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王文的变化

“副都统死了!!!”

“这怎么可能,副都统可是咱们镶蓝旗第一勇士,那么厉害,曾秦怎么能杀得了他!”

博尔齐被杀,鞑子那边一时无法接受,他们怎么也无法相信,那么厉害的一个人物,会死在一个小小的河谷城。

多年间征战四方,罕逢敌手,居然栽在曾秦手上,他是妖孽吗,弄出火油这等神物就算了,居然打架还那么厉害。

博尔齐不但是部族第一勇士,还是镶蓝旗的副都统,他的死对清军打击很大。

而河谷这边,却恰恰相反,曾秦斩杀博尔齐后,无论全军的士气,凝聚力,还是他个人的威望,都得到很大的提升。

“将军威武!”

“将军威武!”

“将军威武!”

“哈哈哈,那博尔齐不是张狂吗,还不是被咱将军一刀砍了脑袋!”

“是啊,那家伙还敢称什么第一勇士,也就那点本事,接下来看谁还敢过来叫阵!”

一进城,大家就欢呼起来,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各种夸赞话不绝于耳。

能把博尔齐那家伙宰了,曾秦也很兴奋。

翻身下马,正打算跟大家伙打几声招呼,这时系统声音突然响起:“恭喜宿主,斩杀敌将一名,获得一千积分!”

阵前对战,斩杀敌将,还有积分拿,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还真是意外之喜,以后缺积分的时候,倒是可以试试这个。

热闹了一番,曾秦带着愉快的心情回到府邸。

博尔齐这个大麻烦解决,接下来应该能清净几天了。

下午帮着左平处理了一些琐事,很快一天过去。

随着夜幕降临,曾秦的进化也彻底完成,最后一天提升倒是不特别大,关键是食量降下来了。

次日一早,交代一番,曾秦再次进入《末日小镇》。

这次曾秦不是一个人,陈冲,俞斌,于鹏飞,三人都带了过去。

上次的事曾秦可还一直记得,现在完全进化,该是算账的时候了。

有些天没来,一进入《末日小镇》,陈冲他们就兴奋起来:“将军,我们这次还是去杀怪物吗!”

曾秦摇摇头:“不是怪物,这次对付的是人。”

一听是人,陈冲顿时兴趣大减:“是人啊!”

曾秦看他不在意的样,脸色一沉,大声提醒道:“你们可别大意,这里边的人,可有不少强者,他们不比那些怪物好对付!”

一阶进化者,比大野狗是差了些,可人是有智慧的,综合来说,甚至还要更难搞。

曾秦这么一提醒,陈冲等人立刻收起轻视之心。

随着慢慢靠近集镇,几人不再说话,虽然之前已经清理过,可难保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毕竟好几天没来了。

解决了几个从街上蹿过来的丧尸,曾秦带着三人上斜坡,随后进入了小镰冲。

小镰冲还是那个老样子,罗军高高在上,掌控一切,其他人饥一顿,饱一顿,苟延残喘的过着。

来到加工厂,里面的人见进来的是曾秦,好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恶魔,一个个飞快的躲了起来,一下子,整个加工厂就看不到半个人影。

自己又不是怪物,这些人躲什么躲,曾秦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在门口站了站,抬脚往王文住的地方走去。

大门依旧被关着,曾秦走过去,敲了两下,没有反应。

接着又喊了两声,依旧没人回答。

这是出去了吗,曾秦试着推了一下,没想到门一推就开了。

既然开了,那就进去看看,曾秦矮身走进。

屋内有些昏暗,适应了一下,曾秦对着里面扫了一眼。

茶几,桌子,当曾秦把目光扫到床上,突然看到什么,把吓得他一激灵。

床上躺了一个人,头发乱糟糟的,把脸遮住半边,看不清是谁。

人倒是没什么,真正吓到曾秦的,是他那双眼睛。

没感情,也无神采,一双空洞洞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你,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任谁突然看过去都会吓到。

缓了一下,曾秦定了定神,仔细一看,才发现床上那人居然是王文。

几天不见,好好的人就成了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文!王文!”

曾秦试探着喊了两声,第二次声音还不小,可他都没什么反应。

这是怎么了,怎么连自己名字都不应。

反复试探了几次都没什么反应,曾秦突然想起,他好像有个姐姐。

就在他要去敲里面那扇门时,王文突然有了反应,他从床上蹿了起来,手脚并用冲到曾秦面前,抬起头对着他不停嘶吼,就像一只是要吃人的猛兽。

靠,怎么这么大反应,被他这么一大断,曾秦哪还敢去敲门。

王文不开口,这里问不出什么,那就去找别人吧。

曾秦拿出几个烧饼,慢慢递到了床边。

烧饼一递过去,王文没有拒绝,爬过去抓住,塞到嘴边,立马就吃了起来。

碗口大一个的烧饼,被他两三口就吃完,看来真是饿死极了,见他这样,曾秦心里很不是滋味。

默默地看了一会儿,曾秦带上房门,走出小屋。

王文变成这样,别人或许不知,这老张头肯定是知道。

老张头的住处没在前面,在后面那一栋,这是陈冲强行找个人问出来的。

来到房门口,曾秦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看到门口的曾秦,老张头表情有些不自然。

掏出个烧饼,扔在桌上,曾秦一扬头,“问你点事!”

“你走吧,我什么都不知道!”老张头看都没看那烧饼一眼,直接就拒绝了。

他这话让曾秦有些好笑:“我问都没问,你怎么就说不知道。”

曾秦纠缠着不走,老张头有些恼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不做这买卖了还不行吗!”

“不做买卖了,这可由不得你。”当初烧饼收得那么顺手,现在说不做就不做了,曾秦可没那么好打发。

“你……”老张头没想到,曾秦居然想硬来,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曾秦也不跟他啰嗦,直接问到:王文是怎么成那样子的!”

“我不知道。”老张头不太想服软,咬着牙再顶了一句。

真是不识抬举,曾秦抽出大刀,慢慢架在老张头脖子上,“我不想再从你嘴里听到一个不字!”

好好说话不听,非逼要来硬的,还真当自己没脾气。

大刀刚杀过人,上面不但冒着寒光,还带有丝丝杀气。

脖子上架着这么一个东西,吓得老张头腿都有些打颤,连忙说了一句:“说,我说!”

曾秦:“我听着!”

“大哥,能不能,能不能先把刀放下!”

被这么架着,老张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算想说,也没那个心思。

既然服了软,那就放下吧,再举着也没那个必要了。

大刀不在脑袋旁,老张头终于把心放下,缓了缓,他长叹一口气:“其实王文变成这样,跟你有关系!”

“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几天都没进《末日小镇》,怎么还能扯到他身上,曾秦实在是搞不懂。

老张头没有急着解释,先问了一句:“那天你跟罗老大他们出去,是干什么大事去了吧!”

曾秦点了点:“是!”

老张头:“事情成了没有?”

曾秦:“没有!”

一听没有,老张头叹气一声,“这就难怪了!”

曾秦:“什么难怪!”

这次老张头没再啰嗦下去,直接解释到,“那事罗老大筹划了很久,结果却搞砸了,我猜多少跟你有些关系。”

“找不到你,他们直接把气撒到跟你接触最多的王文身上!”

这下曾秦听懂了,他眉毛一皱:“王文的腿是他们打断的!”

老张头点点头,“是。”

“那也不至于变成那样吧!”

腿被打断,是件很痛苦的事,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打击没有那么大吧。

老张头看了曾秦一眼,继续说下去:“腿是小事,真正让王文变成这样的,是因为他姐!”

“他姐?”怎么又扯上他姐了,曾秦越听越糊涂。

老张头:“那天罗老大他们,先是打断了王文的腿,后来又看到他姐出来,几人见她漂亮,竟然当着王文的面把她给凌辱了。”

“她姐不堪受辱,当天晚上就跳河自杀了。”

这是人干的事吗,静静听完后,曾秦愤怒到无以复加:“这帮畜生!”

“他们现在在哪!”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不过这两天他们经常往镇医院那边跑,或许在那。”

到现在,老张头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把所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

听到医院两个字,曾秦把大刀一提,转身冲了出来,“陈冲,我们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