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惨胜

鞑子镶蓝旗这次出征,带了一万余兵马出来。

前几战已伤亡三千左右,剩下兵力也就七千。

而今日之战,北城先打了一场,投入了近三千兵力,这东城前后投入也近三千。

这五百可以说是他们现在最后的家底,若是还攻不破,那就没办法了,剩下就一些弓箭手,骑兵,总不能把他们也赶去攻城吧。

五百增援一赶到,鞑子局势稍见稳固。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没一会儿,左平第二次“火油坛子”定点投放又开始了。

坛子砸下,很快被跟来的火箭射中,“火海”再次形成,这次燃烧范围更广。

燃烧的火海,那刺耳的惨叫声,让鞑子不安情绪激升,特别是火海旁边的那一片,不多久,就彻底骚动起来。

“又开始烧了,谁能告诉我他们的火油到底还有多少!”

“谁知道呢,上面之前说在北城那边全耗光了,现在看来是骗咱们的。”

“如果对方火油一直烧下去,这城肯定是破不了,再打下去,无非是徒增伤亡。”

“那怎么办,咱们要撤吗!”

“这个……”

士兵也是人,不是机器,这种情况,不可能没有一点情绪。

这议论的多了,进攻自然就没了动力,之前的那种节奏也断了。

消极情绪影响越来越广,城下数千鞑子,其中有一些还是刚上战场的新兵,他们是最绷不住的。

二次投放过去没多久,突然敌军左路阵中跑出一人,这人武器一扔,一边走一边喃喃念叨着,“待在这里迟早被烧死,不行,我要回家!”

这家伙一看就是被吓傻了,不过后方的督战队可不管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只要是逃兵,那就格杀勿论。

刚没走几步,突然一冷箭射来,正中胸口,那家伙立时倒了下去。

杀得这么干脆,其他人有点震慑到了,不过也只是表面上,对于这种手段,没谁心里会真的服气。

战斗继续,在左平等人的配合下,曾秦他们越战越勇,而鞑子这边,军心已不稳,各怀各的心思,已经没几个真正把心放在战场上。

隔了一段时间,第三轮火油打击又至,这次下面的鞑子选择强忍了下来。

“这帮崽子还真不怕死,都烧死那么多人了,还敢往前冲!”

听了这话,左平皱了皱眉:“火油坛子还剩多少!”

“一百多个吧!”

“下次,再加二十个!”

“是,左副将!”

一次加二十个,使之第四次火油打击波及范围更广,这下面的那些鞑子就再也忍不下去了。

“这火油坛子没完没了,还不撤军,是要把咱们全葬送在这吗!”

“这可说不准,你大块头又不是第一天当兵,难道不知道,相比于咱们的小命,这城池可重要多了。”

“重要个屁,为了一个破城池,拿咱们的命去送,老子不干了!”

说着大块头把手里的大刀往地下一扔,从云梯口直接退了下来。

这家伙在军中有些威望,他一挑骡子不干,旁边立刻有人响应,“我也不干了!”

“不干了,明显送命的活,傻子才跟他们打!”

“就是,要打让他们自己上,咱不打了!”

起哄的人越来越多,渐渐地影响到整个战场,闹着闹着,不知谁大喊了一句,“大家快跑啊,上面火油坛子又要扔下来了。”

这一句把所有人心中紧着的那根弦彻底绷断,于是零散的起哄,变成了全军大溃逃。

好不容易的局面,变成这样,鞑子高层肯定是不愿看到的,督战队上前压制不说,连穆都他们几个也亲自上场了,“快把他们拦住,不能退,再坚持一会儿,这城就破了!”

如果是平时,他们的话还有几分作用,可现在败局已定,溃兵那么多,再怎么喊,也没人听他们的了。

“兄弟们,求求你们再攻一次吧,只需一次,一次这河谷城就破了!”

穆都还不想放弃,可惜的是嗓子都喊哑了,也无济于事。一场算计,终究是功亏一篑。

其实这一战鞑子表现的已经很好,只是河谷城有曾秦的存在,多了不可预知的变数,要不是他最后弄来的二十大坛汽油,这城还真得要被他们攻破了去。

…………

“那些鞑子跑了,兄弟们,咱们赢了!”

“赢了,我们赢了!”

“赢了,总算打赢了!”

相比于鞑子沮丧,城头的河谷将士可要兴奋多了。

看着城下的鞑子如潮水般退去,城头上的曾秦也算松了一口气,把大刀撑在地上,然后缓缓坐了下来,背靠住城墙,看着远处的天空,不由感慨万千。

这最后一战,其实真没多少把握,鞑子攻得这么猛,他都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不过最后总算是顶住了。

歇息了一会儿,起身对城头各处兄弟们进行一番慰问,随后把战后事务交给左平,曾秦带着陈冲几个先回去了,他现在很饿,前所未有的饿。

就早饭吃了一顿饱的,中饭连着晚饭,滴米未进,如果再不往肚子里填点东西,曾秦都担心这进化会不会失败了。

回到住处,让下人把饭菜端上,曾秦也不管面前摆放的是什么,只要能吃的就往嘴里送。

一桌吃完,接着又让他们上了一桌,看他那吃法,厨下那帮人再次傻眼,这将军不会变成饭桶了吧!!!

一顿饭差不多吃了半个时辰,总算把肚子填饱,这时左平也把战后统计带了过来。

这只是最简要的,完整的这么短时间肯定出不来,至少得一两天。

五月二十八一战,从清晨一直打到傍晚,先是北城,接着东城,双方几乎把战力全部投入进去。

相比于前几场,这一战无疑是最艰难,打得也最激烈的。

鞑子先后投入兵力近七千,到最后退回去的差不多五千左右,伤亡近两千。

河谷城这边,虽然是守城的一方,占有一定的优势,不过伤亡也不小,先后投入三千余军民,伤亡却将近八百左右。

这里面,千总杨汉怀战死,张成重伤,周文广,廖成浩,谢闻兵,陈冲,俞斌,于鹏飞,包括曾秦自己身上多多少少都挂了彩。

“杨汉怀死了!”曾秦还是刚听到这消息,很是震惊。

杨汉怀能力平平,不过对于千总这职位,还是很尽心尽力,当时周文广去了东城,他主动挑起镇守北城的职责。

上午还一起并肩作战,这到了晚上,就这么没了,不免让人有些伤感。

对于杨汉怀的死,左平心里也不好受,“守北城的时候被流矢射中,抬下去不久就咽气了。”

战场就是这样,防不胜防,不知道哪一刻,死神就会找上你,这或许就是军人的宿命吧,曾秦叹了口气,“交代下去,好生厚葬了吧!”

“是,将军!”

左平应了一声,接着两人又说了几句,随后他退了出去。

左平走后不久,曾秦脑中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恭喜宿主守城成功,获得四千积分!”

总算来了个好消息,只要有积分,曾秦相信自己绝对能给河谷城带来无限可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