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围攻变异野狗(求收藏,求推荐)

一路走走停停,张成他们还是有些抑制不住对周围的好奇,时不时的会对着某个地方,凝神观望一下。

对陌生环境好奇,是人都会有,曾秦说了几次,也懒得再管。

快要到那栋小屋时,曾秦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刚才我说的都记住了吗!”

虽然多了几个人,可也不能就这样直接走过去,正面跟那大野狗硬钢。

大野狗可不是普通的变异怪物,对付它,还是要讲究策略的。

曾秦路上都说了好几遍,哪还会记不住,闻言,几人齐声应道,“都记住了!”

到了大门口,没看到大野狗的影子,也没听见声响。

曾秦这次不敢再进去了,里面情况不明,要是大野狗就躲在那个角落里,这冒然进去,保不住就被逮个正着。

房子的大门敞开着,曾秦捡了一个石头扔了进去,没一会儿里面就发出一阵“砰砰”的响声。

声音过去,没有任何东西出来,曾秦狐疑的看了几眼,道了一句,“那家伙估计找吃的去了,先等等再看吧!”

张成他们刚来,对这里的一切都不熟,当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等半个多钟头,就当曾秦准备要放弃时,突然前面草丛传来动静。

听到有动静,曾秦顿时来了精神,先是做了噤声的手势,然后把头探出屋角,踮起脚尖看了看。

那声音越来越近,身影也慢慢从草丛里露了出来,当看到一簇棕黑色的长毛,曾秦已经确定是那家伙来了。

“都准备好,等会听我号令!”说完,曾秦自己也把长矛拿了起来。

静静地等了几分钟,大野狗终于从草丛里走了出来。

当它整个身躯露全部出来那一刻,张成他们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高大就不说了,那长长的尖牙,凶狠的双眼,还有嘴角未干的血迹,这真是一只狗吗!!!

容不得他们多想,出了草丛,大野狗速度变快,没一会儿,已经走到屋前平地上。

这时,曾秦也没再等下去,大喝一声,“上!”

命令一下,张成等人脸色一正,抄起家伙,毫不迟疑就冲了上去,作为军人,这点素养肯定是有的。

大野狗看到突然窜出几个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当它看到其中有曾秦时,眼里不由露出凶光。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大野狗张开大口,露出满嘴尖牙,嘶吼一声,后脚往地上一瞪,对准曾秦直接就冲了过来。

大野狗速度很快,几个加速就到了近前。

大野狗快,张成他们也不是吃素的,那家伙一靠近,四人就迅速结阵。

陈冲顶在前面,俞斌,于鹏飞守在两翼,张成伺机在侧,一人举了一张大盾牌,直接就顶了上去。

大野狗没有转弯,是对直冲过来的,正好被张成他们接个正着。

曾秦的策略很简单,大野狗速度不是快吗,那就先把它困住,一人一张大盾牌围着它顶过去,那么它被按在地上,要么从盾牌上面跳出来。

不过以曾秦的估算,直接按住它的可能性很小,那家伙多半会蹿出来。

蹿出了也没关系,不是还有他吗,这次没拿刀,换了长矛,就是等着这一下。

曾秦也不求一次就把大野狗杀了,能打到腿,整它一下狠的,就可以了。

想法是很好,可惜他低估了大野狗的冲击力。

看到前面的大盾牌,大野狗没躲闪,也没有从顶上蹿出,而是加快速度直接撞了上去。

说那么多,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曾秦刚拿起长毛,还没等动手,忽然听到一声闷响,然后陈冲倒地,一个黑影从他身上直冲了出去。

看着倒在地上的陈冲,曾秦有些傻眼,要知道他可是身高近一米九,体重超过两百斤的大个子。

没想到这么壮的一个人,居然会被一只狗直接撞翻。

大野狗冲了几步,又转过身来,眼里凶光更胜。

这时曾秦也回过神来,长矛横起,挡在张成他们身前,大声喊到,“快走,别待在这,我们打不过它!”

“我们走了,将军你怎么办!”刚才那一撞,张成他们也见识到了大野狗的厉害,自知不是敌手,可要让他们抛弃曾秦独自离开,却也做不到。

“别管我,我自有办法脱身。”曾秦挥舞了几下长矛,接着又说到,“去咱们刚来的地方等我,甩开了这东西,我自会去寻你们!”

“这……”张成他们还是有些犹豫。

曾秦看他们不听,急得大声吼了起来,“快带他们走,再不走,大家都得交代在这!我最后再说一次,这是命令!”

话说到这份上,张成他们不敢不听,最后看了看曾秦,随后快步退去。

看到张成他们走远,曾秦挥舞的长矛也停了下来。

他刚一停下,大野狗就龇着牙毫不犹豫冲了上来。

曾秦当然不可能等着被它咬,长矛一甩,转身就朝屋内跑去。

跑了几步,又是老办法,一个鱼跃,曾秦一头撞进穿梭门。

…………

“啊……”

这又是撞哪了,曾秦轻轻地揉了揉额头,从地上爬了起来,前面是一个灶台。

刚起来,还没等他看清周围环境,外边就进来两人。

一男一女,一对夫妇,上次也是他们,算是曾秦的老熟人了。

“将军,您怎么又来了!”严老汉其实很想说一句,你来就来,可咱们能不能走正门。

右手偷偷从额头上放下,曾秦看了他们一眼,故作镇定的说道,“怎么,本将军不能来你家吗!”

“将军当然能来,可咱们家已经没有石料了。”提到石料时,严老汉眼里不由露出几分委屈。

“石料?我要你家石料干嘛!”事情过去那么久,曾秦已经忘掉那一茬了。

“不要石料,那天您不是说咱家的墙角料很好吗,我还以为……”那天曾秦走后,严老汉想了又想,最后一狠心,自己主动把柴房给拆了。

他这一提,曾秦倒是想起来了,“我那天只是随口一说,你怎么把房子拆了!”

“随口说的!!!”严老汉眼前一黑,脑袋开始转圈,自己都干了什么!

看他这样,曾秦有点被吓到了,赶忙扶了一把,“老伯,你怎么了!”

严老汉已经有些说不出话,旁边的妇人伸出手,按着他的人中熟练的揉了两下,将他弄醒,随后接过话,解释了几句,把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听完,曾秦有些哭笑不得,“房子拆了没事,等仗打完,我让手下的人帮你们重建一间就是。”

有这等好事,老妇有些不太相信,“将军此言当真!”

就一间房子,还什么当不当真,曾秦轻笑一声,“我曾秦堂堂一将军,还能骗你不成。”

说完,曾秦不再跟他们多言,转身出了门,再不走,张成他们该等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