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再战东城

看着城下的鞑子如潮水般退去,城楼上的曾秦也算是松了口气,开始看他们那气势,还以为这帮家伙有多猛,原来也就那样。

北城的鞑子一退,曾秦想着战斗差不多结束,接下来该打扫战场了。

打扫战场,肯定不要他亲自过问,这刚起身,还没走到门口,陈冲突然闯了进来:“将军不好了,东城那边,城门要被攻破了!”

这话一出口,可把曾秦吓了一跳:“什么……快带我过去!”

城门要是破了那可不是小事,不等陈冲说明情况,他一推门急忙就冲了出去。

从城楼绕到东城,有一段距离,路上曾秦越走越快,后来干脆慢跑起来。

陈冲开始还紧紧跟着,这曾秦一跑起来,他气力不足有些跟不上,转眼就被拉开一段。

察觉到陈冲的情况,曾秦回头看了他一眼:“你肩膀怎么回事!”

陈冲肩膀上插着一根断箭,受伤那块一直在滴血,流血过多,这也是他跟不上的主要原因。

对这伤,陈冲自己倒不是很在乎:“没什么,就是挨了一箭!”

战场上受点伤本是正常,可今天这场仗不一样,他们有两大杀器在,陈冲身手不错,还穿戴了皮甲,就这样还伤了,可见东城的局势有多么不妙。

皱眉想了想,曾秦出声问道:“在东城鞑子也动用了大批弓箭手吗!”

“是,对方派了很多弓箭手过来,他们好像发了疯,开打没一会儿,就对着城头一阵狂射,压得我们抬不起头。”

被弓箭手一直压制,东城守得很艰难,每次陈冲他们都是冒着箭雨去扔那手榴弹。

这样做,肯定很危险,陈冲就是这么受伤的。

他还倒好,有几个兄弟更惨,手榴弹没扔出,直接就被射死了。

这种情况,他们也是第一次遇到,反应不当,有一个手榴弹还在城头炸开,伤了不少自己人。

北城几百弓箭手就算了,东城还派了那么多,这鞑子还真是下血本了。

要知道这可是古代,箭矢制作完全靠手工,很是不易。

一战同时攻打两面城门,每边数百弓箭手,一轮下去,上千根箭就没了,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一轮一千,十轮就是一万,如今打了这么久,就算不是每轮都齐射,这损耗也是了不得!

一个小小的河谷城,至于吗,要是没打下来,那帮鞑子岂不要气死。

在心里吐槽了一下,曾秦转而说道:“一群弓箭手就压得你们抬不起头,开花弹呢,怎么不用,没有火炮,难道投石车也没有吗!”

火油坛子,手榴弹,开花弹都给他们放开了,本以为战事会很轻松,北城就是这样,几个回合下来,就打得鞑子没了脾气,只有抱头鼠窜的份。

东城只是少了两门火炮,可这东西可以用投石车代替啊,这是守城,不是攻城。

曾秦他们也是有投石车的,不过是小型的,这东西射程,威力都不及对方的大型投石车,还占地方,放上来也只是活靶子,所以之前没怎么动用它。

可现在鞑子的大型投石车都没了啊,就算不用开花弹,抛些大石头出去,也不至于让对方弓箭手欺负成那样。

开花弹威力就更不用说了,那东西放里面,除了射程,精准度不及火炮,论杀伤力弱不了多少,何况它还不用冷却。

这么多大杀器在手,还打成那样,谢闻兵阵前指挥还是差了些。

经曾秦一提醒,陈冲也反应过来:“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这么多人就没一个想到,曾秦也是无语,狠狠瞪了他一眼:“还不快去找人搬上来!”

“是,将军,我这就去!”

看着陈冲离去,曾秦摇了摇头,继续往东城走去。

又走了一段,那边喊杀声越发清晰起来。

听到这声,曾秦脚步再加快了几分,越走越近,东城内外的景象也映入眼帘。

密密麻麻箭矢,几乎把整个城头插满,远远看去,就像一只巨型的刺猬。

鞑子弓箭手很疯狂,不过人还是能过得去的,河谷这边弓箭手不及对方,盾牌还是不少的。

数百将士,一人顶了一块大盾,形成一个巨顶,把所有人全护在中间。

自我防护是做的不错,就是被压制得太惨,无法完全抽身去守城,身子伸展不开,也只能时不时的露出一道缝,扔些手榴弹下去。

这么扔,精准度自然有限,杀伤力也只能看运气。

这机会,鞑子不可能不抓住住,数架撞车一起冲锋,猛攻城门。

曾秦到时,那些家伙早已进入城门通道,撞了好一会了。

脸盆大的巨木,一下一下,使劲的撞过去,这城门哪遭得住,要不是后面有几十个大汉顶着,这城门早就被撞开了。

不过人力毕竟有限,如果没有别的法子,任他们这么撞下去,这城门早晚会被撞开。

听着那声音,城墙上面将士的心情可想而知。

不过当他们看到曾秦,所有人脸上的表情立马就变了。

“将军!”

“将军,是将军!”

“兄弟们不要怕,将军过来了!”

曾秦一来,众人脸上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可见如今他在将士们心中的地位有多高。

弯腰躲入盾牌下,曾秦看着众人,朗声说道:“兄弟们,都打起精神来,鞑子再猖狂,也就那点本事,只要我曾秦还有一口气,他们就休想攻破这城池!”

说着,曾秦把手中大到高高举起,扯开嗓门,高声喊道:“城在人在,城毁人亡!”

这句话一喊出来,众人心头一震,随即齐声高呼起来。

“城在人在,城毁人亡!”

“城在人在,城毁人亡!”

“城在人在,城毁人亡!”

喊着喊着,士气渐渐到达顶点。

士气可用,曾秦没再多说,又往前走了一段,找到了谢闻兵。

“将军,我……”看到曾秦,谢闻兵脸上露出几分羞愧之色。

曾秦把守东城那么重要的事交到他手上,如今却搞成这样,多少有负他的信任。

不等他说完,曾秦就挥手打断了:“先别说那些了!”

再怎么气,现在也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

看了他一眼,曾秦问了一句:“现在什么情况!”

刚才只看了个大概,具体情况肯定是谢闻兵更清楚。

听曾秦问起这个,谢闻兵神色一暗,沉声说道:“现在情况不是很妙,城外敌军弓箭手不停在射,咱们根本抬不起头最关键的是城门快要被撞破了。”

“对于城门,他们似乎很有把握,后方还准备不少骑兵,恐怕是准备随时长驱直入。”

有骑兵,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曾秦听完,感觉事情也有些严重,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敌军弓箭手,我有办法对付,这城门无论如何你也得给我顶住,只需小半个时辰即可。”

小半个时辰,这可不算短?难,很难!不过打仗哪有容易之事,谢闻兵只略微犹豫了一下,就应了下来:“将军交给我老谢就是,等会儿我亲自下去,定会把城门守住!”

曾秦点了点头:“一定要守住,等我回来!”

离开的时候,正好碰到陈冲他们。

看到那十几架投石车,曾秦急忙从城头跑了下去。

投石车有些旧,不过都还能用,略微看了看,曾秦就连忙安排起来:“快去喊人,把这些家伙都摆弄起来。”

战时城门口不缺人手,这小型投石车也好摆弄,没一会儿,十二架投石车就先后准备就绪。

准备好后,陈冲他们不再迟疑,让人放好弹药,引线点燃,随后一声令下,十几枚开花弹瞬时飞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