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接战

时间来到六月初四,叫唤了几天,河谷城这边都没人应战,博尔齐是越来越嚣张,一大早就单枪匹马跑到城下。

“镶蓝旗博尔齐在此,谁敢与我决一死战!”

先喊了两声,见无人应答,这家伙接着骂了起来。

“这河谷城养的都是孬种吗,一个个跟缩头乌龟似的,这么多天,没一个敢出来的!”

博尔齐一开骂,后方随他而来的那帮人,跟着大声附和起来,“副都统,之前你不是伤了一个吗,他们定是怕了,不敢跟你打!”

“若是怕了,出来说一声啊,我博尔齐可以让一只手,单手跟你们交战。”

“副都统,你乃镶蓝旗第一猛士,这区区河谷,有几个能人,就怕单手,他们也不敢上啊!”

“单手也不敢上,那就真够怂的了!”

“他们那个将军叫曾秦的,不是挺厉害吗,怎么没看他出来!”

“还出来,这么些天,他连头都没露一下,谁知道在哪里缩起来了!”

“这还用说,肯定是缩在那个女人被窝里,身子虚了,下不来床!”

“哈哈哈哈哈!”

一提到女人,这帮家伙顿时大笑起来。

停顿了一会儿,他们又齐声叫唤起来。

“曾秦出来,我们副都统要与你决一死战!”

“曾秦出来,我们副都统要与你决一死战!”

“曾秦出来,博尔齐在此,可敢一战!”

“缩头乌龟,曾秦出来!”

“曾秦出来!”

…………

今天是第七天,也是进化过程的最后一天,都到了这个时候,自然不能松懈。

曾秦起床后,照例先来到厨房,先是饱餐了一顿。

小米粥,大烧饼,馒头,汤饼,一个早餐,吃了有大半个时辰。

早餐吃完,曾秦才带着陈冲他们去往城门口那里。

还没走到,就听到城外的叫喊声,曾秦有点意外,“是不是有人在叫我!”

陈冲认真听了一下,点了点,“好像是的!”

城外有喊叫声,明显是开始叫阵了,曾秦没想到对方会这么早,脸色一变,“走,快到城楼上去!”

到了城楼,那声音也清晰起来,曾秦听着,脸色很是不好看,“他们每天就是这样喊的!”

左平看了曾秦一眼,小心说道:“也不是每天,就今天才开始。”

听到是今天才开始,曾秦脸色才好些,“那个博尔齐挺猖狂的,居然敢点我的名,待会我就出城,定叫他知道本将军的厉害!”

一听曾秦要出去跟他打,左平立马慌了:“将军不可,叫阵就让他们叫去,您是城中主将,怎可轻易涉险!”

“这是咱们的地界,岂能让鞑子猖狂!”

曾秦说的是道理,可这也不能这么冲动,说出去就出去吧!

左平是真着急了,不但嘴上说,手也伸出来拉着曾秦:“这个属下知道,可那博尔齐厉害的紧,万一您有个好歹,我们可怎么办!”

博尔齐是厉害,可咱也不差啊,曾秦淡淡一笑:“没事,区区一个博尔齐,能奈我何,我去去就回!”

说着不顾左平的阻拦,从城楼上走了下去。

来到外边城墙,曾秦探出城外,对着城外那帮人,大声喊到:“博尔齐你休要嚣张,本将军这就来会会你!”

听到曾秦应话,博尔齐很是兴奋:“你真要跟我打,就怕你只是嘴上说说,没胆出来。”

曾秦也不跟他废话,直接甩了一句:“你等着就是!”

走到城墙下面,于鹏飞把他的战马牵了过来。

曾秦穿上盔甲,翻身上马,接过陈冲递来的大刀,就欲出城。

这时,左平追上来,还想再说些什么!

曾秦不想在这事上再纠缠,抢先喊了一声:“兄弟们,替我助威!”

说完,他扬鞭策马,往城门口直冲而去。

北城门已打开,曾秦这一冲,直接出了城。

城外,博尔齐早已准备好,看到曾秦出来,不由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等了这么久,你终于出来了!”

看他那张狂样,曾秦冷冷一笑:“别高兴太早,我出来对你并不是什么好事!”

“不是好事,怎么你还想打赢我不成!”到现在,博尔齐仍然没有把曾秦放在眼里。

“赢你,不!不!不!”轻轻摇了摇手指,曾秦目光一凝,双眼盯着对面的博尔齐,狠狠说了一句:“赢算什么,本将军要取你狗头!”

听完曾秦的狠话,博尔齐嗤笑一声:“口气不小,杀我,你有那个本事吗!”

曾秦是出来打架的,可不想再跟他一直啰嗦下去,大刀对着他一指,大声喊到:“有没有本事,试过不就知道了吗,放马过来吧!”

话说到这,也到头了,博尔齐也不再废话,提起长枪,马鞭一扬:“好,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厉害!”

见博尔齐杀了过来,曾秦也毫不示弱冲了上去。

战马的速度越来越快,两人也越靠越近,两边的观众也开始兴奋起来。

“将军必胜!”

“将军必胜!”

“将军必胜!”

“副都统无敌,杀了他!”

“杀了他!”

………………

在双方观众的叫喊声中,两人交上了手。

博尔齐延续着那张狂劲,一上来就对着曾秦发起了猛攻。

先是猛的一刺,直扎曾秦的左肩,一击不中,接着长枪一扫,转而攻他胸口。

曾秦不知他斤两,前面几个回合都一直采用守势。

一边打一边慢慢往后退,曾秦发现这家伙力量出奇的大,纵然他已是进化过的身体,几招接下来,手掌都有些发麻,这也难怪周文广会那么快败下阵来。

博尔齐气力无双,好在枪法不是特别精湛,适应过后,曾秦也不是特别吃力。

攻了小半天,连碰都没碰到曾秦一下,博尔齐不由有些心急,打法也更加激进。

博尔齐急,曾秦却是一点都不慌,仍旧像之前那样,任他怎么打,反正就是只守不攻。

现在的曾秦,实力可是一点都不弱,用这样保守的打法,博尔齐想几招就拿下怎么可能,他是越打越憋屈,久攻不下,渐渐地气势也泄了下去。

“小子,你开始不是挺狂吗,怎么一交手就怂成这样,一点都不像个男人。”

手上奈何不了,嘴巴又开始来了,曾秦有些好笑,直接怼了回去:“让你几招,还不知好歹,本将军若是动真格的,你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呵呵,别只知道嘴上说,你倒是攻两招看看啊!”

“既然你一心求死,那就接招吧!”

说着,曾秦大刀一转,一招力劈华山,直斩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