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城中骚乱

老槐树不是一般的进阶怪物,这种对手,在没完全把它摸清之前,绝不能贸然动手。

曾秦打算先做个实验,再做计划。

离开小镰冲后,他又回去了一趟,没准备别的,只带了一只老母鸡过来。

有些日子没来,庄稼地里的草又长高了一些。

老槐树还是依然挺立在那,枝叶比之前又茂盛不少,看来这段日子,没少进食。

远远观察了一会儿,曾秦接过城陈冲手里的袋子,把里面早已准备好的老母鸡拿了出来,接着用力一甩,扔了过去。

和之前那次一样,老母鸡一进入老槐树的覆盖范围,立刻就被射出的藤蔓缠住,随即被拖到后面。

这家伙“吃”得很快,没多久,老母鸡就只剩几根骨头了。

曾秦计了一下时间,从扔出去,老母鸡被缠住,吸收进食,再到藤蔓收回去,整个过程,大概是十一分钟。

十一分钟,时间不算短,这结果曾秦还算满意,又呆了一会儿,他转身离开,准备回去安排第二步实验。

时间转眼到了下午,第二步,第三步,实验都做完。

把数据统计好,再逐一分析,随之计划也出来。

第二天一早,正打算叫刘壮准备好东西,去收拾那家伙时。

还没等他去来门,刘壮却先从门外冲了进来。

“将军,不好了外面出事了!”

能让刘壮这么慌张,事情恐怕不小,曾秦眉头一皱:“什么事!”

“城中多处出现骚乱,有人在闹事!”

一听是这个,曾秦哪还有心思去对付老槐树,急忙说道:“走,带我去看看!”

说着曾秦先出了门,一行人来到街上,果然如刘壮所说得那样,街上乱糟糟的,甚至还有人在抢东西。

越往前,情况越加严重,曾秦心也开始往下沉。

半路碰到左平他们,问了他才知道缘由。

这一切都是粮食闹的,鞑子来了,河谷城四门封死,大家都只能坐吃山空。

如今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这家境好的还顶得住,可河谷城有钱的又有几家。

半个多月过去,不少人家中都断了粮。

没粮,那就借,借不到就把家中值钱的抵了,去米铺买,老百姓大多淳朴,知道外面打着仗,都想着尽量不给将士们添麻烦。

他们淳朴,可米铺老板心却黑得很,粮价蹭蹭往上涨,一天一个价。

到今天粮价已经涨到了,一斗二两银子。

要知道平时二两银子,至少可以买一石米,如今只能买一斗,贵了十倍不止,这百姓哪能吃得起哦。

加上城中几个奸细在之中起哄拱火,这就闹起来了。

民生这一块,都是左平在管,曾秦过问得不多,对于粮价之事,他也是第一次听说:“粮价这么贵,你之前就没管,任凭它这样涨!”

左平何尝不想管,可不是所有事都是他能左右的:“将军,没办法,我实在管不了啊,城中最大的米铺,是胡家开的,东家叫胡昌盛。”

“这胡昌盛倒没什么,可他有个叔叔在锦州,是辽东都司胡明远,胡大人。”

人家有那么大的靠山在,若打定主意不听你的,左平除非豁出去来硬的,不然真没办法。

左平怕那什么胡昌盛,曾秦可不怕,不过去找那家伙之前,得先把这骚乱处理一下:“咱们营中还有多少粮食!”

库房不是左平管着,不过如今是战时,对这个他还是清楚的:“大概还有一千石!”

一千石,十万斤左右,不算多,也不算少,思量了一阵,曾秦做出安排:“老周,你去库房拿一半粮食出来,安抚百姓。左副将,我们去找那胡昌盛!”

安排完,曾秦脚步加快,直奔胡氏米铺!

胡氏米铺在城西,曾秦他们到那时,米铺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他们一边狂拍大门,一边大声叫喊着。

“胡昌盛,出来!”

“狗东西,出来!”

“胡昌盛还是人吗,外面打着仗,你却天天涨价,赚这钱,你良心何在!”

“今天不把粮价降了,咱们就拆了这米铺。”

群情激愤,叫喊声很大,几条街之外都能听得到,不过当他们看到曾秦他们过来,所有人都先后停了喊叫,如今的曾秦在河谷城,威望还是很高的。

“是曾将军他们!”

“将军来了!”

慢慢走过去,曾秦站在众人面前,开口说道:“各位能否听我曾秦说几句!”

一听曾秦有话要说,众人纷纷开口,“将军,请说!”

“曾将军,您有什么就说吧,我们听着呢!”

曾秦微微点头,随之沉声说到:“各位乡亲父老,危难当头,咱们理应协力同心,共卫河谷。之前也是靠着大家的支持,才多次把清军击退,这些曾秦都铭记在心。”

“最难的时候,咱们都抗了过去了,如今胜利在望,大家伙为何反而起了内乱!”

听曾秦有责怪的意思,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开始说了起来:“曾将军,不是我们想闹事,是实在没了办法。”

“家中能卖的都卖了,这粮价还天天在涨,很多人都吃不上饭了!”

“都怪那胡昌盛,把粮价抬得那么高,这是要把咱们往死里逼。”

…………

听了一会儿,曾秦缓缓开口:“你们的难处,我已知晓。这样,我营中还有一些余粮,等下我会让手下兄弟去拿一半出来,大家伙可领一些回去,先解一下燃眉之急。”

“将军,使不得,那是将士们的口粮,我们这些没用之人,怎能分而食之。”

这些人虽然没读什么书,可多少还是懂得一些道理。

将士们守土戍边,守的是祖宗基业,拼的是身家性命,吃他们的口粮,这哪还有脸。

“你们都难成这样了,还分什么彼此,粮食都拿回去,先挺过这关再说。至于今后,我会跟胡昌盛谈,让他把粮价降下来!”

曾秦处处为他们着想,在场的无不动容。

“将军,您这样,我们何以为报。”

“大家都跪下吧,好好谢谢将军!”

“谢谢将军!”

“谢谢曾将军!”

“谢谢曾将军!”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