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高压水枪被毁

“将军,要再试一次吗!”

看到敌军再次推到城下,刘壮忍不住问了一句!

几桶水就能把数千敌军吓退,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了。

第一次能有那效果,是对方不知道喷的是什么,这第二次就未必了。

曾秦犹豫了一下,转而一想,无非是几桶水,就算没用又何妨。

阻止的话到了嘴边,突然一转,“再喷一次吧!”

见曾秦点头,刘壮咧嘴一笑,立刻安排弟兄摆弄那高压水枪去了。

跟上次一样,水枪一启动,刘壮他们就直接来喷了。

水是喷出去了,不过没得到刘壮想要的效果,反而引得下面的鞑子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恶龙果然不行了,喷得都是水,弟兄们都不要怕,跟我冲!”

“大家冲啊,恶龙不行了!”

如此嘲讽,刘壮有些怒了,跑到曾秦那请示道:“将军那帮小崽子太可恶了,咱们换火油吧!”

刚才的情形,曾秦自然也是看到了。

此时换油,尚未到最佳时机,不过也不是不可操作一下,敌军气焰嚣张,不灭它一灭,他心里不好受。

就在曾秦刚要点头时,一旁的张成突然扑了过来。

“将军小心!”

话刚喊完,就听到“嘭嘭嘭”数声巨响,接着传来张成的惨叫声,“啊啊!!!”

这个时候敌军已到城下,按说投石车已停止攻击,可谁也没想到他们居然又再次抛射过来。

张成为了救曾秦,自己却被从天飞来的大石头砸到。

看到地上倒地不起的张成,曾秦惊怒不已,急忙把他扶起,“张成,你怎么样!”

豆大的汗水从额头冒出,张成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勉强点了点头,回应了一下。

“快来人,这里有人受伤了!”

喊了两遍,都没见有人进来,曾秦皱了皱眉,“外面怎么回事!”

见老大似有不快,陈冲赶忙过去看了一眼,“将军,鞑子后方投石车突然发动攻击,兄弟们一时不查,伤亡惨重,后方的弟兄现在有些救治不过来!”

鞑子这次突然动用投石车,可不只是打的这里,包括城楼附近一大片,全覆盖了,而且是进行了几轮打击。

不但曾秦他们伤亡惨重,鞑子自己死伤也不少。

大型投石车攻击距离是远,不过精确度却差了些,一般到了正式攻城的节奏,很少会动用它,因为会误伤自己人。

敌军这次违反常规,进行这样的打击,肯定是有他的目的。

至于目的是什么,曾秦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下面人手不够,那就自己动手,几人搭手把张成抬到一安全位置,然后陈冲他们帮他处理腿上的伤势。

这才刚动手,外面有人就闯了进来,“将军不好了,咱们的宝贝被砸坏了!”

一听高压水枪被毁,曾秦哪还坐得住。

“你们几个在这好生看着,我去外边看看!”

高压水枪可是他手里最重要的底牌,一旦坏了,那可能会影响到战局的走势,这怎能不急。

敌军这次投石车突然袭击,不但伤到了人,最让人心疼的是高压水枪被砸坏了。

这还不是什么擦伤,碰伤,而且整个高压水枪,连着抽水泵都被砸变形了。

那些大石头几乎是全对着它而来,整个那一片都成了“重灾区”。

负责摆弄水枪的几个弟兄,除了刘壮侥幸逃过一劫,其他几个已战死当场。

跟着刘壮来到现场,看着那已不成样子的抽水泵,曾秦是愤恨不已,“那帮崽子可真够狠的,为了咱们这高压水枪,连自己人也不放过!”

如此“神器”被毁,大家都不好受,士气也受了影响,沉默了半响,刘壮走近几步,弱弱的问了一句,“将军,咱们现在怎么办!”

“刘壮,你带些人去城内搜集坛子,记住不管大小,只要是坛子就都给我搜集过来!”

高压水枪毁了,幸好汽油还有,现在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搜集坛子,刘壮多少也猜到曾秦要干什么,闻言点了点头,“是,将军,属下这就去办!”

一场突然打击,毁掉了曾秦的高压水枪,也打断了鞑子自己的进攻节奏。

这场打击,鞑子下面的士兵是毫不知情的。

看着身边的弟兄一个个被自己人砸死,他们哪还会卖命攻城,不起哗变就不错了。

不但下面的士兵不知情,连阵前指挥,身为协领的赦敏也没得到一点通知。

那些兵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被自己人打死那么多,赦敏肯定是不干,手里的皮鞭往地上一扔,直接跑去找说法了。

“穆都,你怎么回事,谁让你动这个的!”

投石车后头站着一群人,其中就有穆都,那么多人,唯有他的职位最高,不用说命令肯定是他下的。

穆都身份比赦敏高不少,被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质问,脸上顿时挂不住了,“赦敏将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既然来了,赦敏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直接把话点明了,“什么意思,你砸死那么多兄弟,还好意思问我!”

“赦敏将军难道没看到那条“恶龙”也死了吗,比起那个,死几个人算什么!”

别说百十个人,只要能达到目的,再多死一些又如何,无毒不丈夫,身为谋士,心自然要比统兵将领更狠。

提到“恶龙”,赦敏脸色缓和了一些,不过心里依然有些过不去,“恶龙不是不能喷火油了吗,为何要杀它!”

听他问出那么幼稚的问题,穆都嗤笑一声,“这赦敏你自己信吗!”

恶龙说说也就算了,身为军中上层,肯定不会相信那东西。

其实赦敏自己也是不信的,可不管怎样,也不能下手这么狠,“那你就不能提前说一声吗!”

“提前说,那打击还有何用!”前方那么多人,若是提前说,肯定会出纰漏。

这种定点打击,讲究的就是突然性,一旦被察觉,就意味着计划有可能失败,穆都肯定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出现。

说不过穆都,最终赦敏只能无奈退了回去。

毁掉高压水枪,只是穆都计划的一部分,调整片刻,鞑子第三次对北城发动了攻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