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北城大战

“手榴弹”不算很多,这才刚开始交战,就动用它,其实曾秦不是特别愿意的。

不过也没办法,鞑子突然对城门发起攻击,来势凶猛,之前储备的汽油又不能用,也只有“手榴弹”能把他们快速击退。

接到命令,下边的人赶紧把手里的汽油坛子放下,由俞斌他们顶了上去。

俞斌,于鹏飞,还有另外几个亲兵,加上周文广,负责扔手榴弹的一共十个人。

这东西不像大石头,珍惜不说,还特别危险,自然不是谁都能接触的。

三辆撞车被二十几个大汉推得飞起,转眼之间就到了城下。

“弟兄们,加把劲,跟我冲!”

“冲!”

五十米,四十米,三十五米,眼看着撞车就要撞向城门。

这时,只听城头上的周文广大喝一声:“兄弟们,给我扔,炸死这帮狗崽子!”

“扔啊,炸死他们!”

叫喊着,陈冲他们跟着把手里的“手榴弹”扔了出去!

听到喊声,城下那帮家伙都抬头看了一眼。

见飞来的只是一个铁疙瘩,根本当回事,继续往前冲!

他们一个个都装备齐全,盔甲,头盔都戴着,那么小一个铁疙瘩,能有多大威胁,就算砸中,也最多受点皮外伤。

十个“手榴弹”相继落下,果然一个人也没砸死。

一帮家伙不屑的笑了笑,继续往前。

可还没等他们走两步,脚下突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

第一颗炸开,紧接着爆炸声接连响起。

“砰……砰……砰……”

这“手榴弹”里可加了不少料,一爆炸开来,顿时无数铁片飞向四周。

这么近的距离,这帮鞑子纵然是穿了甲,也没多大用,更何况他们只穿了上半身,大腿以下并没有多少防护。

二十几个大汉瞬时被炸翻,有两个更是当场就被炸死了。

没死的,也是满身是伤,能站起来的一个没有,全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见“手榴弹”有如此威力,城上的周文广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们这群狗东西居然敢来偷袭城门,这下尝到厉害了吧!”

周文广一开口,后边几个手下跟着就接话了:“就是,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就凭几辆撞车,也想破咱们的城门,真是痴心妄想!”

“快滚回去吧,这东西我们还多得是,别来送死了!”

后面那一队小兵,本来就吓得有些腿软,被他们这么一说,就更加不知如何是好了:“头,现在怎么办,咱们还上不上!”

攻破一座城门,靠那二十几个壮汉肯定是不成的,上面有人守着,随便扔些大石头,都可能出现伤亡。

伤亡难免,他们这百来人跟在后头,就是为了随时替位补充的。

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曾秦手上居然有“手榴弹”这种东西,只随便扔几个,前面那些人就全交代了。

领头的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被问起后,犹豫着说了一句:“先等等看吧,这个时候咱们上去也没什么用。”

这个等,当然是等上头的命令。

敖勒一直在后方看台上观察着战场上的局势,“手榴弹”的出现,又给了他一个“惊喜”。

一个小小的河谷城,居然接连出现那么多“大杀器”,这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

如此,也更坚定了他破城的决心。

河谷城被围一个多月,那些东西绝不可能是外边运进来的。

既然不是,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拿下河谷,再多的“大杀器”还不都落入他们手中,所以不论花再大的代价,这河谷城必须要攻下!

望着前方那小小的城池,熬勒眼神渐渐火热:“再派两百神射手上去,城头上谁要敢露头,就给我往死里射。”

那东西如此威力,抗是抗不住,如今能做的,那就是用弓箭压制,让俞斌他们没法扔出来。

此次鞑子新军带了不少物资过来,短时间压制,还是消耗得起的。

得到命令,神射手立刻出阵,分城两批,一批去往东城,一批来到北城下。

城下盾墙后面原本就藏有四百弓箭手,现在又多了两百,那可真的能做到全覆盖了。

一番准备后,鞑子弓箭手发动攻势,城头上瞬时箭如雨下,尤其是城门上头那块,受到了重点关照,真是谁露头,谁就被射。

见时机来到,刚才那队小兵不再迟疑,奋力的朝城门口冲了上去。

看见敌军上前,周文广他们几次想用“手榴弹”阻击,最后都被对方的弓箭手打压了下去。

眼看着情况越来越危急,城楼上的曾秦果断作出决定,那就是转移炮口,对准清军的攻箭手。

你弓箭手不是挺能的吗,赏你几颗开花弹,看你们还能不能蹦哒起来。

弓箭手就在百米开外,又那么密集,根本不用太多的调校,摆弄了一会儿,火炮手就点燃了引线。

火药点燃,开花弹从炮口喷射而出,飞向鞑子弓箭手阵营。

鞑子前排那道盾墙,挡得住弓箭,对这火炮可不起作用,被开花弹一撞,那人盾牌一脱手,立刻倒了下去。

穿过盾墙,开花弹继续向前,砸入后方的那群弓箭手阵中。

落地数秒,开花弹炸开,鞑子数百弓箭手全聚在一起,这么短时间,根本来不及应对。

靠得近的直接被炸飞出去,就算离得远,也有好些人被弹片击伤。

看到如此惨状,剩下那些弓箭手哪还敢放箭,全都争着往后躲,瞬间乱做一团。

又两轮下去,鞑子那帮弓箭手就更不成型了。

没了阵型,弓箭手能起的作用就小了,再无之前那压制力。

头顶的压力一空,周文广他们立刻探出城头,把手里的手榴弹扔了出去。

“可憋坏我了,大宝贝,给我炸!”

那队小兵没想到突然会有这样的变故,眼睁睁看着手榴弹落下,来不及转身,“手榴弹”已炸响,这次是二号弹,延时更短。

“砰砰……”几声巨响,烟尘散去,只见刚才那三辆撞车旁,又躺下十几个鞑子。

他们刚接过撞车,还没跑几步,就步了前面那帮人的后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