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粮价降了(求收藏,求推荐)

半个时辰很快过去,胡昌盛果然是赖着不走。

城外都是鞑子,这个时候出去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陈冲可不管那么多,直接带人走过去:“胡老板,请吧!”

“不走,我不走,你回去告诉你们将军,我就待在这里,哪也不去!”

“之前要走,现在又不走,你把我们将军当什么了!”见这家伙打定主意耍赖,陈冲也不跟他客气,脸色一沉,大喝一声:“弟兄们,把他叉出去!”

见陈冲他们要动粗,几个伙计想过来抢人,不过又怎会是对手,很快就被打翻在地。

一帮人把胡昌盛拖到城墙上,接着又把他塞进吊篮里。

麻绳降到一半,突然一松,吊篮“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这一摔,差点没把胡昌盛的屁股摔成两半。

好一会儿,他才吐了吐嘴里的泥沙,从吊篮里爬出来。

“你帮这帮崽子,居然敢摔我,等我回去,定叫你们好看。”

“别说小小的河谷城,就算是在锦州,也没人敢对我胡昌盛这样,你们死定了,死定了!”

“听到没有,你们这帮混账东西!”

骂了一阵,没人回应,胡昌盛也泄气了,看了看周围,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处境,他渐渐感到有些害怕。

“拉我上去!”

“快拉我上去啊,我不要待在这里!”

开始胡昌盛还放声叫喊着,见许久都无人理他,也只好放弃。

之前几场大仗,城外并未打扫多干净,沾满血迹的碎石,破靴子,破衣物,烂兵器,白骨,到处都是,甚至连泥土里都带着血腥味。

胡昌盛何曾到过这样的地方,这又是一个人,他是越看越怕,身子不停的往后缩。

后面就是城墙,缩又能缩到哪去,何况城墙根上未必就多“干净”,才退了两步,脚下就好像踩到一个什么东西。

低头一看,惊愕的发现居然是一只烧焦的断手,直把他吓得大叫出声:“啊!”

被断手吓到,胡昌盛蒙着头疯狂往外边跑。

这段时间鞑子虽然没有发起进攻,可一直都有人在巡视。

看到远处跑来的胡昌盛,巡逻士兵想都没想,直接一箭就射了过去。

距离有点远,这一箭没有射中,却差点把胡昌盛魂给吓没了。

看着插在脚边的利箭,胡昌盛一哆嗦,立马又掉头跑了回去,一边跑,一边大喊着:“鞑子来了,鞑子来了,鞑子攻城了!”

听到喊声,陈冲他们还真以为鞑子来了,跑到城头一看,才发现是胡昌盛在叫。

于是纷纷大笑起来,“看他那样,不会是吓傻了吧!”

“没傻,也差不多了!”

“大家猜猜,这家伙有没有尿裤子!”

“我猜,定是尿了!”

“哈哈哈哈!”

胡昌盛没理上面的嘲笑声,把手扬起,一个劲喊道:“快拉我上去,我要去见你们将军,粮价任他定,他说怎么卖就怎么卖!”

“陈大哥,那家伙好像服软了!”

“急什么,再让他待会儿。”

见上面还没人应话,胡昌盛真急了:“如果这还不够,我还可以捐粮,捐五十……不,两百石!”

都说到捐粮了,陈冲终于应了一声:“两百石,够吃几天,至少五百石。”

五百石!这可不是个小数目,不过再多的粮也没自己的小命重要,犹豫了一会儿,胡昌盛最后一咬牙:“行,五百石,就五百石,我出!”

陈冲对他的话不是很信:“说的可是真的,要是蒙老子,定饶不了你!”

“真的,真的,若是有假,让我胡昌盛不得好死!”

被吓成这样,胡昌盛哪还有心里玩花样,只想快点上去,其它什么的,以后再说吧。

这话都说出来了,怕是假不了了,陈冲也不再磨叽,淡淡说了一句:“拉他上来吧!”

“是!”

吊篮放下,胡昌盛被拉了上来,陈冲也就回去复命了。

收到回复,曾秦说了一句:“以后在河谷城,只要是战时,不管卖什么,凡是敢乱涨价的,无论是何身份,直接给我扔到城外去!”

“是,将军!”

…………

胡昌盛是真的被吓怕了,回去后什么都没干,先让人把门口那块木牌改了。

“明日米价,三钱一斗!”

“每人限购一斗!”

粮价一下子降了那么多,引得城中百姓议论纷纷,刚才的事也渐渐传开。

很快另外两家商铺也得到消息,接着立马开始讨论起此事。

“听说,胡昌盛把粮价降了下来!”

“怎么回事!”

“听他们说,那曾秦把胡昌盛给扔到城外去了,如今鞑子可还没走,这一个人扔到那地方,还不给吓傻,这不回来后胡昌盛直接就把粮价给降了!”

“曾秦他胆子这么大,敢做出这等事来!”

“谁知道呢!”

“他这么搞,就不怕胡大人……”

“等着吧,到时候会有他苦头吃的!”

“现在咱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跟着降咯!”

有人觉得曾秦张狂,胡乱行事,早晚要倒霉。

也有人觉得这是个人物,要知道这可是乱世,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人是成不了什么大事的。

“老爷,你要去哪!”

“去拜见一下曾将军!”

“找他干什么!”

“妇道人家,问那么多干嘛!”

河谷城米商有三家,胡氏,陈氏,谷氏。

这个要去见曾秦的,正是谷氏米铺的老板——谷兴荣。

相比于前两家,这谷兴荣还算有点良心,以往他都是最后一个涨价的,一些相熟的,若是没钱,他还会赊一点出去。

河谷城就那么大,谷氏米铺离曾秦的处住不算远,没一会儿就到了。

整理一下衣襟,谷兴荣来到门房:“麻烦通传一下,谷氏米铺谷兴荣有事拜望见曾将军。”

“稍等!”

听到刘壮来报,曾秦很是意外:“谷氏米铺的老板要见我!”

刘壮:“是的,”

考虑了一下,曾秦最终还是决定见他一见:“带他进来吧!”

谷兴荣就在外边侯着,不一会儿,刘壮就把人带了进来。

谷兴荣姿态摆得很低,一进门,先是对曾秦躬身行了一礼:“谷氏商铺谷兴荣,见过曾将军!”

曾秦点点头:“坐吧”

两人落座,刘壮把茶水端上,来者是客,该有的礼数还是不能缺。

茶叶是《末日小镇》那边弄过来的“碧螺春”,虽然只是大路货,不过比起这边的粗茶,味道还是好上不少。

轻轻抿了一口,放下茶杯,曾秦直接开口了:“谷老板突然到访,不知所为何事!”

谷兴荣本想攀谈几句,没想到曾秦直接就问了,想好的话不得不咽了回去。

“听闻将军营中缺粮,谷某能力低微,却也想尽些绵薄之力,家中还有些许余粮,愿捐出两百石!”

两百石不算多,可也不少,谷兴荣目的很简单,结个善缘,或者是做个投资。

莫名就要捐粮,这让曾秦有些搞不懂,不过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谷老板,此言当真!”

谷兴荣笑了笑:“当真,当真,小人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蒙骗将军不是。”

这也确实,曾秦点了点头:“那曾某就代将士们先谢谢谷老板了!”

“应该的,应该的!”事情谈完,谷兴荣没作逗留,起身施了一礼:“将军有事先忙,小人先行告退!”

第一次见面,意思到了就够了,来日方长嘛!

看着他渐渐走远,曾秦笑了笑。

“这谷兴荣倒有点意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