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东城告急

第三次攻城,敌军阵势更加强大,兵力直接加了一半,达到三千之数。

敌人增加了那么多,再上高压水枪被毁,防守压力顿时巨增。

“将军,兄弟们快顶不住了!”

只不到一个时辰,就有鞑子登上城头,在前方观战的左平是急得不行,赶忙跑来找曾秦,希望他能想一个退敌的法子。

那么快就顶不住,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曾秦眉头一皱,对着一旁的刘壮问到,“那火油装了多少坛了!”

“一百一十坛!”

按照曾秦刚才的吩咐,刘壮他们找了不少坛子过来,到现在大大小小摆了一地。

不过要一个一个装进去,再密封起来,这可是个精细活,这点时间,能装一百多已经算是很快了。

“刘壮你们继续装,那些装好的我先带人搬到城头去。”说着,曾秦一手提了一个,率先往城头跑去。

来到城头,果然如左平所说,战斗到了最激烈的时刻,刀枪的碰击声,喊杀声不绝于耳。

手里没了最重要的底牌,再想那么从容应对,已是不可能,观战片刻,曾秦就直接把手里的坛子扔了出去。

坛子排球般大小,曾秦手劲极大,这一扔就到了二十米开外,砸在一名鞑子头上,立时碎裂开来,里面的汽油顺势流了那人一身。

“都给我扔!”

下面的兄弟有样学样,纷纷把手里的坛子扔了出去,下面顿时传来一阵“砰!砰!”声。

古时候的坛子一般比较脆弱,这么高用力扔出去,只要碰到硬物多半会碎,不碎也不要紧,因为接下来,曾秦他们就开始放火箭了。

一支支火箭飞出去,顿时把汽油点燃,有的烧在了地上,更多的是把敌人给点着了。

曾秦他们这次是对着人去的,主要目的是造杀伤,打击敌军斗志。

大火烧身,这可不是谁都忍受得了的,被点着那些家伙,很快就惨叫起来。

“脚!脚!脚!我的脚被烧着了!”

“啊啊啊啊!谁来救救我!”

有的在疯狂乱跑,有的则一边喊一边在地上打滚,看得人心悸不已。

被烧着的人虽然不多,可这情况,还是直接影响到了整个战场。

甚至有不少人被吓的停止了进攻,“火油,是火油!”

“怎么办,他们还有那东西!”

“这火油太邪门,不如咱们撤吧!”

逃跑!这可不是只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

有火油跟没火油区别还是很大的,毕竟谁都不想重复上一次之事。

前方出现状况,穆都他们自然不会不知道。

不过这次就没有那么大度了,没有任凭前军“自作主张”,而是直接派出督战队,凡是敢退回来的,直接射杀。

第一箭,由督战队统领直接射出。

此人箭法不错,只一箭后退那人顿时中箭倒地。

看着那帮人一个个露出惊愕的表情,统领目露凶光,“恶龙已死,区区火油怕个什么劲,都给老子冲,凡是敢后退者,格杀勿论!!!”

督战队的凶恶,都见识过,听到格杀勿论四个字喊出,谁都不敢再提后撤之事。

敌军重新组织进攻,不过跟之前比,气势就没那么足了。

前进的途中,人人都带着几分小心,生怕被从天而降的火油坛子砸中。

鞑子气势不再,曾秦他们压力也减轻不少。

局势也渐渐进入了拉锯战,曾秦他们扔坛子,下面鞑子攻势就会缓一缓,一旦不扔了,他们又会往前冲一冲。

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时辰,曾秦手里的汽油消耗得七七八八,而清军那边也慢慢现出颓势,看样子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击溃下去。

见此情形,城头上的周文广神色一振,“兄弟们加把劲,鞑子快要不行了。”

这话不是第一次喊,不过这次效果最好,因为能上城头的都是老兵,敌军能不能顶得住,不用当老大的说,他们自己多少也能看得一点出来。

全军一起拼命,敌军颓势更显,就在曾秦他们准备一鼓作气,打赢这场持久战时,突然听到河谷城另一个方向传来阵阵喊杀声。

听到这声音,曾秦心里一突,升起一个不好的预感,“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身旁站着陈冲,他听到后,立刻领命去了。

没多久陈冲回来,带回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将军,一大批敌军出现在东城外,东城告急!!!”

城墙不止一面,而是四面,就算有些因为地理原因不适合发动大规模攻城战,可鞑子也不一定就只盯着北城不放,东城同样可以破。

先灭恶龙,再佯攻北城消耗曾秦手中的汽油,最后再对东城发起总攻,这就是穆都的完整计划。

鞑子的目的居然是东城,这是谁也没预料得到的,曾秦也没想到鞑子这次居然玩得这么阴。

不过事情到了这局面,再想那些已没用,关键是如何应对。

细问了几句,曾秦眼睛一眯,对着周文广沉声问到,“如果东城交给你守,能顶多久。”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周文广仔细想了一下,最后吐出四个字,“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可不够,曾秦皱了皱眉,“那再加上城中的青壮呢!”

“能多撑半个时辰吧!”

城中青壮虽不少,可大多没上过战场,来了也未必顶用,半个时辰已是高看他们了。

“好,就一个半时辰,这里你先带人顶着,我带陈冲他们去想其它办法!”

说完,曾秦也不管周文广答不答应,带着陈冲他们直接就往城下走去,现在时间紧张,每一分钟都耽搁不得。

来到穿梭点,曾秦等人带着大酒坛,来到《末日小镇》。

进去后,没干别的,直奔加油站。

取了几次,加油站92号油已弄完,只剩一个桩的95号油枪还能出油,就是不知有多少。

到了加油站,熟练的开始发电机,等各处通上电,曾秦他们开始装油。

俞斌,于鹏飞两人负责装,曾秦和陈冲两人搬运。

分工明确,搬起来倒是不慢,一趟,两趟,半个时辰他们搬了六趟,就在要搬第七趟时,坏消息传来,油枪不出油了。

一查看,不是没油,而是发电机坏了。

这坏的可真是时候!

六趟,也就是十多坛汽油,这要把清军击退,肯定是不够的。

俞斌他们也知道此点,陈冲沉不住气,直接问了出来,“将军,现在怎么办!”

“别急,我再想想办法!”

汽油不止加油站有,不过有些麻烦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