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南门骚乱(求收藏,求推荐)

“千总,属下刚才去看了一眼,东城好像要破,这鞑子恐怕马上就要杀进来了,咱们得另做打算啊!”

“混账,说的什么屁话!”廖成浩手中大刀用力往地下一杵,狠狠瞪了那小兵一眼:“兄弟们在前方厮杀,仗还没打完,你要我另做打算,当我廖成浩是什么人!”

“念你初犯,这次暂且先记下,下次要是再敢妄言扰乱军心,定斩不饶!”

最后一句话,廖成浩是吼出来的,吓得那小兵一哆嗦:“是,属下知错,再也不敢了!”

其实有人会起那心思也正常,大明走到如今,从上到下都烂透了,曾秦他们作为边军,好是好些,也只是相对来说。

这段时间是连打胜仗,曾秦一番操作,几大杀器接连出现战场,又给了大家强大信心,再加上他从不亏待下属,不克扣粮饷不说,甚至还常常超额发放。

有这样的主心骨在,这士气和凝聚力也就上来了。

要换一个将领过来,别说撑一个多月,打了两场,可能就有人筹划着怎么逃跑了。

下面的小兵都起了逃跑的心思,城中的百姓就更不用说了。

东城门被撞得轰轰作响,那一下下的,撞得是人心惶惶。

知道消息的越来越多,渐渐地南门口聚集了一大帮人。

“军爷,求您开开门,给大家伙一条活路!”

“军爷,开门吧,鞑子就要杀进来了,我不想死在这!”

“开门,求军爷开门!”

看着城下那么多百姓围了上来,城头上的廖成浩面色冷峻:“上头没有命令,我是不会开门的,诸位都回去吧!”

“回去被鞑子杀吗,你心怎么那么黑,硬要看着我们死在这就好!”

“是啊,回去就是死,军爷开门吧!”

“他若是不开,咱们就冲过去!”

“对,冲过去!”

看下面那帮人有冲击城门之势,廖成浩眉毛竖起,冷冷喝了声:“凡是敢冲击城门者,杀无赦!”

话音一落,城门口上百将士长刀出鞘,跟着大喝一声:“杀无赦!”

这阵势一出,那帮人脑袋一缩,吓得连退好几步。

不过也只是暂时被镇住了,等了片刻,那些人再次上前。

“他们只有那么点人,大家伙怕什么,跟他们拼了,冲过去,才有活路!”

“冲就冲,只要你带头,我们就上!”

“好,大家跟紧了!”

眼看着一场冲突就要发生,突闻后方传来一声清喝。

“你们在干什么!”

众人回头,只见一白发老者缓步走来。

“严老,是严老!”

严瑞莆,此人无官无职,只是一老秀才。

虽是一秀才,不过他在河谷城却颇具威望,只因河谷最大的学堂就是他开办的,数十年来,育人无数,城中百姓对他很是敬重。

众人见他过来,纷纷打起了招呼!

“严老先生好!”

“严老先生好!”

严瑞莆微微点头:“诸位可否听我说几句!”

“严老先生请讲!”

在两名学生的搀扶下,严瑞莆上前走了两步,混浊的双眼扫了扫众人,接着缓缓开口。

“自鞑子进犯以来,咱河谷每战必胜,犹如天助,此次战事无非艰难了些,东城尚在坚守,如此非常时刻,尔等却要冲南门而去,岂不给了鞑子可乘之机!”

“再者,咱河谷有曾将军,有如此神将在,鞑子但无破城之可能,诸位何须如此惊慌!”

严瑞莆后面还跟着一大帮人,这里有不少受过曾秦恩惠的,之前粮价之乱那次。

听他说完,一帮人纷纷出声附和起来:“严老先生说的对,曾将军乃天上二郎神将下凡,区区鞑子,怎会是他的对手,定能打得他们大败而回!”

“二郎神降世,那必定是神勇无敌,每战必胜!”

…………

说了那么多,可惜还是有人听不进去。

“别给我扯那些,真有什么天神下凡,咱大明又岂会让鞑子欺负成这样!”

“东城门都被撞成那样了,哪还能守得住,我不想死在这,现在就要出城!”

“对,现在就要出城!”

…………

看他们这样,严瑞莆不由摇了摇头:“蝼蚁尚且偷生,诸位如此,老夫理解,可你们有没有为城头上的将士想过,城门一开,河谷城铁定没了,到时那些将士,城中数千百姓,将置于何地!”

看他们露出犹豫之色,严瑞莆趁机又补了一句:“这样,再等半个时辰,要那时曾将军仍没有把鞑子击退,咱们再做决定如何!”

“真到那时,想必这位军爷,应该不会阻扰吧。”

说完,严瑞莆抬头看了城头的廖成浩一眼。

见他望来,廖成浩沉着脸应了一声:“若鞑子真杀进城,我会把城门打开的。”

听廖成浩都承诺了,那些人终于退了一步。

“好,那就再等半个时辰!”

“等吧,要是曾将军真能把鞑子击退更好,河谷城毕竟是咱们的家,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也不想走!”

眼看着一场骚乱就要平息,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

“大家别听他的,这老东西都半截身子入土了,早已活够,肯定没所谓。可咱们没活够啊,若是等鞑子杀进来,哪还能逃得了!”

听到还有人捣乱,廖成浩虎目一瞪:“此人一再鼓噪,定是奸细无疑,来人,给我拿下!”

这么多人,就那家伙叫得最欢,大家伙早已看他不顺眼,命令一下,立马有两个冲了上去。

“你们干什么,我又没说错,凭什么抓我!”

见他还在那狂吠,旁边两名弟兄立时两个大嘴巴子扇了过去,吃了两记狠的,那家伙顿时老实下来。

这家伙一歇菜,场面也随之控制下来。

…………

南城发生的一切,曾秦还不知晓,此时他正带领一帮弟兄,正跟鞑子激战不休。

城门通道虽然被大皮卡堵了,不过破了终究是破了。

不多久,就有数十鞑子提着明晃晃的大刀蜂拥而入,那阵势还是挺骇人的。

曾秦是什么人,丧尸堆里杀进杀出,也未曾怕过,这种场面怎能吓得到他。

未等那些鞑子过来,他长刀一横,主动迎了上去。

曾秦一动,身后百来将士也跟着也动了。

一万两白银,诱惑可不小,为了能得到它,那些家伙没有想着先攻入城中,全都往曾秦这来了。

不过曾秦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实力先不说,就身上这盔甲,还有手中的“宝刀”,这都远不是他们能比的。

刚一接触,立时就有两个被砍翻在地。

一交上手,那就没有退路可言,死两个,影响不了什么,跟在后面那家伙眼睛都没眨一下,就又冲了上来。

对于敌人,曾秦从不手软,无论上来多少,照砍不误。

倒下一个,又上来两个,冲上来的鞑子越来越多。

鞑子虽多,可曾秦也不是没有帮手,左边的谢闻兵,右边的陈冲,身后还有诸多兄弟。

作为主将的曾秦都顶在前头,大家伙哪有不卖命的,无不争相向前。

战了片刻,鞑子倒了一地,也未能突进半步。

城门通道只有那么宽,一次只能出来那么些人,曾秦他们把城门口一堵,打不过,后面的人自然冲不进来。

前路受阻,这影响可不小,之前城门被破时,城外可是有数千鞑子涌了上去,如今前进道路打不通,瞬间全堵在了城外。

那么多鞑子聚在一起,这可把俞斌他们忙坏了,手榴弹不停地往下扔,爆炸声接连不断,一直就没歇过。

被炸了两轮,鞑子这才醒悟过来,城门被破,并不意味着这边就完全失去了抵抗。

河谷全军上下士气未失,要拿下这座城池,靠这一阵乱冲,肯定是成不了事。

城外的鞑子渐渐散开,如此紧要关头,作为阵前指挥的敖勒也亲自到达战场。

之前骑兵冲城,原本他以为能一鼓作气杀进去,没想到非但没进去,这么多人居然连城门口都没突破。

骑兵不成,如今只能再做安排了,又细细观察了一阵,敖勒缓缓开口:“额克其!”

敖勒声音刚落,身后立马有一大汉走出:“属下在!”

“城门口不攻破,这河谷城怕不好拿下,你去一趟,务必把入城通道给我打通。”

“是,属下领命!”

额克其是敖勒手下一猛将,本身骁勇不说,关键是手下还领着三百精锐。

这些家伙跟普通士兵可不同,个个悍不畏死,如死士一般。

都不怕死了,这再难打的仗,再凶险的境地,他们自然也敢往前冲。

如今局面打不开,让他们上去,正合适。

在后方弓箭手的掩护下,第一批人很快冲到城下。

冲得很快,当然期间也付出了一些伤亡。

有开花弹这个威胁在,鞑子弓箭手虽然能起到一些作用,但完全压制肯定是不可能了。

在城外他们可以分散开来,到了城门口,这就难免挨上几个手榴弹了。

被炸了几下,这第一批冲上来的,还剩有七十二人挤入城门通道。

之前的溃散,通道中只剩几十鞑子,后面没有人补充,只几十个,肯定顶不了什么用,很快就被曾秦他们杀光。

这批家伙一到,也正好顶了上去。

能称为精锐,打起仗来肯定不是一般士兵可比,冲进去后,二话不说,几十个家伙直接就杀了上来。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