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东城门破

河谷这边激战正酣,杨家坳那头却为出不出兵的事争吵不休。

“刘将军,求求你了,咱们出兵吧,再等下去,河谷城就要没了!”

跟刘容不同,吴年是军中一步一步爬上来的。

河谷城打成那样,做为真正的军中之人,他怎能无动于衷。

从听到开战的消息开始,他就来找刘容了,可惜纠缠至今,这刘容就是不松口:“时机还为到,此时出兵,不是时候,再等等。”

看刘容一点不着急的样,吴年是气得不行,说话声音也大了起来:“再等下去,仗都快打完了!”

刘容什么脾气,吴年这么跟他说,他顿时就变脸了:“我说等就等,这里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这种人,油盐不进,吴年真的是快要被他气死。

前方战事吃紧,再不增援,恐怕河谷真的要没了,吴年急得是团团转,开始站起身来,来回踱步。

走了几圈,最后他一咬牙:“刘将军要是不去,那给我五百人,我自己去,这总行了吧!”

“不行,五百人顶什么用,到时事没办成,还把我们给暴露了。”

刘容之所以不愿意去,主要被鞑子五千新军给吓的。

要是没这五千新军,就原先那点人,他倒是敢去瞧一瞧。

这五千新军一来,加上原有的,鞑子兵力都近万了。

鞑子兵力多了那么多,除非有绝对把握能打赢,不然他是不敢露头的。

吴年哪会知道他心中有那么多算盘,还在做最后的努力:“事办不成,那我们就死在那,绝不会把这暴露的。”

“说了不行就不行,你别再说了。”刘容没耐心跟他啰嗦下去了,也不管吴年怎么不满,直接开始赶人:“何胜,把这家伙给我弄出去,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出营。”

………………

杨家坳发生什么,曾秦不知道,原没指望他们会来。

东城的战斗还在继续,投石车加入战场,局势瞬间发生改变。

十几颗开花弹突然从空中落下,直打得鞑子措手不及。

开花弹这种东西,还是今天第一次出现在战场。

原本没有演练过,自然没有有效的应对之法。

看到它落下,有的吓得连忙躲开,有的则俯身扑倒,有的没当回事,还在继续射箭。

炸之前就这样,炸开后就更加了,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伤者的惨叫声,鞑子阵营一下子就全乱了起来。

见开花弹如此给力,陈冲他们趁热打铁,又让下边的兄弟发射了一轮。

两轮开花弹,在二十几个不同的地方先后炸开,这覆盖面就比较广了,鞑子弓箭手彻底被击溃,再也难以对城头进行压制。

最难搞的弓箭手被解决,大家伙都松了一口气,正打算一鼓作气把城外的鞑子全部击溃时,城门口哪里突然传开“轰”的一声巨响。

这声音让陈冲有很不好的预感:“怎么回事!”

话刚问出,突然有一名士兵跑了上来,“陈大哥,不好了,城门破了!”

果然,最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鞑子撞车进了通道内,无论是开花弹,还是手榴弹都够不着它。

没有威胁,里面的家伙肯定是做死的撞了。

面对鞑子的疯狂的撞击,谢闻兵也是办法用尽,用木棍撑,用横木拦,用大石头堵,用人顶……

付出那么多努力,可惜城门毕竟是木头做的,被撞了那么久,整个城门出现大量裂痕不说,旁边的连接部分也全都松动。

刚才听到城外的动静,里面的家伙感觉不妙,撞得更加使劲,愈加疯狂,终于城门支撑不住,散架倒了下去。

城门直接散架,这换成谁,也是没办法。

看到城门被撞破,鞑子一扫之前的低落,一个个兴奋的叫唤起来。

“他们城门破了,大家快冲啊!”

“冲,全都给我冲,冲进去,咱们就赢了!”

呼喊着,原本散乱在四周的鞑子开始迅速聚拢,接着疯狂朝城门口冲去。

其中一直在等待机会的那股骑兵反应最快,转眼间就把速度提了起来,没一会儿这些家伙就越过其他人,冲到了最前头。

看鞑子这架势,完全拦住肯定是不可能,必定会有敌军进城。

鞑子五百骑兵分散开来,排成一条长龙,直冲城门口而去,他们速度很快,尽管城头的陈冲他们尽力在拦,可还是有一些突破手榴弹的轰炸,冲了进去。

城门虽破,可通道中堆积着许多杂物,大石头,烂木板,什么都有,想骑着马直接冲过去,显然是不可能。

翻身下马,一行人抽出腰间的长刀,蜂拥着杀了进去。

还没等走出通道,突听到前方传来莫名的轰鸣声:“那是什么东西!”

还没等他们看清来物,一个巨大的黑影就直撞过来,两个鞑子躲闪不及,直接被撞翻在地!

曾秦到了!他是开着一辆大皮卡过来的。

皮卡车直塞城门口,不但撞死两人,还把通道给堵了。

没了城门,还有大皮卡,几顿重的家伙塞在通道内,鞑子骑兵休想冲进来。

封绝了鞑子骑兵,曾秦从车内跳了下来。

“拿我刀来!”

“将军,刀在这!”

大刀在手,曾秦气势一变,望着对面那队鞑子,他虎目一睁,厉声喝到:“曾秦在此,尔等还不速速前来受死!”

这声音带着无尽的杀气,犹如惊雷炸耳,直把那帮鞑子吓得一哆嗦。

“他就是曾秦,看着好吓人!”

“听说咱们副都统博尔齐就是被他给杀了!”

“博尔齐可是咱镶蓝旗第一勇士啊,居然打不过他,这也太厉害了吧!”

“自然是厉害,不然营中那些家伙怎么都不敢来。”

“那咱们上是不上!”

人的名,树的影,现在的曾秦,不仅在河谷城中功高望重,在鞑子阵中那更是凶名远扬。

仅只身一人,曾秦就让这帮家伙迟疑不决,犹豫了好一会儿,其中一人才大声喊了一句:“你们还傻楞着干什么,副都统不是说了,谁杀了曾秦,赏银一万两。”

“那可是一万两啊,多大的富贵,要多少女人都有。”

“那曾秦是厉害,可还能把咱们全都挡住,咱们并肩一齐上,定能冲进去。”

这几句话一说,这些家伙顿时“醒悟”过来,眼睛里也渐渐泛起了神采。

想着那白花花的银子,这群人高喊一声:“为了一万两,大家冲啊!”

随之冲出城门口,朝曾秦杀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