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阵斩博尔齐

曾秦之前不攻,并不是真怂,他是不知道博尔齐到底有多强,就这么乱打,如果打不出结果,那就平白浪费气力了。

说要杀他,可不是逞口舌之快,曾秦是真有这个想法,所以肯定得想着点。

这真攻起来,曾秦像换了一个人,似猛虎下山一般,变得凶猛无比,一套连招下来,博尔齐竟然有些招架不住。

刚才猛攻了那么久,这消耗可不是一般的大,博尔齐不是铁人,肯定会累,一时招架不住也正常。

曾秦不给博尔齐歇气的机会,见他不敌,攻击更加迅猛,招招直指他要害。

本以为很快就能让这家伙败下阵来,不过终究还是小瞧了他,博尔齐毕竟是XHQ第一勇士,慢慢地竟然给他调整过来。

缓过来后,这家伙嘴上又闲不住了:“你小子,就这两下,也没什么能耐啊!”

“刚才只是开胃小菜,你真当本将军只会那几招,准备好受死吧!”

曾秦是有些绝活的,刚才以为没必要,现在看来,是不得不拿出来了。

两人都使出看家本领,这战斗是越来越激烈,这时城头上来了一群人。

谢闻兵,廖成浩,甚至连周文广都从病床上爬起来了,自家将军跟人决战,听到消息,他们怎能不来。

看到周文广,左平眉头一皱:“你不好好在床上躺着,跑这来干嘛!”

“替将军助威怎么少得了我周文广!”说着,周文广一扬头,大声喊道:“拿大鼓来!”

战鼓城墙上就有,周文广一声吩咐,没一会儿就有人搬来。

走到战鼓旁,周文广拿起鼓槌,试着敲了一下,这一用力,扯到伤口,疼得他直咬牙。

左平看他这样,本来想劝,最后还是忍住了。

缓了一下,周文广重新敲了起来。

一下,两下,没一会儿,战鼓擂动,传彻四方。

曾秦听到鼓声响起,往城头方向看了一眼,见敲鼓的是周文广,心头一振。

兄弟带伤击鼓,不给力点都不行了,曾秦大刀往前一送,突然大喝一声,“敲山震虎!”

紧接着又一招,“夜战八方!”

然后,“立劈华山!”

“顺水推舟!”

“开门见山!”

“金龙出洞!”

“旗开得胜!”

一招连着一招,都不带停歇的,手上招式变化不断,嘴上还大声喊着,这一下子,直接把博尔齐打懵了,一次应接不及,腰上还挨了一下。

军中刀法本来是没有那么些花里胡哨的,曾秦这纯粹是乱喊,喊起来,总比闷声闷气打,来得有气势不是。

见效果还不错,曾秦干脆就这样继续下去。

“力劈华山!”

“敲山震虎!”

“力劈华山!”

“威振雷霆!”

“力劈华山!”

“龙腾虎跃!”

“再接我一招,力劈华山!”

力劈华山是曾秦使得最多的招式,博尔齐接得多了,听他一喊,习惯性的把长枪一横,先做防守架势。

没想到,曾秦嘴上这么喊,使得却不是这一招,劈到一半,大刀一转突然向上一撩,博尔齐猝不及防,躲避不及,肩膀上又挨一下。

曾秦手上这把刀,乃是合金精锻而成,不仅锋利无比,强度也不一般。

博尔齐尽管穿着盔甲,挨这么一下,也是挡不住,肩膀上被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看着肩膀上的伤口,博尔齐狠狠地瞪了曾秦一眼,“你使诈!”

“呵呵,这些招式,我自己搞不清楚,况且兵不厌诈,你以为是过家家吗!”

看他那样,曾秦不由有些好笑,打不过就打不过,还说什么使不使诈。

见他已露败势,曾秦也不再客气,最后看家底的招式也使了出来。

“陈氏五连斩!”

这招倒不是乱叫的,陈氏五连斩,乃是多年前在袁崇焕手下效力时,一位陈姓老将所教,以前气力,反应速度都差了些,最多能斩出三刀,就会后力不济。

不过现在不会了,别说三刀,五刀全劈完,他也还有余力。

陈氏五连斩,不是连续劈五刀那么简单,它每一招手法都不同,气势也有叠加,一刀强过一刀,一经使出,一般人是接不下的。

第一刀,博尔齐轻松接下,只小退了几步。

第二刀,这家伙就有些吃力了,不但连人带马一起后退,手臂都震有些发麻。

第三刀,博尔齐虎口一震,长枪差点脱手而出。

第四刀,气势如虹,如泰山压顶,博尔齐看着有些不敢接,可又不得不接。

不接,刀就劈他身上了,把全身气劲灌注双臂,长枪一横,最后硬是被他抗了下来。

第五刀,去势更加凶猛,博尔齐双臂发颤,脸上涨得通红,一口老血险些从嘴里吐了出来。

缓了好一会儿,博尔强自让自己镇定起来,他抬头看了曾秦一眼,缓缓说道,“你我也打了半天,这谁都奈何不了谁,不如算平手如何!”

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当自己傻吗,曾秦听了嗤笑一声,“平手!你先跪下,叫声爷爷再说!”

这话一出,一下子就把博尔齐激怒了,“曾秦,你不要欺人太甚!”

曾秦笑了笑,“就是欺你如何!”

“好,这是你逼我的!”说着,博尔齐策马探前,双手握枪往前一送,只见寒光一闪,长枪直逼曾秦面门而来。

这一枪,来势很凶,曾秦以为这家伙要拼命,没有硬接,侧身躲了一下。

一枪得势,博尔齐趁机又攻了几招,他放弃了防守,枪枪直指曾秦的要害,完全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换命,曾秦怎么可能做这种蠢事,先让他张狂一会儿,这么打很耗体力,这家伙也撑不了多久,到时再收拾他不迟。

博尔齐步步紧逼,曾秦不断后退,打着打着,这家伙突然大喝一声:“曾秦,纳命来!”

曾秦还以为他要使什么大招,连忙策马退了几步,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耍诈,长枪刺到一半,突然往回一收,接着调转马头,转身就跑了,

没错,确实是跑了,跑得飞快,头也没回。

这是谁也没想到的,搞得曾秦是措手不及,反应过来后,他一拍马背,急忙了上去:“狗贼哪里逃!”

其实博尔齐已是强弩之末,跑路也是不得已,之前那五连斩,他就伤到了内腑。

曾秦对战经验尚浅,没太看出来,不然他那有机会抽身。

不过现在战斗并没有结束,结果还不好说。

两人本来离得很近,曾秦虽然耽搁了两秒,但很快就追了上去。

博尔齐看曾秦越追越近,开始慌了起来。

由于之前太张狂,他是直接跑到城下来的,离后方可是有些距离,曾秦就在身后,要在他追上来之前,跑到安全位置,有些不太可能。

就在这关头,博尔齐突然在马背上摸出一把弓来,这让他心头一喜。

熟练的弯弓搭箭,然后反身瞄了一下,箭羽飞出,向着曾秦射了过去。

曾秦没想到他会突射冷箭,两人隔得太近,箭羽射来,已来不及躲闪,危机关头,他本能的侧身让了一下。

还好反应快,被他避开了要害,这箭只在他脸上擦了一下,并没有伤到其它地方。

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不用说,肯定是流血了。

这一下彻底把曾秦给惹怒,他在腰间一摸,掏出一把手铳来。

手铳是早就做好了的,曾秦一直带在身上,只是在《末日小镇》不方便,没用罢了。

现在这家伙做初一,那就别怪自己做十五了。

引线点燃,“砰”的一声,子弹脱膛而出。

曾秦瞄准的是博尔齐的后背,不过最后打歪了,子弹打在他那匹战马的后臀上。

这么近的距离,手铳的威力还是挺大的,战马被击中,前蹄一扬,悲鸣一声,接着把博尔齐掀翻在地。

博尔齐没想到自己坐下的战马会突然发怒,根本没有半点防备。

这一下,摔得可不轻,身上多处破皮,脚也崴了,头发散落,脸上一层尘土,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成了这样,这家伙还不忘逃跑,强撑着起来,一瘸一拐的往后方跑。

不过这都只是徒劳,跑了几步,曾秦从后面追上,大喝一声:“博尔齐,受死!”

手起刀落,一颗硕大的头颅滚落在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