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火烧敌军

大战将启,周文广他们来得很快,没一会儿,城楼上就聚了一大帮人。

城楼上视野很好,远处的敌情可尽收眼底,看完后,左平脸色有些沉重:“将军,有点不妙啊!”

曾秦转头看了他一眼:“何事不妙!”

左平没有立即回话,而是再看了看,等确定心中猜想,才答到:“将军,鞑子这次恐怕是要来真的了!”

“何以见得!”曾秦前两天都没来,这是第一次跟敌军主将对上,对方如何排兵布阵,他还一点都不知。

曾秦不知道,左平自然清楚,要不他也不会提醒,沉吟片刻,他小声解释道:“将军您看,那边是鞑子的中军,旁边是左军跟右军。以往开战,一般是中军先动,然后是左军,而今天,他们中军跟左军是一起动的!”

两军联动,这规模可不是前两天小打小闹可比,兵力至少三千往上,而佯攻根本用不了这么多人,这打的什么算盘,很容易看出来。

曾秦不是一点都不懂军事,左平说得那么明显,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来真的就让他们来真的,正好让这帮崽子见识一下本将军的厉害!”

“传令下去,准备迎敌!”

…………

云平猜得没错,敖勒确实想攻一次了。

前两日的交战,所取得的成果,敖勒很是满意,特别是还把河谷城的大炮给提前逼出来了。

唯一的可惜是没等到大明的援军,既然援军未来,这节奏也可以适当的加快一些。

今日正式攻城,他要试一试,这河谷城到底是真能抗,还是假能抗。

三千步兵,五百弓箭手,二十架投石车,很快阵型集结完毕。

看着前方队伍,观战台上的敖勒神采奕奕,高举手中的弯刀,长喝一声:“全军进攻!”

命令一下,前方队伍开始移动,慢慢朝河谷城下推进。

…………

城楼上,曾秦一直在观察着敌军的一举一动,当看到鞑子真的派上大股兵力上来,他心中不由一喜。

“传令下去,让兄弟们别急着出去,先躲避敌军投石车的攻击!”

完全不出去,那就等于放任敌军到城下,要知道这次可是有三千敌军啊,前期如果不压制,后期怕是会顶不住。

左平对此有些不解,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将军如此,怕是有些不妥吧!”

“没什么不妥,按我说的去做!”风险肯定是有,可不冒险,怎能消灭更多敌军。

周文广对曾秦的话一向没什么异议,他一说完,立刻领命下去了,“是,将军!”

河谷城这边防守一放,鞑子推进速度就快了,没多久第一批步兵就到了城下。

战事进行的如此顺利,敖勒他们也有些意外,其中一个灰衣谋士,忍不住提了一句,“副都统,河谷城今天有些不寻常,会不会有诈!”

灰衣谋士是个汉人,虽然有些本事,不过还是经常被看不起,话才刚说完,就有人呛声道:“有什么诈,定是他们耗光了物资,已经放弃抵抗了!”

灰衣谋士不敢跟那人吵,头低了低,小声说道:“许某也是随便一说,如何定夺,副都统肯定自有决断!”

他这么一说,此事如何处置自然回到敖勒这边。

敖勒是个处事果决之人,只是稍微犹豫一下,就开了口:“河谷城内就那点人,就算有诈也翻不起什么风浪,许戎你不必过于担心!”

其实敖勒也感觉有些可疑,可现在战斗才刚开始,总不能就撤回来吧,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第一批到了城下,接着第二批也到了,云梯搭上,鞑子开始正式攻城。

这时城头终于有了反应,周文广带着守城兄弟出现,开始奋起反击。

跟鞑子交过几次手,怎么打已不用周文广多说,后面的人把家伙事递上来,城头的兄弟搬起来就往下砸。

大石头扔出去,下面的立时传来惨叫声,不过很快又有敌军爬上来,而且越来越多。

经过两日不停的戮战,城头很多地方已破损,有些地方已不足七米,加上今天敌军多了不止一倍,守城肯定没有以往那般顺利,压力也更大。

看着鞑子快要冲上城头,左平不由有些着急:“将军,您的那个“宝贝”不知道什么时候用!”

“不急,再等等!”现在敌军到城下的兵力还不到三分之一,曾秦肯定不会这么快就把大杀器使出来。

再等下去,恐怕这河谷城就没了!

可人家是主将,执意如此,左平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又过了半盏茶工夫,战斗越来越激烈,战斗从城下,慢慢地蔓延到了城头。

情况对河谷城这边越来越不妙,左平这下是真的急了:“将军,不能再等了!”

“再等一下!”情况是有些不太好,不过曾秦觉得还可以再稳一稳,“张成,传令下去,让后边的兄弟都上,其它的不管,先把城头的敌人给我赶下去!”

“是,属下领命!”

张成把命令传下去后,后备增援上阵,城头压力顿时小了不少。

不过也只是暂时的,随着敌军越来越多,压力再次上来,而此时曾秦已无兵可派。

这时耳边传来左平第三次催促:“将军……”

再等下去,恐怕真会收不了场,曾秦不再犹豫,“让刘壮他们动手!”

刘壮等人已准备多时,命令一到,他们就推着推车从城楼走了出去。

城头后侧,前面已有兄弟清理道路,把推车移到城头最上边,发动抽水泵,打开高压水枪,立时一股水柱喷了出来,射向远方,而小推车也跟着慢慢移动。

跟昨晚不同,此时高压水枪里喷出的全是汽油,不过下面的鞑子不知道,只是感觉有些不对。

快洒到身上时,都用盾牌挡了一下,发现没什么影响后,就没太在意。

士兵不在意,鞑子后方观战台上,却起议论,“将军,对方这是搞什么名堂!”

“搞什么名堂,没看见正喷“水!”

“喷咱们干嘛!”

“那还用说,打不赢,想用水淹死咱们呗!”

“哈哈,这点水想把我们淹了,他们是不是蠢!”

众人都在笑,唯有灰衣谋士看出一些不对劲,“那会不会不是水!”

“不是水,还能是什么!”

“或许是油!”灰衣谋士也只是猜测,不能肯定。

“油?小小的河谷哪来那么多火油!”

火油在古代确实一种战略物资,不过这东西很难收集,若说锦州还有几分可能,这河谷绝对没有那么多火油如此糟践。

再一个,如果是火油,前面的士兵怎么会没察觉,他们不乏老兵,可不是第一天上战场。

不是火油,当然也不是水,众人猜测多半是“金汁”一类的,这东西还是有一定杀伤力的,只是奇怪什么东西能使之喷那么远。

“如果真是油呢!”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灰衣谋士性格谨慎,凡事求一个“稳”字,河谷城出现如此情况,十有八九会有变数。

而变数,是他最不愿见到的,于是,当即进言道:“副都统,前方敌情不明,属下觉得不宜再战!”

“许戎你不必过于担心,纵然那些是油,只要咱们应对得当,前方将士也可以撤回来。”

敖勒跟那些人一样,也没太过于放在心上,不过稳妥起见,他最后还是说了一句:“阿古奇,你带些人去砍些树枝来,以防万一!”

…………

北城墙,总长大概两公里左右,敌军攻击的是靠中间一段,为防里面的鞑子跑掉,刘壮他们还是多喷了一段。

三大桶汽油,全都喷洒出去,敌军后路已然断绝。

时机成熟,城楼上的曾秦不在迟疑,当即喊道:“传令下去,放火箭!”

“是,将军!”

张成带着命令下去,很快城头后方就射出一串火箭。

数百火箭次第飞出,落下后,草地上瞬间就蹿起一道道火舌。

地面上到处都是汽油,一被点燃,很快就烧了起来,没一会儿就形成一道数米高的火墙。

看到这情形,远处看台上的敖勒直接傻了眼,急得他大喊到:“撤军,快撤军!!!”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火会烧得那么快,早知道听许戎的好了,真是悔不当初!

听到鞑子那边鸣金收兵,曾秦嘴角上扬,冷笑一声:“这时候撤兵,不觉得太迟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