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城门口激战

城门被破,鞑子肯定不会那么容易放弃,对于这些批人的到来,曾秦不是很意外。

就上来这么些人,本没太当回事,不过交上手后,他立马发现这些家伙的不同。

刚杀完一个,接着后面的家伙眼睛都不眨一下,立马又冲了上来。

第二个被杀,第三个又来,接连不断,几乎不让人喘歇,这凶狠劲让人可怕。

发现不对后,曾秦立马出声提醒:“大家都当心一点,别大意,这些家伙跟之前的不一样,不太好对付。”

其实不说曾秦说,谢闻兵他们也都差不多感受到了,其中有几个兄弟应对不当,一接触就被他们给杀了。

不过喊了一句,还是起了一些作用,后面的兄弟有了准备,就算被杀,也还是能顶上片刻。

这精锐到底是精锐,尽管有曾秦,谢闻兵他们在,还差点被他们冲了进去。

此次冲击,鞑子一共派了两波精锐上来。

一次一百,两波就两百人,就算被陈冲他们炸死一些,也还有一百余人。

人虽不多,却也不能小看,曾秦他们已打了半天,都累得不行,他们却是体力充沛。

最关键是这些家伙,还个个不怕死,这就很难搞了,要不是曾秦,谢闻兵他们顶在前面,多半被他们杀了进来。

解决这一百多敌军,几乎比之前战斗半天还要累,连曾秦都这样了,其他弟兄更不要说。

前后打了几场,就算没被抬下去,大家伙多少都受了点轻伤,很多人都是勉强撑着。

又顶住一次冲击,本以为能歇息一会儿,谁知道还没等喝口水,外面竟传来震天喊杀声。

听到这声,曾秦脸色一凝,朝上面喊了一句,“怎么回事!”

“将军,鞑子要攻城了!”

攻城,确实是攻城,连派两批精锐,也未能冲进去,对于额克其,敖勒不免有些信心不足。

派兵攻城,不一定能攻上去,但至少能牵扯河谷这边的精力,多添几分胜算。

对于曾秦他们来说,对方攻城,不管是真打,还是假打,都不是小事。

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去城头看一眼时,通道内又有敌人现身。

鞑子再次出现,曾秦自然顾不上去城头了,大刀一翻,又杀了上去。

这是第三波,跟前两次不同,这次是额克其亲自带队。

看到曾秦,刚走出城门口的额克其莫名有些兴奋,双斧一翻,大喝一声:“曾秦,纳命来!”

“想要杀我,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曾秦正愁没有合适的对手,额克其上来正合他意。

擒贼先擒王,这家伙一看就是领头的,把他宰了,就算乱不了对方的阵脚,至少也能挫一挫他们的士气。

带着这样的念头,曾秦一开始就用了全力,谁知这家伙狡猾得狠。

嘴上说要杀曾秦,真动起手,却玩起了花样。

无论曾秦怎么攻,他左挪右闪,就是不接招。

他这么搞,曾秦一时还真拿他没什么办法。

曾秦这里被拖住,影响慢慢就来了。

中间牵扯,鞑子主攻两侧,谢闻兵可没曾秦那么勇猛,加上之前消耗太大,渐渐地被他们杀了进去。

这样下去,肯定不行,曾秦顿时有些急了:“小子,你不是要杀我吗,怎么像个孙子一样,只知道躲,有种就接我两招!”

话说得很难听,可惜这额克其根本不上当:“呵呵,不用激我,我是说要杀你,可没说什么时候!”

没有受曾秦话语的刺激,额克其继续之前的打法。

要是无能之辈,再怎么能躲,这么长时间,曾秦也早宰了他,可这家伙偏偏还有些本事,这就有些恶心了。

不跟曾秦打,去谢闻兵他们那帮忙,这家伙又死死缠着,曾秦是越打越烦,眼看着局势要失控,这时突然听到后方有人大喊一声。

“大哥,俺老周来了!”

周文广不是一个人,身后还带着数百兄弟。

其中有一部分跟他一样,也是伤员,剩下的那些则是民壮。

只在营中练了几天,这就派上战场,说起来有些让人不敢相信。

若说一个月之前鞑子刚来那会儿,城门要是被攻破,这别说来帮忙,他们可能早就四散蹿逃了。

如今经过几场大战,曾秦带着大家伙接连取得大胜,这可是给了众人无穷的信心。

所以只要曾秦还在,大家就都相信这城池丢不了,还有守的可能,既然能守,同样是男儿,他们为什么不上。

…………

听到周文广的声音,前方的曾秦眼睛顿时一亮:“老周快来”

周文广冲得很快,转眼就到达战场,一听曾秦喊他,立马挤了上来,“来了,大哥!”

“这家伙交给你了,别太逞强,拖住就行!”

额克其难缠,别人接手不了,周文广指定可以。

这活不是第一次干了,周文广嘿嘿一笑,应声道:“大哥放心,老周我知道怎么做!”

说着,两人位置一交换,周文广瞬时接上手了。

看曾秦脱身,额克其还想再追,旁边的周文广哪能让他如意,大刀一架,大喊了声:“小子往哪跑,跟爷爷过两招!”

周文广虽然受了点伤,可本事仍在,有他挡着,额克其顿时被拦住。

没了额克其的纠缠,曾秦战力释放,再次杀了起来。

与额克其相比,他那些手下无疑要弱了许多,就没几个能接住曾秦第二招的,只片刻工夫,地上就躺了十来个。

被曾秦这一通乱杀,鞑子刚起的势,顿时又被压了下去,局面再次稳住,河谷这边重新站住阵脚。

城门口打得火热,城头就更加,面对数千敌军的疯狂冲击,俞斌他们虽然手握几大杀器,也仍旧压力不小。

这中途,左平,陈松年,也带着手下兄弟支援过来。

除了他们,城中陆陆续续有一些乡民也赶到城头帮忙。

有人带头,到后来帮忙的越发多了起来。

河谷城危在旦夕,有人谋算着逃跑,可更多人还是想着怎么守护他们的家园,毕竟作为主将的曾秦都没放弃,那肯定还有一丝希望。

将士们在城头浴血奋战,拼死守护,但凡有一点血性的男儿,都不会无动于衷。

“王二毛,你拿着斧头去干嘛!”

“没听见东城在打仗吗,我去帮忙!”

“打仗你能帮什么忙,别给人家添乱了。”

“添什么乱,不会打仗,难道打下手还不会吗,搬东西,抬伤员,总能帮上点忙。我王二毛虽然没什么本事,几斤力气还是有。这河谷城是咱们大家伙的,绝不能让鞑子占了去。”

短短几句话,没有多少大道理,却把另外那人打动,“好像是这个理,你先等一下,我也同去!”

年轻人赶着去帮忙,这年长者也不甘人后,其中就有曾秦认识的那何老汉。

“当家的,打仗的事,让他们年轻人去,你都一把年纪,去了能干嘛!”

看着自家老汉手拿钉耙,不住比划,也是一副要上战场的架势,妇人忍不住劝了一句。

“咱们都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死了就死了,总要替儿孙们把家守住。”

说着,何老汉最后看了妇人一眼,低头走了出去。

老老少少,都从家中走出,四面八方的人,纷纷去往东城。

这人多,对于战场上的曾秦他们来说,肯定是好事。

运弹药的运弹药,搬石头的搬石头,抬伤员的抬伤员,大家伙齐心合力人人有事干。

面对开战以来最艰难一战,河谷上下不但没有被打垮,反而展现出了超强的韧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