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再撑一天

傍晚,留了一队兄弟在城墙上守着,左平带着其余将士回营了。

回到营地没多久,曾秦跟着也回到大明,得到消息的左平立马赶了过来。

曾秦这次过去出了一点小意外,不然不会这么晚才回。

不过还好汽油总算搞回来了,而且不止五十坛,后面又加了点,一共七十三坛。

这酒坛不算小,每个差不多能装二三十斤,七十几坛,暂时来说差不多也够用了。

左平进来时,曾秦刚把身上收拾好,还没来得及吃晚饭,“左副将坐,容我吃两口饭。有事你先说,我听着。”

“将军,不用了,我就站着说吧。”左平走近两步,看了看曾秦,小声的问道:“将军,您那个退敌之策准备得怎么样了!”

曾秦抬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今天的战事很吃紧吗!”

左平轻轻遥了遥头:“倒也撑得住,就是消耗有点大!”

这消耗是两方面的,一是将士们的精力,二是物资方面,尤其是箭羽,库存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消耗大?说说具体什么情况!”曾秦也是刚回,前方战事,张成还没来得及跟他细说。

曾秦要听,左平当然是愿意说,从早晨敌军攻城开始,一直说到战斗结束,打扫战场,清点伤亡。

除了战斗过程,他也提了一下敌军的战略意图。

曾秦听完后,眼睛一亮:“你是说敌军暂时并未有强攻的打算!”

左平点了点头,“这两天来说,应该不会!”说完,他好像想到什么,跟着又提了一句:“将军,对方没有强攻,对咱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这个我知道。”曾秦沉吟片刻,“这样,把老周他们叫过来,咱们议一议!”

如此大事,多叫几个人商议,左平觉得自无不可。

周文广他们来得很快,张成出去没多久,他们几个就先后进了议事厅。

人到齐,曾秦先是起身施了一礼,郑重的说了一句:“今日之战,曾某不在,害诸位兄弟受累了!”

见曾秦突施大礼,周文广等人连连摆手,“将军言重了,守城固土是我等本分,谈何受累!”

“总之,谢谢大家了!”说了几句感谢之言,曾秦清了清嗓子,开始说起了正事:“如今鞑子大军来犯,我援军又未到,诸位觉得仅凭我等之力,能否守得住这河谷城。”

这话题有些沉重,沉默良久,杨汉怀叹声说道:“怕是守不住!”

见有人接话,曾秦微微点了点头,继续说了下去:“若是正常来守,自然是守不住。不过若是有奇谋,那就不一定了。”

曾秦最后那一句语气都不一样,杨汉怀顿时听出了言外之意:“奇谋!将军这么说,定是想到对策了!”

这小子还算懂事,曾秦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呵呵,我这几天闭门不出,研究良久,倒是想到一计。此计在曾某看来还算不错,不过还需要些许时间完善!”

一听还要时间,一边的左平顿时有些坐不住了:“将军,昨晚您不是说,只需一日,退敌之策必成,怎么现在还需完善。”

“左副将别急,本将军并没有欺骗于你。那东西现在也不是不能用,不过收效有限,假若下一战就用上,或许能暂时击退敌军,助我等多拖几日。”

“可若再等上一天,完善以后,那么就不一样了,曾某保证,必定能重创敌军,得胜告捷。”

“如何选择,诸位,都说说吧!”

说完,曾秦抬头看了看众人,当眼光扫到周文广这时,突然停顿了一下。

周文广心领神会,轻轻地点了一下头,收到回应,曾秦把心放下。

多拖几日,跟重创敌军,这结果当然不一样。

重创敌军,就算鞑子那边不立即退兵,之后打起来,压力也会没那么大了。

听起来很诱人,可这真的能办到吗!对此,众人还是有些怀疑的,没有立即回应,而是低声议论起来。

“都不说话,那我老周来讲两句!”不管别人信不信,他周文广肯定站在曾秦这边:“不就是多等一天吗,有什么可犹豫的。只要能把那帮崽子打疼,别说一天,就算再多些时日,咱也撑得住!”

见周文广说得这么轻巧,左平有些听不下去,忍不住出言反驳:“周千总,别说得这么轻松,今日一战你是在的,损耗咱就不说了。这一天的仗打下来,将士们的士气低到什么样子,你是看到了吧,如果明天再如此,这士气还能用吗!”

左平这话说得有些严重了,但也不是不在理。

若只是一场还好,整整一天,打了那么多场,作为主将的曾秦都不见人影,下面的人难免有想法。

一天就算了,再来一天,万一闹出事了怎么办,这谁也不敢保证。

左平有他的道理,不过周文广既然开了口,那肯定要争一争的:“左副将你少在这危言耸听,就打了一日的仗,咱们又没输,士气怎么就不能用了。”

“别人不知道,反正我手下那帮兄弟都是能打仗的,不管在什么时候,只要鞑子敢来,咱就敢跟他们干到底!”

说到这,周文广转头看了左平一眼,最后又重重说了一句:“明日要是左副将不敢上,交给我周文广便是!”

“周文广,你……”左平没想到周文广会说出如此之话,被气得是不行,话都说不利落了。

吵成这样,这不是曾秦愿意看到的,他赶紧打了个圆场:“左副将,你也别气,老周就是这样,说话直来直去,别跟他计较。”

曾秦这么一打岔,左平缓了缓,才算是好受了些。

安慰两句,继续回到正题上来:“明天之战,诸位如果担心,可以把大将军炮搬出来。”

将士们士气低,除了曾秦不在,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仗打得太被动,太压抑。

大将军炮虽然无法改变战局,但至少威力尚可,最关键的是能提震气势,这点尤为重要。

“将军,上次咱们就消耗了一些,这存货可不多了,如果明天又开炮,那以后可能就没有了!”

火炮的作用,左平自然清楚,可炮弹那些东西造起来太麻烦,几乎用一颗就少一颗,那么金贵的家伙,怎可一开战就搬弄上。

“炮弹你们只管用就是,至于以后,相信本将军,咱们会有更好的。”

那边虽然是末世,但原本毕竟是现代社会,好东西多着呢,现在没多久,汽油就弄到手。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其它能在战场上发挥作用的“大杀器”,一定也会慢慢被他搞出来。

“这……”曾秦一再保证,左平现在也有些不知该如何了,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吧,将军,那就听您的吧。”

连最反对的左平都同意,其他人肯定也就没什么好说得了,曾秦最后再问了一声,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大事商定,众人纷纷离去,周文广落在最后。临走,曾秦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已示感谢,今晚要没有他,这事还真没那么容易搞定。

战事安排好,明天总算可以再去一趟《末日小镇》了。

曾秦之所以搞这么一出,是因为突然想到一个妙招。

那天绕到庄稼地的时候,他在那颗老槐树前面不远的地方,看到一个高压水枪,带水泵的那种。

水泵跟高压水枪看起来成色还很新,十有八九还能用。

当初路过的时候,没想到那家伙能有什么用,也没太留意。

现在汽油到手,曾秦一时间突发奇想,那高压水枪能喷水,是不是也能喷汽油。

正常来说,当然是不能这么干的。

抽水泵不防爆,一旦有火星什么的,就会着火,甚至爆炸。

不过现在是打仗,本来干的就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如果怕着怕那的,以后枪炮,炸弹什么的干脆也别玩了,那些更危险。

危险的事,曾秦暂时不考虑,他只关心能不能把汽油射出来。

如果可以,那完全可以利用这高压水枪,搞出一道火墙,分割战场。

能分割战场,那可比简单的火攻强多了。

当然如果战事紧张,周文广他们实在是顶不住,曾秦有这个想法也会暂时压住。

可现在,敌军明显暂时没有强攻的打算,那还不去尝试一下,就太可惜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