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鞑子又有动静了

数日谋划,终于把大野狗宰了,曾秦除了高兴,更多的是感叹,这进化了的家伙,真不好杀。

为了这只野狗,投入那么多精力,还用上了计谋,最后他们还都受了伤。

不过好在是杀了,不然都对不起他那些积分。

上次打了一场胜仗,送了五千积分。

到今天,就只剩六百多,五个人可比他一人开销大。

大野狗也杀了,也该回去了,曾秦忍着手臂上的疼痛,从地上爬起来,“把那家伙带上,收拾一下,我们回去!”

歇了一下,张成他们也恢复一些力气,听到要把大野狗带回去,都有些兴奋,声音都比平时响亮,“是,将军!”

这边的事,曾秦多多少少透露了一些,知道这大野狗吃了能大补。

这么大一个家伙都带回去,足够大家伙痛痛快快吃上好几天了,这哪能不高兴。

捡了一些要紧的东西,几人抗着大野狗,慢慢走到来时的那个穿梭点,然后回到了大明。

回去后,先处理了一下伤口,曾秦才有空去看看他们的战力品。

野狗个头太大,几乎占据了整张门板,就算是只取肉,估计也有一百多斤。

不过曾秦对肉不感兴趣,他要的是晶核。

把狗头翻过来,额头上果然有个明显的小凸起。

看到那个小凸起,曾秦迫不及待把腰间的匕首拿了出来。

一阵鼓捣后,小小的晶核就被挖了出来。

鹌鹑蛋大小,通体灰白色,跟老槐树下的那颗一样。

只是看了几眼,然后用水冲洗了一下,曾秦就一口把它吞进了肚子里。

之所以这么急,他是怕被感染,毕竟手臂是被大野狗牙齿伤的,以前受伤没事,谁知道这次会不会也一样。

万一有个什么就麻烦了,还是把晶核吃了,保险一点。

晶核入口即化,没有什么特别味道,吃下去后也没什么明显的感觉。

“怎么没用啊?”

想了想,曾秦觉得应该是没那么快,老槐树下那么多家伙为这送命,不可能会没用。

安慰了自己一下,曾秦又看了地下的大野狗一眼,最好的东西自己吃了,那剩下的那些,就给兄弟们分了吧。

“张成,进来一下!”

这才刚回来不久,张成也回去收拾去了,门口守着的是刘壮。

亲兵队一共三十六人,队正是张成,副队正则是刘壮,两人都算是他的心腹。

“将军我这就去叫他过来。”

过了一会儿,张成赶了过来,“将军,您叫我!”

曾秦笑着点了点头,指着地下的大家伙吩咐到,“把这大野狗,弄出去炖了,然后分给兄弟们分了吧,记住狗头不要!”

“都分了?将军,这大野狗可是咱们好不容易杀的!”

不是张成小气,下面那么多人,就一只狗,每人能分几块肉。

吃那么点也没多少用处,按他的意思,不如就亲近的几人分了,毕竟是他们杀的。

“当然要分,都是兄弟,有好东西自然要一起分享。”

张成有他的计较,曾秦也有他的打算。

进化了的野狗虽然补,吃得再多,也就是长几斤力气,远没有晶核有用。

张成他们都是自己的心腹,曾秦肯定是要把他们往进化方向培养的。

既然用处不大,那肯定是分出去更好。

张成不知道曾秦的想法,还想再争取一下,“将军,我不是想独吞,您看咱们都受了伤,这都拼了老命,总得多补补吧!”

看他那馋样,曾秦不由有些失笑,“那就留十斤吧。”

“谢将军!”

有总比没有好,十斤也是肉,张成说完,急忙找人处理大野狗去了。

后面的事曾秦没去管,晚饭吃完,看了一会儿书,就上床歇息去了。

第二天,曾秦早早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他是被饿醒的!

“靠,以前也没这样,怎么这个点就肚子饿了。”曾秦一边嘀咕着,一边穿戴好,准备出门找吃的去。

这个点,天刚微微亮,可没早饭送来,得自己去厨下找。

快步来到厨房,厨下的人看到曾秦,有些惊奇,“将军,您怎么来了!”

“肚子饿了,有吃的吗,随便给我来点!”如果起床的时候是五分饿,现在至少得有九分了,咕咕叫的那种。

“今天的还没做好,昨晚还有几个烧饼,将军您要吗!”这才凌晨四五点,厨下才刚开火,曾秦就来找吃的,能有几个烧饼就很不错了。

有总比没有好,曾秦现在哪管得上去挑,只要能添肚子就行,“烧饼就烧饼吧,先拿几个上来。”

说着,曾秦就在一旁的小板凳坐下。

今天早上,他就打算待在这了。

几个烧饼很快就吃完,厨下的大婶又端来一碗小米粥。

小米粥不禁吃,两口就扒完,曾秦把碗递回给大婶,“再来一碗!”

“好的,将军稍等!”人家是将军,说什么肯定要听,换别人可不会这么伺候。

两碗下肚,接着又吃了一碗,还是感觉有些饿,曾秦:“大娘,再来一碗!”

还要吃,这可是早饭啊,一般人都随便对付一下,您吃了几个大饼不说,接着又是三大碗小米粥,这还没完,竟然还要吃。

这肚子得有多大,厨下那些人看曾秦的眼光都有些不一样了。

曾秦可不管那些,现在肚子是老大,填饱它最要紧。

三碗下去,又三碗,最后再添了两碗,曾秦终于是吃饱,拍了拍肚皮,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走出厨房。

这一吃饱,顿时舒坦起来,曾秦感觉身上有使不完的劲。

手痒痒的他,走到院子里,提起一旁的石锁就耍了起来。

平日六十斤的石锁耍起来还有些吃力,今日竟很轻松就提了起来。

不但能提起,而且还能玩花活。

曾秦越玩越起劲,抱着那石锁,上下翻飞,竟然玩了半个多时辰。

出了一身汗,曾秦心情极其畅快。

那晶核果然是好东西,只一日的工夫,就提升那么大,身上的伤也恢复了许多。

这气劲至少比往日增加了二十斤,不知道后面还能不能提高,它的极限是多大。

一级的就这样,那二级,三级呢,照这样下去,以后是不是能所向无敌了。

越想,曾秦就越兴奋,就在他有些飘飘然的时候,外头慌慌张张冲进一人。

一场美梦被打扰,曾秦略微有些不喜,挑头看了左平一眼,“何事如此惊慌!”

左平没想到曾秦就坐在院子里,听到喊声,脚步一顿,转过身,走到曾秦旁边,沉声说道,“将军,大事不好,鞑子又有动静了。”

“有动静就有动静,何必惊慌,咱们又不是没招。”

正愁到哪里找积分呢,鞑子要打,正合他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