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鞑子再次攻城

早上天刚微微亮,曾秦住处门口就聚集了一群人。

看着门前台阶那几个大小不一的酒坛,曾秦皱了下眉:“就这几个!”

见曾秦有些不满,张成抓了抓后脑,低声回道:“这条街上我们都问了,只找到这些!”

曾秦摇了摇头,这些肯定是不够的。

要弄汽油,肯定先要准备装的东西,《末日小镇》那边倒是有,不过没那么好找。

与其花费许多工夫,去那边没头苍蝇的到处乱搜,还不如在这里先整齐了。

想法是好,可惜做起来并没有那么顺利。

汽油有一定危险性,还会挥发,不是什么东西都能装的。首先密封肯定是要的,光这一点,可供选择的就很少。

挑来挑去,也只有酒坛最合适了。

选定酒坛后,曾秦立即就叫张成去搜寻。

古代男人大多好酒,本想多少也能整出几十个,没想到,半个时辰过去,就弄来七八个,而且还有两个很小的。

酒坛肯定是有,估计都不舍得拿出来,毕竟在古代这东西还是值点钱的。

“这些不够,你们再去,不管用什么办法,必须给我搞五十个来,小的不要,只要大的。”说完,看了看众人,曾秦最后又加重语气说了一句:“记住了,这是军令!”

“是,将军!”

曾秦说的这么正式,张成等人哪敢怠慢,应声后,所有人都办事去了。

这一次,效率比刚才要高多了,没一会儿,一个个大酒坛就陆续的堆放在曾秦面前。

十个,二十,三十……很快五十个就凑齐整了。

酒坛准备好,也该干活了,这次曾秦不打算从城楼那边过去。

从城楼过去,要把汽油搬回来,绕太远了,这来回一趟就接近三公里,五十坛,搞到明天也弄不完。

把两边的地理位置做了一番对比,曾秦重新选了一处穿梭点。

这是一处民居,离城楼直线距离大概有八百米,而《末日小镇》那边对应的正好是一块空地。

从空地到加油站很方便,空手的话,一来一回五六分钟差不多了。

选定地方后,曾秦吩咐张成守好门,抱了两个酒坛就过去了。

曾秦在忙着搞汽油,鞑子那边也没闲着,日头刚刚出来,他们的大军就到了城下。

城外旌旗烈烈,鼓声阵阵,肃杀气氛如热浪般迎面铺来,大战一触即发。

此次的主将是敖勒,换了一个人,这攻城的方式自然也不一样。

阵型摆好后,敖勒走向观战台,指着城池方向,下达了攻城命令。

这是一万大军,跟之前比肯定不一样,给人的压迫感就完全不在一个级别,看城内左平他们的反应就知道。

平日里说话咋咋呼呼的周文广,难得认真起来。

左平更是手心冒汗,此战曾秦不在,一切都得他做主,这关乎河谷城存亡,涉及万余军民,怎能不紧张。

鞑子除了兵力是之前的几倍,还多了许多攻城器械,投石车就是其中之一。

在古代,投石车远程打击能力还是不弱的,攻城士兵刚出阵,它也跟着推了出去。

投石车十五架,弓箭手三百,步兵一千,这第一战,敖勒只准备派他们上场。

投入这么点,想攻下河谷城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敖勒的目的也不是这个,前期他主打的是消耗。

强攻自然更快,不过伤亡也大。

此次出征是他们镶蓝旗开春以来第一战。

把目标定在河谷,有两个目的,其一是练兵,那么久没活动,不练练,都该忘了怎么打仗了。

除了练兵之外,还有一个目地,那就围点打援。

河谷城太小,拿下这么干巴巴一座城池,对他们来说意义不大,如果能把锦州那边的明军引出来,那就好了。

战略中心没放在河谷城,这破城自然不必那么迫切了。

一千步兵手握盾牌,阵型分散,成十几个梯队,次第朝城下推进。

当鞑子步兵离城下差不多有一百米的距离时,城墙上负责指挥的周文广大喊一声:“弓箭手,准备!”

“放箭!”

一声令下,箭如雨下,稍后敌军也不甘示弱也放起了箭雨,双方正式交战。

敌军的弓箭手倒好,那投石车给城头的威胁就大了,十数斤的巨石从天上砸落,中者不死既伤。

“兄弟们,敌军有投石车,注意躲避!”

投石车威力是不小,不过射出的石头速度不快,如果反应及时,还是有机会躲开的。

人是能躲,可惜城墙躲不了,那东西真是砸哪毁哪。

靠着投石车给的压力,敌军步兵加快了推进速度,没多久,第一批步兵就到了城下,接着云梯搭上,清军开始登城。

“鞑子要上来了,后边的兄弟,把家伙事都搬过来。”

左平也没闲着,在后方负责全场调度。

搬石头的搬石头,抬伤员的抬伤员,拿箭羽的拿箭羽,为了这河谷城大家伙都在拼命。

敌军的云梯越架越多,同时上面的大石头,滚木,也开始砸了下来,战斗进入白热化。

“兄弟们,先砸云梯上的家伙,别让他们上来了!”周文广一边杀敌,还不忘了指挥。

敌军上到城头,那就不好打了,下面的兄弟也明白,分出一批人开始专心对付云梯上的敌人。

有了针对,下面的鞑子想登城就没那么容易了,他们也没硬上,付出了一些伤亡后,就退了回去。

随着敌军退去,第一场战斗也宣告结束,整场下来大概持续了一个时辰。

把敌人击退,周文广他们以为今天就这样了,没曾想,还没等喝上一口水,敌军就再次上来。

这次鞑子换了一批人,照样是一千步兵打头。

看到敌人再次推进,周文广忍不住骂了一口:“靠,这帮崽子是要玩死咱们啊!”

鞑子这么搞,玩什么花样,明眼人都看得出。

可是看得出又能怎么样,鞑子人多可以随便折腾。他们可玩不起,一旦有疏忽,这河谷城就没了,所以每一场都必须全神贯注,全力以赴。

战场突然出现如此局势,左平等人也走了上来,他看了看一边的周文广,沉声说了句:“这场换杨千总上吧!”

周文广知道他是为自己好,不过还是摇头拒绝了:“不用换,我还能顶得住!”

左平看他不听,继续说道:“别逞能,这仗还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呢!”

“差不多快中午了,再顶一场,下一场换老杨!”

与其打一场就换,还不如一人撑半日,这样他的人也好休息。

左平想想这样确实更好,也就没再强求:“那好吧,下一场杨千总上。”

说话的工夫,敌军也慢慢推了上来,接着战斗再次打响。

这次跟第一场差不多,鞑子只是象征性的攻了一下,就退了下去,然后午饭过后接着就是第三场,第四场。

整整一天,战斗几乎就没停过,河谷城这边伤亡倒不是很大,可全军的精神力却快磨没了,而且士气很差,毕竟主将曾秦不在,有些事是左平代替不了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