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敌军攻城

攻城不是说攻就攻,那是需要攻城器械的。

就算没有投石车,最基本的云梯总得要吧,八米高的城墙,谁也飞不上去。

除了云梯,撞木也要有一个,别忘了城门也是突破口。

博尔齐带着是先锋军,这些东西一样没有,只能现造。

好在云梯和撞木都算简单,临时弄一个,也能凑合着用。

鞑子的营地离城池不是很远,砍树造云梯动静也不小,很快外边的探子就把情报传了回来。

情报传回,曾秦也没瞒着大家,让大伙都听了听。

其他人倒还好,左平却有些担心。

他没想到那帮家伙当真要攻城,看了看曾秦,又看了看周文广,最后长叹一声,道了一句:“他们叫阵就让他们叫,你们又何必要把他们激怒!”

在他看来,当前是能多拖一天是一天,在援军到来之前,尽量避免交战。

如果只考虑守城,左平这么盘算,确实没有错,可战场上争的又何止是这些。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考量,有些人认为守着这寸土最重要,有些人争的是那口气,周文广当然是后者,当即就怼了回去:“激怒又如何,反正早晚要打,就算忍住不吭声,难道他们就不攻城了,你惯着他们,我老周可不惯着。”

“早打跟晚打怎么能一样,城内三千将士,近万百姓,你有没有为他们想过,多拖一天,就多一分活下去的希望。”

“活下去,含垢忍辱,还是奴颜婢膝像那帮孙子那样。”顿了顿,周文广突然转过头,盯着左平的眼睛:“给人当孙子,下辈子也不可能,我周文广宁愿站着死,也绝不跪着活!”

两人平素就不和,逮到了机会,周文广可不会客气,夹枪带棒,含沙射影一通下来,左平是被气得不行,“你……你……”

“你什么!”

“好了,别吵了!”曾秦瞪了周文广一眼,接着看了看众人,沉声说了一句:“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准备迎战吧!”

………………

晌午时分,鞑子那边已经把二十架简易的云梯弄了出来。

攻城的家伙弄好,他们也没耽搁,造完饭就朝着河谷城来了。

已经决定了要打,也没什么好试探的,阵型列好后,博尔齐直接下达了攻城的命令。

命令一下,号角声跟着响起,一千步兵立时从阵中走出,开始缓缓向城下推进。

面对敌军的攻城,城内早已准备好,看着鞑子不断靠近,廖成皓忍不住提醒了到:“头儿,鞑子上来了!”

周文广看着城下的鞑子,脸色微沉:“老子看到了!”

这次作战是由周文广负责指挥,曾秦坐镇后方。

如此安排,首先这是曾秦穿越过来打的第一场仗,这前身的记忆并没有完全吸收,所以经验上还是欠缺的。

再一个,这是敌人的先头部队,压力没那么大,周文广能力还可以,交给他也算放心。

一百米,五十米,很快大部分敌军已进入攻击范围。

千户周文广没有再犹豫,大喊一声:“放箭!!!”

命令一下,后头早已准备好的弓箭手,立刻拉开手上的弓弦,随后箭如雨下。

面对弓箭手的远程打击,步兵唯有举起手中的木盾。

木盾能保护身体的大部分面积,但也不是全部,加上后排的一些步兵还没有这家伙,不少人中箭倒地,城下顿时传来一阵惨叫声。

几轮箭雨下来,鞑子伤亡就上百了,不过他们也不是完全被动挨打。

鞑子也有弓箭手,面对城墙,杀伤力虽有所不及,但也能起到一定的压制力。

随着鞑子弓箭手进入战场,敌军推进速度也快了下来,没一会儿,就有人到了城下,随之架起了云梯。

云梯一架上,敌军开始正式攻城。

看着一个个敌军沿着云梯不断向上爬,周文广果断下令:“大家伙把大石头都搬起来,给我砸死这帮孙子!”

滚木,大石头,滚烫的开水,金汁,这些东西都早已在城楼后头准备好。

听到命令,所有人开始行动,家伙事不要钱的往下扔。

数米的高度,这些东西杀伤力还是挺大的。

西瓜大的石头扔下去,一旦砸中,非死即残。

面对如此打击,敌军第一波攻势立时被压了下去。

不过很快,第二波又来了,这次博尔齐又调了五百兵力,而且还让骑兵加入战场。

多了五百兵力倒没什么,鞑子的骑兵却很恶心。

骑兵提刀能冲杀,握弓则可远程打击,在马背上搭弓射箭,这可是鞑子的强项。

两队骑兵在侧翼不断骚扰,给了城头士兵造成很大的威胁。

曾秦手下弓箭手总共也就四百不到,如果只是城下还好,这两翼再有敌人,怎么还能顾得过来。

看着城头的士兵不断有人倒下,周文广面沉如水:“把伤者抬下去,后面的兄弟顶上来!”

伤残兄弟抬到后方,换了一批士兵上来,不过局势并未有所好转。

还是城墙太低矮了,如果是宁远城这样的要塞,鞑子的骑兵就没什么作用了。

随着双方投入的兵力不断增多,战斗也开始进入白热化,战场的焦点也从城下,慢慢转入城头。

看着有敌军攻上城头,周文广没有半点犹豫,提着长刀,第一个就杀了上去。

“小崽子,吃爷爷一刀。”周文广大喝一声,长刀跟着砍了上去。

那名鞑子才刚爬上城头,怎吃得住如此猛烈的一击,胸口一痛,立时倒在血泊中。

下去一个,没一会儿又有鞑子爬上来,没什么好说的,周文广接着再砍。

一个,两个,三个,杀了一会儿,其它地方也开始有鞑子爬上来。

两军开始正面交战,这种战斗最是惨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伤亡那么大,在城楼上观战的曾秦有些看不下去了:“传令火炮手,准备开炮,目标鞑子骑兵!”

听到曾秦要动大将军炮,左平有些着急,上前劝了一句:“将军,现在就动大将军炮,怕有不妥吧!”

炮弹不比石头,石头就算砸没了,还可以拆房子,炮弹就那么些,用一颗就少一颗。

现在才刚开战,鞑子大军尚未到,炮弹要是消耗太多,以后怎么打。

左平能想到,曾秦当然不会想不到,不过他自有他的考虑:“没什么不妥的,上大炮吧!”

曾秦毕竟是主将,他坚持要上,左平也不好再劝。

两台大将军炮早已搬上炮台,只需调整一下角度就可以发射。

不到半盏茶功夫,角度调好,接着炮手开始小心翼翼的装填火药包和炮弹。

炮弹装好,指挥手令旗一挥:“点火,开炮!”

轰隆两声巨响,两枚炮弹从战场上方飞啸而过,直接砸在敌军阵中。

炮弹威力巨大,这绝对不是箭羽能比的,一炮下去,砸中的地方顿时人仰马翻。

除了造成人员伤亡,炮弹还有一个作用,开炮的时候,马很容易受惊。

几轮过后,敌军骑兵人没死多少,阵型却完全乱了套。

马受惊,阵型又乱了套,马上骑兵哪还能射箭,能保证不摔下去就不错了。

这种情况,敌军的骑兵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

没有这帮崽子的骚扰,城头的兄弟顿时压力大减,没多久就把局势扭转过来。

占据全面上风后,城头的敌人也被一个个清理下去。

完全控制城头,那又该轮到清军挨揍了。

半个时辰后,鞑子最后一架云梯也被砸毁,失去攻城的依仗,他们不得不撤军。

看着城下的敌军一个个退走,曾秦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第一战就打的如此艰难,三千对三千,这边还有城墙的优势,那帮家伙还能攻上来,必是精锐无疑,不过还好最后打赢了。

敌军退去,战斗落下帷幕,收拾好心情,曾秦正准备下去看看伤亡情况,才刚提脚,脑袋里却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恭喜宿主守城成功,奖励三千积分,河谷地图开启,请问是否进入《末日小镇》”

这是什么情况,是金手指吗,惊喜来得太突然,曾秦不由得有些发蒙。

穿越者,那个能不期待有金手指,曾秦不是没念叨过,可惜不管怎样,就是没有,现在终于出现,那心情可想而知。

伤亡情况暂时顾不上看了,曾秦屏退左右,开始研究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