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大战开启

设备搬过来,再一一安装好,天已经黑了,这时候曾秦才想起那只大公鸡。

“张成,你进来一下!”

“是,将军!”

房门推开,张成从外边走了进来,等他近前,曾秦急着问了一句:“那只狗吃了有什么反应!”

大公鸡尚未完全进化,晶核没有形成,曾秦于是把一块鸡脖子扔给一只狗吃了,鸡脑袋没敢给,直接扔了。

如果变异,那就把狗杀了,如果没有变异,那就吃了那只鸡。

那大公鸡差不多有三十多斤,全扔掉太可惜了。

张成没想到叫了进来问的是这个,顿了一下,才回道:“吃了没一会儿就睡了,好像没什么反应。”

“你确定!”张成办事是稳重,可曾秦还是想再确认一下,毕竟这可不是小事。

其实曾秦根本没必要这么小心,《末日小镇》里的丧尸病毒是不传染的。

传染不会,不过会诱发,那边之所以变成末世,主要是水源出了问题。

江河湖海,包括地下水,全都被污染。

不喝水没事,喝了要么免疫掉,要么产生变异,最终成为丧尸,而免疫的几率不到百分之一。

这种诱发性的,其实比传染更可怕,因为人要活着不可能没有水。

净化不了水源,再怎么管控也没用,十天不到,秩序就乱了,半个月,各个城市相继沦陷,一个月后,人类完全失去对城市的掌控,末世到来。

那病毒这么恐怖,不过好在诱发是一次性的,这也是那些幸存者能活下来的原因。

既然幸存者能靠这个活着,曾秦他们吃那只大公鸡自然不会有事。

…………

回到张成这边,曾秦问的那么认真,他哪敢大意,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才沉声回道:“确实没什么反应。”

张成记得自己去看过三次,那只狗确实没什么不好,睡了一觉,好像还比平时更精神了。

没反应自然更好,曾秦不由彻底放下心来,笑了笑,指着扔在角落里的那只大公鸡,吩咐道:“把它拿出去,让厨下给炖了,记着要用大锅,多放点汤,让兄弟们都喝点。”

兄弟们打仗辛苦,确实该补一补,张成也没多想,提着那只大公鸡就出门了。

张成刚走,左平跟着就找了上来。

关上门,两人落座,曾秦看了他一眼,主动问到:“今天战事如何!”

提到战事,张成脸色一下变得有点沉重,摇摇头开口回道:“不太好!”

“怎么回事!大将军炮没用吗!”

左平今天脸上的表情,比昨天还要难看,这让曾秦有些奇怪,“大杀器”都让你用上了,不应该比昨天更难打吧。

“用了!”会这样,肯定跟大将军炮无关,左平沉吟片刻,道出原因。

大将军炮是打出了一点气势,可敌军的将领也不是废物,第二场打完,就开始派人喊话。

这喊话的内容也简单,说来说去就那一套,利诱加威逼。

利诱倒还好,高官厚禄,钱财粮帛,纵然说得天花乱坠,身为大明子民,但凡有一点骨气,对这些也不会心动。

可利诱完,接下来说的,就让人不怎么淡定了,屠城!这帮崽子居然威胁要屠了河谷城!

这话一出,城内立刻变得人心惶惶,要知道河谷城不止有三千将士,还有一万余百姓,其中不乏老弱妇孺。

那么多人,各有各的打算,不可能全都甘愿与河谷城共存亡。

城内人心一乱,自然会影响到将士们的士气,这仗也就没那么好打了。

左平讲了好一会儿,听完后,曾秦是愤怒不已:“屠城,他们真这么说!”

“说了,不止一次!”

“好,既如此,就别怪我曾秦不客气了!”

鞑子都敢屠城,那他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曾秦这话说得气势很足,左平瞬间听出了言外之意:“将军,您那计策都准备好了!”

“差不多了,还要到城上试一下!”

汽油毕竟比水要危险,肯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本来以为下午就能去西城那边试的,被大公鸡搅和一下,只能推到晚上,好在有火把,问题不是很大。

军中不缺劳力,很快整套设备就被抬上了城墙。

吨桶,燃油抽水泵,高压水枪,水管,全都连接起来。

吨桶,跟燃油抽水泵都被放到一个推车上,吨桶,推车都是之前弄汽油,顺带搞过来的。

等装满水后,曾秦开启抽水泵。

然后把高压水枪调到直喷模式,没一会儿水就出来了。

高压水枪喷射效果有点出乎曾秦的意外,居然能射出三十几米远。

“你们两个注意抱稳,别给本将军掉地上了!”

“车推慢点,跟上他们就可以!”

“这上面坑太多,等下让人修一下!”

曾秦一边指挥,一边频频点头,这高压水枪,还算是没白弄过来。

曾秦越试越满意,左平等人却是一头雾水,首先是被惊了一下,奇怪这东西怎么会发出那么大响声,接着看到喷水了,就更惊奇了。

惊奇是惊奇,可这东西怎么看也跟打仗占不上边吧。

看了一会儿,左平忍不住问了出来:“将军,您说的能击溃敌军的,就是这东西吗!”

曾秦转过头撇了他一眼,笑了笑:“怎么!觉得不行!”

“这……”左平还以为曾秦会解释一下,没想到他直接就反问过来,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

“哈哈哈哈,别着急,明天你就知道这东西有多大作用了!”

曾秦说完,没再理左平等人,背着手走下了城墙,他身上还有伤,得早些回去休息,明天可是有硬仗要打。

………………

回去喝了一碗鸡汤,一觉睡到天亮。

简单吃了个早餐,曾秦穿上盔甲,带着张成几人,慢步往北城门走去。

上到城墙,一路上众将士纷纷跟他打招呼。

“将军!”

“将军!”

“将军来了!”

曾秦一到,原本有些沉闷的城头,一下子热闹起来,这一军主将,还真是一般人不能比的,难怪左平会如此。

大家这么热情,曾秦也有些动容,走向城头高处,对着众兄弟们,大声喊到:“大家辛苦了,前两天曾某身体抱恙,未能和众兄弟并肩作战,实在是抱歉!”

“今日,本将军保证,定会守在这城墙上,跟兄弟们共进退,一起杀鞑子,击溃敌军!”

曾秦的话很有几分感染力,将士们激情被点燃。

“杀鞑子,击溃敌军!”

“杀鞑子,击溃敌军!”

…………

目的达到,曾秦挥别众人,进了城楼。

城楼比城墙要高一截,里面空间不小,那高压水枪就放在里面。

看了一眼高压水枪,曾秦开口问到:“昨晚练得如何,没出什么状况吧!”

负责高压水枪的叫刘壮,跟张成也是曾秦的亲信,见他问起,立马上前答到:“回将军,昨晚属下跟兄弟们练了一个多时辰。其间有一次小漏水,不过被工匠弄好了,除此,未出任何状况!”

漏水是个问题,不过解决了就好,曾秦还想问问他们的熟练度,还没等开口,外边就有士兵进来报信:“报将军,鞑子来了!”

曾秦一听鞑子来了,哪还顾得上问那些,赶忙转身离开。

走到外边看台,定眼一看,果然,远处烟尘滚滚,密密麻麻,大批鞑子正在集结。

曾秦脸色一沉,低声喊到:“快去把周千总他们叫来,全军备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