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五十五 二阶丧尸(求收藏,求推荐)

围上来的丧尸大概三四十个,虽是很吓人,不过这场面曾秦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并没有特别慌。

盘算了一下,一发狠,曾秦准备先杀了再说。

长刀一横,曾秦直往桥头那边冲去,虽是要动手,可也得把后路先清理了。

桥头那块丧尸比较少,只有五六个,曾秦手持钢刀全力出手,就那几个家伙,哪挡得住了,瞬间就被杀光。

后路打通,压力就没那么大了,曾秦缓了缓,回过头接着去对付剩下那些。

普通丧尸速度不是很快,就三十来个,对于曾秦来说压力还不是特别大,就算桥头空间狭窄,小心一点,还是不会被困住的。

一边杀一边退,冲上来的丧尸一点一点减少。

眼看就要清理的差不多,突然菜市场那头传来响动。

先是听到什么东西倒在地上,然后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没一会儿,一个高大身影从菜市场蹿出。

出来这家伙,和其丧尸不同,它手里居然拿着一把武器——剔骨刀。

只看一眼,曾秦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老张头口中的那个“屠夫”,菜市场的老大,一个真的得二阶丧尸。

二阶丧尸出现,曾秦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烟花,长刀一扫,把前面几个干翻后,接着转身就跑。

刚才一番打斗,曾秦已退到了桥中间,这一跑起来,很快就过了桥。

这速度,不说一般丧尸,就算是一阶的,也多半赶不上,不过二阶就不一定了。

“看”到桥上的曾秦,那家伙犹如野猫瞧见了老鼠,猛的一提速,直冲了上来。

二阶丧尸发起猛来,可是很吓人,路中间有几个小丧尸没来得及避开,直接就被撞飞了出去。

冲过去后,接着几个大步上了桥,随后夺路狂奔,直追曾秦而去。

曾秦原本还不太担心,毕竟隔了那么远。

没想到只一会儿工夫,这家伙就从后面追了上来,吓得他一激灵,赶忙把速度又提了几分。

原来速度就不慢,这再提速,那就真的是拼老命了,可就是这样,距离仍然然在不断被拉近。

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

过了药店,又跑过一家杂货店,再穿过一条岔道口……

这一路跑下来,曾秦差点没跑断气,咬牙又拼了一段,小巷口终于出现,而此时那屠夫距离他已经不到十米。

十米,这已经很危险了,那家伙可能两个大跨步,就能扑上来。

曾秦不敢再冒险,穿梭门一开,一个鱼跃,直扑了进去。

穿梭门一开一合,那家伙顿时失去目标,靠着它,曾秦再次躲过一劫。

今天有“屠夫”在,搞烟花的事是不用想了。

拍了拍身上的灰土,曾秦拉开门,从院子里走了出去。

今天不成,还有明天,放弃那是不可能的,回到住处后,他立即把陈冲他们召集起来,商量办法。

听曾秦说完,于鹏飞想了想提议到:“当初咱们杀大野狗的那办法,能不能再用一次!”

当初杀大野狗,不说中途那点小意外,结果还是很成功的,那“屠夫”是厉害,论凶猛,估计也就比大野狗强一点。

考虑了一下,曾秦随既就否定了:“这个办法不行,再想想吧!”

桥头离菜市场那边只有一百多米,在这做勾引,距离太短。

如果要设伏,那只能在周围三百米方圆找一个地方,不然没跑到就被追上了。

三百米,还没出主街,在这种地方搞出大动静,能不吸引丧尸吗,可能还没等把“屠夫”杀死,自己就被围了。

况且它还一帮小弟,操作起来太难了。

过后几人想了许久,都没想到太妥善的办法。

见没人开口,陈冲看了看曾秦,张嘴说道:“将军,不如把我们也带过去,咱们四个人,那家伙总不能一起追吧,分开跑,总有一个人能把那东西带回来。”

分开跑,让“屠夫”挑食物下嘴吗!

这是什么馊主意,亏陈冲这家伙想得出来,曾秦“狠狠”瞪了那货一眼:“这个不行,再换一个。”

陈冲的馊主意被否了后,此后三人又说了几个,可惜都不太理想,

商议了个把时辰,也没研究出个好对策,曾秦挥了挥手,让他们先下去了。

几人离开,草草吃了个晚饭,洗漱上床,曾秦一个人继续想。

这一想就是一个晚上,折腾那么久,还别说真让它想到一个,不过这办法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丧尸会进食。

会不会进食,曾秦以前没亲眼看到过,不过试一下就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曾秦什么都没做,提着一袋食物先进了《末日小镇》。

到街上找了一个游荡的丧尸,把袋子里的东西一一扔了过去,结果没两下全被它吃光。

一大堆东西没剩一点,生冷不忌。

看完整个过程,曾秦也松了一口气,什么都会吃就好,要是像“老槐树”那样只挑活物下嘴,那还真不好搞了。

既然那些家伙会进食,那何必跟它硬来,把它们引开不就是了。

回去后,曾秦开始找能吸引它们的东西。

那边丧尸不少,菜市场不算,桥头就有好几十个,还有一个二阶屠夫,必须找大家伙才行,不然没两下就消耗没了。

能吃的大家伙有什么,狗,羊,猪,牛,驴子,马,这些都算。

猪,狗,牛,羊,平时倒是好弄,可如今,城中百姓连饭都吃不上,哪还有那些。

想了想,唯一好弄的可能就只有马了。

马,营中就有,不过大多都是战马,当然里边也不全都是能上战场的,有老马,也有伤残的。

有没有,先去看一看再说吧。

刚进军营,立刻有人迎了出来。

“将军今天怎么有空来营中!”

出来的是谢闻兵,今天他在营中轮值,曾秦对他点了点头:“闻兵在啊,有事吗,没事随我去马厩走走!”

谢闻兵走到曾秦身旁,笑着应道:“这会没什么事,将军去马厩,是有什么事吗!”

曾秦点点头:“这马有伤残的吗,最好快死的,我有用!”

找伤残之马,这是搞什么,谢闻兵愣了一愣,才回话,“有倒有,不过并不在这!”

前几场大战,河谷这边都获胜,战力品收获不少,战马也有,尤其是第一场,博尔齐可是动用了骑兵。

一听真有,曾秦连忙拉了他一下:“快带我去看看!”

被推拉着,谢闻兵带曾秦来到另一间马厩。

一般战马待遇都很不错,好吃好喝伺候着,住的地方也是整洁干净,不过这里就差多了,脏乱不说,还满是蚊虫。

掩着鼻子,探头往里看了一眼,马厩里有七匹马,除了两头站着的,其余五头全部躺在地上。

都成了这样,那就没什么好心疼的了,曾秦直接吩咐到:“你等下去找个屠夫,这里面的马,随便杀两匹,送到我那去。”

怎么突然要杀马,是没粮食吃了吗,谢闻兵有些不解,多嘴问了一句:“将军,您这是要……”

别多问了,我自有用处!”曾秦没跟他多解释,说完后就离开了马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