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再次开战(求收藏,求推荐)

北城外,原本空旷的荒地上,此时有许多人在忙碌着。

搭建大型投石车,清理地面,搬运沙土,鞑子甚至还在后方挖了一个蓄水池。

不管从哪一方面看,他们这次准备得都更加充分,这也是左平会这么慌张的原因。

在城头看了一下,曾秦脸色也不似刚才那般轻松,变得略微有些沉重。

鞑子这次似乎有大动作,虽说又搞了一些汽油来,可难免对方有其它算计。

吃过一次亏,鞑子除非蠢到家,不然不可能还像上次那样跑来送人头。

不管怎样,还是小心一些为好,曾秦想了想,回去召集大家议了一议,对备战计划,又做了一番调整。

五月二十八,时隔八天后,鞑子再次兵临城下。

跟前几次不同,这次是真正意义上的全员出动了。

镶蓝旗都统察尔汗,副都统敖勒,博尔齐。还有穆都等一干谋士都在后方观战台上。

人员到齐,观战台后的十余面大鼓也敲了起来,随着鼓声,鞑子喊起震天口号。

“大清必胜!”

“大清必胜!”

“大清必胜!”

“必胜!必胜!必胜!”

喊了一会儿,这气势也慢慢涨了起来。

如此场面,察尔汗很是满意,看了身边的副手一眼,后者微微点了点头。

这点头的意思,是一切准备妥当,察尔汗不再迟疑,扬起手臂,大喊一声,“全军进攻!”

命令一下,前方将士开始慢慢移动,朝着河谷城下推进。

伴随着步兵的推进,左右摆放的投石车率先发起了攻击。

一个个巨石从天而降,直砸得城墙内外,尘土飞溅,血肉横飞。

对于大型投石车,曾秦没有太好的办法,唯一能压制它的火炮,弹药也被消耗得差不多了。

对付不了,也没什么,无非是先忍他一手。

砸了几轮后,鞑子步兵开始真正踏入城下,投石车停止攻击,换弓箭手进行压制。

到了城下,前排的鞑子已没有刚出发那般从容。

特别是跨过那条乌黑乌黑的焦土带时,有一些胆小的家伙甚至一双腿开始打颤。

过了几天,本以为缓和了些,可再次踏入这里,才发现想忘记不是那么容易。

那燃起的熊熊大火,同伴们的惨叫声,仿佛就在眼前。

敌军的脚步越来越慢,一举一动也变得越来越猥琐。

这一切都被城楼上的曾秦看在眼里,这让他不由有些好笑。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先好好玩玩,曾秦对着站在一旁的刘壮招了招手,然后吩咐到,“把桶里的油弄出来,换上水,不用推到上头去,拉出来随便射就是。”

对于这个命令,刘壮有些不解,多问了一句,“现在就动手吗!”

曾秦没去解释什么,只是点了点,“嗯,现在动手。”

尽管还是没想明白,不过刘壮没有选择再问,应了一声,“是,属下这就去!”

作为下属,基本的进退还是要懂的。

一个桶只有那么点大,刘壮几人很快就把水换上,接着把拖车推出,启动抽水泵,然后对着下头的清军就是一顿乱喷。

这一通喷洒下来,不少人被浇了一头一脸,前头的鞑子顿时就乱了,也不管喷的是水,是油,转身就往回跑。

身上浇了那东西,这再不跑,等下岂不被烧成焦炭。

逃跑是会传染的,开始是一个两个,没一会儿,就是一片一片了。

“兄弟们快跑,那“恶龙”开始喷油了,再不跑,咱们全都要被烧死!”

“恶龙出来了,大家快跑!”

前几日一场大火,引起敌军下面小兵无限猜想。

其中传的最邪乎的,就是曾秦手下有一条恶龙,能喷火油,可焚烧万物。

如果放在现代,这肯定是无稽之谈,没人会信。

可别忘了这是大明,是古代,往往这种鬼神之事,更容易流传出去人们也更喜欢谈论这些,久而久之,一些捕风捉影的东西,说着说着就好像真有其事了。

“恶龙”在鞑子下面影响力还是很大的,一经喊出,人人色变,这逃跑的人越来越多,没多久,几千人就跑了个精光。

仗还没开打,就逃跑,这场面可很少看到,丢人自不用说,观战台上的察尔汗气得脸都白了,直接大骂到,“一群废物!!!”

骂也没用,那么多人一起逃跑,总不能全杀了吧,作为主将,这个时候,该考虑的是怎么解决问题。

回来不久,鞑子那边也慢慢发现身上被喷的好像不是火油。

发现的人不少,不过都不太敢说,不过也不是全部,其中有个二憨,就直接跑去找自己的上头了。

二憨跑得飞快,生怕别人抢了自己的功劳,“报告将军,小的有大发现,这衣服上不是油!”

不说还好,一说赦敏脸色更难看,“不是油,那你跑个什么劲!”

“这……”二憨没想到,没得到赏不说,还挨了一通训,尴尬的摸了摸头,“这他们都跑,俺没办法,也只好跟着跑!”

赦敏瞪了二憨一眼,懒得跟他多说。

不过是水非油,似乎不是什么坏事,是不是还可以在这上面做做文章,赦敏想一想,突然有了主意。

“大家都安静,听我一言!”

作为前线最高指挥,赦敏还是有些威信的,一声大喊,没一会儿全军顿时安静下来。

这没人在吵闹,赦敏就开讲了。

“前几日一战,那恶龙元气大伤,已喷不出火油,它腹中无油,唯有水而已,不信,大家请看。”

说着他就掏出一只火折,擦了几下,点着火后,直接就怼在了二憨身上。

二憨没想到他会拿自己做实验,吓得一哆嗦,他只是怀疑,并不敢确定。

不过好在真是水,怼了两下,都没点着。

明火都点不着,那自然是水无疑,这一切大多数人都看在眼里,全军顿时欢呼起来。

“恶龙不行了,喷不出火油,大家不用再怕它!”

“只要没恶龙,那咱们就敢上,请将军再给我等一次机会!”

逃跑毕竟是很丢脸的事,能找回来,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于是喊的人越来越多。

“是啊,请将军再给我等一次机会!”

“请将军再给我等一次机会!”

“请将军再给我等一次机会!”

………………

喊声越来越大,赦敏脸上也渐渐露出笑容,流言危害不小,但也不是不可利用,这效果不就很好吗

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赦敏不再啰嗦,神色一凝,正色道,“好,既然众将士想战,那本将军就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头,这次再有人逃跑,定斩不饶!”

“将军请放心,这次绝不会有人再逃跑!”

“那好!”赦敏满意的点了点头,随之大声喊到,“全军听令,进攻!!!”

命令一下,三千将士整齐队伍,再次朝河谷城下推进。

一场兵乱,被轻松化解,这一切都被观战台上的察尔汗等人看在眼里。

这表现,没人能挑出什么毛病,察尔汗甚至还当众说了一句,“此子不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