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周文广负伤

三千兵马驰援河谷,这对于左平他们来说确实是天大的好消息,不过曾秦对此却看得很淡。

鞑子大军兵临城下,锦州离河谷不到两百里,之前半个月,一个援军都没看到过来,对上边那帮人,他早已看透。

当初最难的时候没见人,如今却说要过来,这谁知道他们打的什么算盘。

援军之事,曾秦只是随便问了两句,就略过去了。

“鞑子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撤军了吗!”

鞑子,这才是曾秦真正要关心的。

左平遥摇头,“没有!”

听到没有撤军,曾秦不免有些意外。

前后三场大战,鞑子伤亡五千有余,这对于这次出征的XHQ来说,已经是伤筋动骨了。

正常来说,这肯定得撤了,伤亡那么大,剩下这些人,被大火烧了两次,也是军心涣散,这仗怎么看都好像打不下去了。

撤军,鞑子当然也考虑过,甚至还为此争论不休。

最后为什么没撤,有两个原因,第一,不用说那就是不甘心,开年第一次出征,就这么灰头土脸的回去,不说别人,察尔汗自己也不甘心。

除了不甘心,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看上了曾秦的“火油坛子”。

被火油烧了两次,其中的厉害,也只有他们最清楚。

在战场上能够逆转局势的东西,那个会不想要,察尔汗作为一军统帅,会动心,这很正常。

本来城中是有些奸细,可他们层次太低,多方探查,都没探查个所以然来。

等了好些天,都没等到想要的结果,察尔汗想了想,也只有一条路走到底了。

河谷城一破,抓住曾秦他们,那什么“火油坛子”,都不再是秘密。

要破河谷城,靠如今手底下这些人肯定是成不了事,察尔汗他们商议一番后,决定再从部族里调些兵力过来。

对于鞑子不撤军的真实原因,左平这里知道的不是很清楚。

探讨了好一会儿,都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曾秦转而问到,“这些天,他们有没有什么动静。”

“大动作没有,小动作却不少!”

鞑子新军未到,大动作搞不起来,不过也没这么闲着,那么多人待在营地里,别说下面的小兵,就是博尔齐这些人也坐不住。

“什么小动作!”

一听是小动作,曾秦心头顿时一紧,相对于正面战,他更怕对方玩阴的,因为大多时间都不在,如果鞑子把城内搞乱,那就麻烦了。

“这几天,鞑子天天有人到城下叫阵,昨天周千总还跟他们打了一场!”

大战打不赢,那就玩玩单挑,这既能解闷,打赢了,也能添一些士气。

曾秦进《末日小镇》的第二天,鞑子就有人过来叫阵了。

与上次不同,这一次博尔齐那帮人是做足了充分准备,各种难听的话层出不穷,骂得周文广他们气愤不已。

听了几天,昨日周文广终于忍不住,跟对方打了一场。

周文广跟人单挑,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左平话一出口,曾秦就连忙问道,“结果怎么样!”

左平摇了摇头,“输了!”

两人虽然不对头,可这种关乎大局的事,还是要站在一起的,周文广输给对方,左平心里也不好受。

“我去看看他!”

这种阵前交战,凶险无比,一个不好,就可能被对方斩于马下,周文广既然输了,多半受了伤,曾秦有点担心他。

让下边的人宰了一只土鸡,曾秦带着出了门。

来到周文广的住处,远远就闻到一股中药味。

推开门帘,一个大夫迎面走出。

大夫一看进来的是曾秦,急忙让了一下,“将军!”

曾秦点点头,“周千总怎么样了!”

“刚换完药,比昨天要好些!”

“没什么大碍吧!”

“将军放心,伤的不是要害,只需歇养一段时日即可。”

“那就好!”

见曾秦问完,大夫说了一声“告辞”,随后走了出去。

目送他离开后,曾秦快步走到床前。

听到曾秦的声音,周文广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他赤裸着上身,胸前缠着一层厚厚的纱布。

受伤的位置在腋下,上面隐隐能看到一圈红色的血迹。

曾秦看他这样,连忙上前扶了一把,“坐起来干嘛,快躺好。”

看如此曾秦关心,周文广咧嘴笑了笑,“只是小伤,不碍事!”

见他如此不在意,曾秦忍不住说一句,“口子那么大,这可算不得小伤,不好好静养,小心以后落下什么毛病!”

周文广没听曾秦的,还是继续靠在床头,“大哥,没事的,我心里有数!”

曾秦不是个喜欢啰嗦的人,说了两句,人家不听劝,也就没再这话题继续下去了,转而问到,“是谁伤你的!”

听曾秦提起这个,周文广脸上的笑容不见,表情变得严肃,嘴里吐出三个字,“博尔齐!”

博尔齐之前就叫过阵,对方派他出来,曾秦并不怎么意外,点点头,继续问,“他实力怎么样!”

“很强!”说到博尔齐的实力,周文广神情有些落寞,“我只撑了三十招!”

“这么厉害!”

周文广战力是不弱的,比之前的他也差不了多少,博尔齐能在三十招之内击败他,这可不是一般的猛。

“嗯,听说他是镶蓝旗第一勇士!”

这个确实是真的,博尔齐能在二十多岁就当上镶蓝旗副都统,肯定是有一定的本事,就武力值而言,镶蓝旗中,真没人打得过他。

除了战力,曾秦又问了一下博尔齐使用的兵器,还有进攻手段什么的,这些周文广都一一回答。

了解得差不多,也该离开了,曾秦走近两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沉声说道,“好好养伤,这口气,我去帮你找回来!”

周文广一听他要亲自上阵,顿时急了,不顾身上的伤势,探出身子,伸手拉了一下,“大哥,可别冲动!万一你有个什么好歹,我周文广就算死一万次也难赎其罪。”

话说得很重,不过站在周文广的角度,也确实是担心,曾秦是一军主将,如果因为他,出了什么事,这罪过的确挺大。

周文广的顾虑,还有担心,曾秦都知道,不过他有他的打算,“放心吧,我曾秦没那么傻,如果没绝对把握,我是不会去的!”

再有两天就进化成功了,到时候实力暴涨,不找个人试试手,怎么得行。

正好遇到周文广这档子事,博尔齐实力又可以,不找他找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