,这里他最大,肯定得他拿主意。

“左副将,鞑子就快上来了,咱们这次怎么打!”

不过也不是全都发现了这问题,左平还没开口,旁边一人先接上了话:“还能怎么打,接着炸呗,咱们手上有这些宝贝,那帮狗东西还能冲上来不成。”

“是能把他们赶下去,可那东西全得用光。对面不是傻子,看到我们没有了手雷,难道不会再冲击一次。”

“鹏飞说的不错,弹药不足的问题,绝不能被他们看出来,不然就麻烦了。”

“那怎么办,难道不用那家伙了!”

不用肯定是不行的,如今这边的实力要大大弱于对方,不用手榴弹和开花弹,撑不了多久,鞑子就会杀上城头。

可一旦使用,弹药不足的问题迟早会被对方发现。

就在大伙都拿不定主意时,左平开口了:“看出来又如何,与其遮遮掩掩,还不如主动暴露出来。”

主动暴露出来,这一下把众人都说懵了:“左副将,这话是何意!”

“何意,待会儿你们就知道了。”时间太紧,左平也来不及跟他们解释,想定后,他当即做出决断,“松年,库房还有多少火油坛子。”

“大概一百多个吧!”

“你带些兄弟去全部搬过来。”

“是,我这就去。”

陈松年不是多话之人,左平一说完,他立马就去了。

看着他走远,左平一抬手,招呼众人:“咱们去城头!”

鞑子来上得很快,左平他们过去没一会儿,这些家伙就陆续杀到城下。

见敌人靠近,几个投弹手习惯性的去拿后方当着的手榴弹。

看到他们的举动,左平立马出声阻止:“都别去拿,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扔一个下去。”

“不扔!那怎么打!”

“没那家伙就不会打仗了,以前怎么打,就怎么打。”

“这……”

几个投弹手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都看向了俞斌。

俞斌知道左平有了主意,这时候肯定不会跟他对着来:“听左副将的。”

连俞斌都点头,这手榴弹自然扔不下去了,慢慢地鞑子也发现这情况。

“怎么没炸了!”

“是啊,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听见响。”

前两次冲击,被这手榴弹炸得多少有点心里阴影,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生怕什么时候,头上就会扔一个下来。

可这次就有点奇怪了,他们都到城下好半天,居然一个都没听见响。

没有了手榴弹,让鞑子很是狐疑,过了一会儿,突然有人喊了一句。

“不会是他们没有了吧!”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恍然大悟”。

“对,肯定是没有了,不然他们怎么不扔。”

“就是,就是,那东西指定很金贵,他们不可能有那么多,肯定是扔完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瞬时所有人都觉得左平他们手上没有了手榴弹。

既然最大的威胁没有了,那还怕个什么,城下的鞑子立刻兴奋起来,纷纷大喊到。

“他们没了会炸得家伙,大家一起冲啊!”

“冲啊,杀到城头,三千两白银就有了。”

喊杀声传澈整个战场,被压制那么久,城外的鞑子无不渴望杀上去。

慢慢地,城下的鞑子越集越多,开始重新搭云梯登城。

看到这情况,除了左平,城头所有人都神情紧张起来。

“左副将怎么办,他们快杀上来了。”

左平很是镇定,看着城下的鞑子,轻声的说了一句:“急什么,先撑一会,等下自然让他们好看。”

鞑子逐渐起势,参与攻城的士兵也越来越多,不过河谷这边也不是吃素的,就算没有手榴弹,大石头,滚木那可是足够,顶一会儿,完全不成问题。

战斗开始进入白热化,这时陈松年带着一帮人悄然走上城头。

看到他终于来了,左平连忙跑了过去:“东西都带过来了。”

陈松年点点头,往身后指了指,“都带过来了,一共一百四十四坛。”

“很好!”有这东西,那还怕什么,左平大喊一声,“俞斌,快带人过来,把这些家伙,都给我扔下去。”

听到喊声,俞斌立马跑了过来,看着地上一堆的火油坛子,他立马明白了左平的打算。

先示敌以弱,主动把弹药不足的问题暴露出来,等鞑子一窝蜂冲到城下,再用火油坛子,给他们来记狠的。

搞了这么一次,就算弹药真的没了,又如何,他们还敢再上吗,这可是要拿命去试的。

招呼弟兄,搬起坛子,俞斌带着人就往城头冲去。

那边的鞑子攻得正起劲,突然百十个坛子从天而降。

“狗东西,敢打咱河谷,烧不死你们。”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坛子落地,碎裂开来,刺鼻的气味弥漫四周,接着城头射出无数火箭,汽油被点燃,瞬时燃起滔天大火。

火油坛子的出现,鞑子完全没料到,刚才冲的时候都聚在一堆,如今大火一起,不少人被烧着,顿时惨叫接连响起。

“上当了,咱们上当了,他们居然还有火油坛子,大家快跑啊!”

“快跑,快跑,再不跑,全都得烧死!”

突遭如此打击,这谁还有心思攻城,城下的鞑子武器一扔,纷纷四散逃开。

看着城下的鞑子开始溃逃,左平却仍觉得不够,大喊一声,“别让他们这么轻易逃回去,手雷,开花弹,都给扔出去。”

命令一下,俞斌等人立刻又动起来。

于是,没一会儿,鞑子阵中又传来爆炸声。

熊熊烈火烤着,还要被炸,鞑子彻底崩溃。

“火油坛子就算了,连那大铁弹竟然也还有,还打个屁啊!”

逃跑的人越来越多,渐渐演变成全军大溃败。

到了这地步,已然是败局已定,熬勒纵然有再多的不甘,也无力回天。

“唉,我熬勒征战十余载,少有败绩,这次出来,只短短一个月,却在这小小的河谷城连吃败仗,你说那曾秦到底是什么人!”

过了好一会儿,熬勒身后一谋士,缓缓开口,叹声说道:“或许是天助之人吧!”

一个河谷城,接连出现那么多“神奇之物”,也只有上天相助才解释得通。

“呵呵,天助之人!”

“他们也不是全靠那些东西,今天最后一战,你就没看出点什么吗,玩计谋,我熬勒也会。”

听熬勒还说出这种话,那人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难道副都统还不想放弃!”

熬勒转过头,死死盯着他的眼睛:“你觉得应该放弃!”

“是不能!”

一个的小小河谷城,凭那几样大杀器,就挡住他们千军万马,若整个大明都掌握了那东西,那他们还争什么天下,都趁早洗洗睡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